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羞耻的不伦之恋,看完后背发凉

记得看《狩猎》时,厂长被气得恨不得摔键盘。

小萝莉因爱生怨污蔑大叔猥亵,让人见识到“童言无忌”的威慑力足以将人置于死地。

纯真,成了她强有力的武器。

类似的故事还在发生,比如今天这部。

说谎的萝莉,“长大”成说谎的女人。

事实证明,有文化的女人狠起来,能敌十个泼妇——

《红心女王》

从海报不难看出,这将会是一出老女人吃定小鲜肉的戏码。

来瞅瞅各地的译名:烈火偷情(台)、女王诱罪(港),是不是一个比一个诱人?

片如其名,内容同样没让人失望。

它在HKIFF上映时被标记为三级片,男女主的多场情欲戏更是被观众津津乐道。

要知道,现实中他们相差足足23岁!!!

尤其丹麦影后崔娜·蒂虹的表演,她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欲火焚身”,是当之无愧的演技MVP。

看到这,肯定有人误会《红心女王》是一部卖肉的烂俗片

在此,厂长负责任的说,NO

还记得掉进兔子洞的爱丽丝吗?

她一步步被诱惑至红心女王的城堡......片中,崔娜饰演的安妮就是“红心女王”。

职场上,她是精明能干的律师。

为受到侵犯的未成年受害者争取权益,鼓励他们说出真相,勇敢站出来控诉人渣。

回归家庭,安妮则是位幸福的人妻。

她拥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儿,温柔体贴的医生丈夫,一家人住在森林围绕的别墅里,幸福美满。

可这和谐的画面,被古斯塔夫的到来打破。

他是安妮丈夫与前妻的孩子,因为被之前的学校开除,决定来和爸爸住,换一所学校。

起初,这个问题少年和新家格格不入。

但安妮是谁,她可是精明的女强人,摆平一个孩子还不是轻而易举。

她心中虽有不悦,但仍态度亲和,努力把古斯塔夫当亲人看待。

甚至在发现他偷光家里的珠宝、手表等奢侈品后,也没有选择举报,而是替他瞒了下来。

安妮的诉求很简单,希望古斯塔夫不要找麻烦,尽快融入这个家庭。

别说,安妮这招还挺见效。

古斯塔夫不仅不闹了,还跟两个妹妹相处的格外和谐。

画面和谐美满,难道这就完结了?

显然,事情没那么简单。

安妮的丈夫因工作的缘故,时常不在家,因此,她大量的时间是跟孩子们在一起。

但别忘了,安妮是母亲,也是一个女人。

自她无意中撞见赤裸着上身的古斯塔夫,便产生奇妙的变化。

有观众说,“这是今年看到关于情欲的最好刻画”

确实,女导演对细节的把控是一流的——

比如安妮听到古斯塔夫和“女友”在楼上恩爱,便坐立不安,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

再比如一向被女儿说从不下水的她,愿意放下手头的工作,跟古斯塔夫嬉水打闹。

她以前从未想过纹身,却准许古斯塔夫在自己胳膊上动笔。

最直接的是,两人每次肢体上不经意的触碰,都让安妮产生悸动。

这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一个事实:安妮长久或被生活,或被工作压抑的欲望逐渐苏醒。

终于,她走进了古斯塔夫的房间......

一个有如狼似虎的欲望,一个有青春鲜美的肉体;

正当你以为这是一段甜中带涩的不伦恋时,影片剧情急转直下,把成人世界深不可测的一面狠狠地撕开。

年轻的古斯塔夫沉溺于火热的爱欲中,安妮却从下半身思考回归理智。

当他们的私情被安妮好友撞见,她便不惜一切牺牲“树苗”来挽救“森林”

毫无疑问,“树苗”就是古斯塔夫。

她一边暗示丈夫,古斯塔夫的叛逆并未好转,建议送他离开;另一边约古斯塔夫,直言两人不会有结果;

之后又试图说服好友,帮她保守秘密。

可以说,安妮在竭尽全力掩藏丑陋。

只是她太自以为是,以为滴水不漏,却没料到古斯塔夫在爸爸的关怀下,将他们的事情和盘托出。

讲真,剧情如此走向,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而正因女主特殊的职业设定,原本俗套的故事也被拍出新鲜感,掺杂有婚姻、道德、法律、人性。

冷峻犀利的北欧风,瞬间觉得《红心女王》更像是一部犯罪悬疑片。

它让人觉得冷。

因清冷的画面;

更因安妮虚伪的面孔。

还记得她跪在地上以臣服的姿态等待古斯塔夫的那一幕,厂长认为,那一刻她并不爱他,而是享受回春后的自己。

古斯塔夫于她,更像是一个“玩具”。

一旦他威胁到自己,就立刻丢弃。

因此,面对丈夫的质问,安妮始终没松口,反而一路黑化到底。

她“于情于理”说服丈夫,说古斯塔夫恨自己破坏他的家庭,还将他之前偷东西的事情搬出来。

谈话全程,安妮眼神坚定,饱含热泪:

这也太疯狂了吧?

你不相信他,是吗?

这还不明显吗,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和关心,这就是他撒谎的原因。

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你儿子有一腿呢?

这是一个荒谬的指控。

是啊,谁会轻易相信一个孩子的话,更何况,还是个有前科的叛逆小子。

尤其配合着安妮的生动演绎,厂长我差点都信了。

意料之中的,最终古斯塔夫百口莫辩,被推向深渊......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安妮佯装善良,劝说古斯塔夫学会忘记,让事情过去,重新开始;

而身为律师,她为了打赢官司,为了让未成年受害者出庭作证,说过完全相反的话。

那名受害女孩曾告诉安妮,“那些人不相信我的话”,包括庭审结束,她仍愤怒的控诉“你看,那些人根本不会相信我”

将上述这些话和古斯塔夫的遭遇一对比,实在让人唏嘘。

可以说,“安妮”凌驾于法律和道德之上,悉心规则,却又是禁忌的盗猎者。

她深算预谋,秉承利己主义,一旦丑事败露,便如禽兽般冷酷无常,人性之恶就在转念之间。

可怕的是,像“安妮”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好比撞破奸情的安妮好友,还不是在权衡利弊之后选择了沉默。

正如一位网友说的,《狩猎》是儿童世界无知的恶意,而《红心女王》则是成人世界充满诡计的险恶。

知晓规则的人,破坏了规则,世间最讽刺的事莫过于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