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云南在唐朝才出现了较为强大的南诏割据政权?

文/王凯迪

云南,位于中国的西南边疆,紧邻缅甸、老挝与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繁衍生息之地。不过,这块与中原文明存在巨大差异的地区在历史早期长时间处于中央政权的掌握之下(甚至战火纷飞的南北朝时期),并没有出现明显的离心倾向。然而,恰恰是在古代中央王朝鼎盛的巅峰——大唐时期,云南却诞生了一个强大的南诏政权,甚至一度与中央王朝兵戈相向,这又是为何呢?

01 末端也安好

从汉武帝派遣司马相如通西南夷之后,汉王朝在西南地区的威望与日俱增。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帝国遣兵进入西南,当时“滇王离难西南夷,举国降,请置吏人朝。于是以为益州郡,赐滇王王印,复长其民。”汉王朝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让整个云南东部的滇国民众纳入统治之中。武帝在云南设益州郡,下辖24县,益州郡的郡治就在今天昆明市区附近。

自此,中央王朝经略西南的过程出其顺利的维持了400年之久。即使在蜀汉政权期间,云南出现了闻名后世的“南中叛乱”,也同样被武侯的“七擒七纵”消弭于无形。同一时代形成的南中七郡(牂柯、越嶲、朱提、建宁、永昌、云南、兴古),更是表明中央政权对云南的管控出现了细化并加强的趋势。

02 土豪掌权

从东晋咸康五年(公元339年)起,随着成汉国对巴蜀地区的占领,东晋丧失了与云南地区的交通要道,南中就被爨氏所占据,成为了云南当地的实权派。尽管如此,在整个南北朝直至唐朝初年的时间里,中央王朝依旧可以正常在云南的宏观层面划分州郡而进行全面管理,只不过是在基层方面更多依仗爨氏而已。

03 南诏的崛起的地缘战略

唐朝初年,作为云南基层土豪的爨氏走向衰落(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内耗),这就给了当时位于大理洱海附近的六诏部落以崛起的时机。所谓的六诏包括不明族属的浪穹诏(今洱源)、邓赕诏(今洱源邓川)、施浪诏(今洱源三营),哀牢人(傣族)的蒙舍诏(今巍山)、蒙嶲诏(今漾濞),摩些人(纳西人)的越析诏(今宾川)。

图/六诏分布图

恰巧在隋唐时期,由于中原统治者依旧习惯了西南边地由当地族群羁縻统治,而自己总掌控大略的政策,因而并没有对这一民族势力的更迭产生抵触,反倒是分别册封六诏的统治者为各自羁縻州的都督,希望以此来达到互相制衡的目的。

然而,唐朝的如意平衡算盘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政治地缘背景所打破。唐朝初年,沉寂了上千年的青藏高原上突然崛起了一个武力可以与唐王朝证明抗衡的强大政权——吐蕃。这个新兴的高原强权,不仅在西域、陇右、川蜀与唐军大战连连,甚至顺着横断山脉向南深入云南西北,迫使六诏中的大部分政权向其称臣,这对唐朝的川蜀防线产生了巨大的军事威胁。

于是,唐朝选择了距离吐蕃最为遥远的南诏(蒙舍诏)作为扶植对象,进而提供了经济与军事支持,最终使其吞并其他五诏,统一洱海地区。然而,这个具有强大背景的蒙舍诏恰恰是哀牢人(傣族)所建立,其在云南地区具有强大的民族号召力,其他统一六诏之后又继续向东,征服了云南东部的东爨、西爨(昆明、昭通一带),最终建立了一个云南历史上最为强大的割据政权。

南诏的崛起有着很强的内外部机遇,其中唐朝与吐蕃的地缘战略争夺为南诏的地缘崛起提供了契机,而南诏自身的傣族属性又让其在整个云南乃至于东南亚一带有着强大的民族背景。

参考文献:1.新唐书

2.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