乔永胜:李斯之死的警示,自私的人能有什么好下场呢?

文/乔永胜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李斯)

公元前208年七月的一天,秦国的监狱门打开了,走出李斯了和儿子,看到久违的太阳,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李斯突然觉得畅快,就对儿子说:从今以后,我想能和你一起牵着黄狗,从咱老家上蔡的东门出去,打打野兔,可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这个即将丧命的秦朝前丞相,这个时候才后悔了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这个出身卑微的人,在无数次人生的抉择中,终于为他的自私自利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论说,李斯老师选的好,书读的也不错,出道后找的老板也放手让他干。所以,在他奔走官场的开始那几年,着实顺风顺水,很快成了秦国政治上的一颗新星。但当他走上高位后,知识分子的多心、贫贱出身的自卑、靠山倒后的心虚,把他那小人小心眼儿表现的淋漓尽致。

这些缺点,一点也没有逃脱早就盯着他的赵高。

赵高是个善于利用人性弱点做文章的阴谋家,他把李斯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本领,让人防不胜防。因此,当时机到来时,李斯就像被钉在砧板上的滚刀肉,一步步滑入了赵高布置的陷阱。

(赵高)

(一)“仓鼠”“厕鼠”论的人生抉择

这一切源于李斯出道之初就泄露的“仓鼠”与“厕鼠”说。

李斯年轻时,在厕所看到吃粪的老鼠,一见到人和狗就跑。而仓库里的老鼠很自在地偷吃粮食却没人管。于是,他感慨说:“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这番话,充分说明了他对权位的迷恋和追逐。

正是这一点,成了他人生致命的弱点。正如现代某人说:“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

走上了政治高位的李斯,一旦被位置赋予的权力蛊惑后,就再也直不起腰杆说话了。

事情不期而遇,公元前210年,外出巡游的秦始皇病逝沙丘,李斯怕引起天下大乱,就秘不发丧。随行的中车府令赵高和始皇幼子胡亥一合计,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更改始皇遗诏,拥立胡亥当新皇。

(秦始皇)

但做这事唯一需要拉拢的就是李斯。

于是,赵高出招了,这一计就把李斯的“七寸”把的准准的。赵高说:“皇帝临终前曾下诏扶苏参加葬礼的信还没送出去,他就死了。现在,这封信没有人知道,就在胡亥手里。决定由谁来继位,全由胡亥和我来决定,你认为如何?”这既是探听的口气,又有施压的成分 。李斯一脸正经、义正词严地说:“你这是亡国的言论,不是人臣应该说的。” 赵高看李斯的假道学装的挺硬,干脆就来个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蒙恬拉出来和他李斯对比,说:扶苏刚毅勇敢善战,他继位后必将任用蒙恬为丞相。而现在天下实际掌握在胡亥和我赵高手里,他扶苏、蒙恬,包括你李斯的命运也是我们说了算。

(秦二世)

赵高这样一紧逼,李斯马上意识到,知道自己若不服从,可能将来的官位也不保。

其实,在此重大历史关头,李斯身为丞相,掌握着最高权力,本应从国家安危、百姓太平着想,拿出勇气主持公正。然而,他却抛弃了起码原则。他想的最多的是自己的将来,如果附合赵高,拥立胡亥,那么他就是有功之臣,如果不附合赵高,将来扶苏登极,他不一定会被重用。

这个自私的念头一起,罪恶的潘多拉盒子就打开了,李斯的悲剧已经无可挽回,他成了助纣为虐的罪人。从此,他被绑在了亡秦的战车上,直到最后被遗弃。

(赵高)

(二)政治标准是选人用人的不二法则

直到现在,我们考察干部的关键一条,仍然是看重大历史关头的政治立场。这种当口,第一看的是你对信仰的忠诚,第二看的是你于公私的立场,也就是对职责的坚守。

而读书人李斯,在关键时刻,既没有起到为秦帝国看家护院、选个好接班人的作用,更没有坚守公务员的操守,做个效忠于帝国的人。一事当前,他先想着自己的政治前程,甚至丧失了起码的做人立场。

在赵高的威逼利诱下,如果李斯能够清醒地思考一下自己从上蔡一个小吏快速成长为一国相国的历史,能够想想他的子女都与帝室结下的婚姻关系,那么他该不会那么快地屈服于赵高的阴谋吧?!在秦始皇接班人问题上,李斯如果能够挺身而出主持大局,赵高的阴谋不会那么容易得逞,秦帝国就能在正常轨道上运行,不至于那么快就二世而亡。

(李斯)

其实,在做政治这篇文章上,更多时候得大公无私、大智若愚、大处着眼,不能光顾着为自己捞头彩,还得注意观察周边环境、看看同行的素质。如果顾头不顾尾,到最后难以看住大盘,更别说将来的进账了。

李斯的作为,在这个时候表现的不是知识分子的洞若观火,而是贫贱之人养成的吃上顿不管下顿的下作。因此,即使李斯为秦帝国的初创做了那么多开拓性的工作,充其量也就是个政治上的投机分子,进不得政治家的行列。

(秦二世)

(三)公私不分后的重心失稳

在拥立胡亥上台后,李斯也没有多少上镜的表现。虽然他早已看到了秦王朝在赵高泼墨下现出的危机,但是为了保存自己的既得利益,更不敢规劝胡亥。

一次,胡亥责问李斯说:过去韩非曾经说过,古代的君王都是十分辛勤劳苦的,难道君王管理天下就是为了受苦受累吗?这都是因为他们无能。贤人有天下,就要让天下适应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满足,又如何治理天下呢?我想随心所欲,而又要永远统治天下,你李斯可有什么好办法?

而这时,李斯正处在儿子李由镇压农民起义不力而威信扫地的时候,一听皇上问话,顿时心生恐惧。但是,为取得胡亥的信任,竟然提出了一套“督责之术”。

李斯说:“彼唯明主为能深督轻罪,夫罪轻且督深,而况有重罪乎?故民不敢犯也。”

就是对臣下和百姓实行“轻罪重罚”,使人人不敢轻举妄动。君主对臣下要实行独断专行,不能受臣下影响。这样的君主才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对于熟谙历史的李斯来说,这种做法就是让胡亥行周厉王止谤的恶政,对本来已经危机四伏的秦帝国,无疑是雪上加霜的恶计。

然而,李斯却全然不顾,他只要帝王的宠幸,哪会想百姓的死活!

(李斯)

(四)私心堕落后,人生再难翻盘

赵高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赵高知道李斯在治国经邦上比自己有才气、有点子,如果任由李斯在朝堂上指点江山,那么他赵高无论如何是比不过李斯的。因此,他得想办法在二世面前把李斯压下去,才能在朝堂上取得绝对优势。

赵高别的本事不大,但观人害人确实手段了得。

他知道李斯地位很高,对权力的欲望很大。要打击李斯的要害,不能正面出击,只能迂回打“狐线球”。李斯想当官,但官位是皇帝给的。如果把他和秦二世的关系搞坏,那么李斯就彻底没辙了。

可李斯对这一切却全然不知。

(李斯与赵高)

在秦二世接受了李斯的“督责之术”后,天下怨声载道。再加之秦二世为了修阿房宫,到处征发徭役,各地的农民起义已经风起云涌了。到这个节骨点儿上,李斯看不下去了,他同右丞相去疾、将军冯劫上书秦二世,让他停建阿房宫,减少徭役,免得天下大乱。

但李斯等屡次上书都见不到二世,就只得冲进后宫劝诫。

而秦二世与宫女宴饮作乐正在兴头上,一见是李斯,十分恼怒,当即就把他下了狱。

在狱中,李斯就完全由不得自己了。他多次上书,都被赵高扣留。赵高借机说李斯与其子李由要谋反,对李斯严刑拷打,刑讯逼供。最后,李斯忍不过,只得承认谋反,结果被处以腰斩,并夷四族。

(秦二世)

(五)李斯之死的警示

李斯死了,死在人的自私本性上,死在知识分子的两面性上,死在醉心权力的官场上,他以身死为奔赴官场的人们提了一个醒。那就是,在权力的角斗场上,人始终得谨小慎微,连爱好、脾气这些个性都不能暴露的太充分!

这也就是为什么古代中国的官场多的是忍气吞声的官痞,而少有远大眼光的政治家的根源。

李斯之死,告诫在古代官场上穿梭的人们,政治上没有永恒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古代官场上的人物脸谱,永远只能是嬉笑怒骂不留声色,切不可一张脸上写春秋;在权力的漩涡里,永远没有静止的平衡,而是永不停止的争斗。

你有勇气趟这滩浑水,就得付出百倍于普通人的精力和智力,否则,李斯的下场就是一面镜子!

(李斯)

【作者简介】乔永胜,致力于用现代视角检视历史人物,更多还原人性的写作。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