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服侍芳官吃饭的小丫头,堪称怡红院的一股清流

在贾宝玉眼里,未出嫁的女孩儿都是无价的珠宝,是最珍贵可人疼的。这些女孩子们,永远是对的;当这些女孩子们不对的时候,请参看前面一句话。

因为这种观念,贾宝玉将他房里的丫头,宠得有些不像话。比如那位秋纹,因为小红给贾宝玉倒了一杯茶,就被她一口啐到脸上,指着鼻子骂:“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催水去,你说有事故,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了?你也那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

元宵节的时候,一个婆子提了开水,要去给贾母泡茶,秋纹道:“凭你是谁的,你不给?我管把老太太茶吊子倒了洗手?”……“这么大年纪,也没个见识,谁不知道是老太太的水?要不着的人,就敢要了?”

比秋纹更张狂的是芳官,自打芳官进了怡红院,怡红院中就再也不得安宁。她因为一包茉莉粉,和赵姨娘争吵,骂赵姨娘“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几呢”;她为了气蝉姐儿,将好好的糕掰碎了打雀玩;柳家的为了讨好她,给她开小灶,送了酒酿清蒸鸭子、胭脂鹅脯、奶油松瓤卷酥和绿畦香稻粳米饭来,她却说:“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

因为贾宝玉是贾府中最得宠的主子,因为贾宝玉没有原则地偏袒这些丫头们,怡红院中的丫头们,大都张狂得不像样子——只有一个小丫头例外,她堪称怡红院的一股清流。

这个小丫头,就是何婆子的女儿春燕。第五十九回,春燕和莺儿、藕官等,说起自己来到怡红院的原因:“……幸亏有了这园子,把我挑进来,可巧把我分到怡红院,家里省了我一个人的费用不算外,每月还有四五百钱的剩余……”春燕能来到怡红院,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她在怡红院的级别,也是最低等的小丫头。

但是,不管怎么说,她比芳官来的还是要早很多的,“按资排辈”,也轮不到她服侍芳官。可是,当柳家的给芳官送了酒酿清蒸鸭子、胭脂鹅脯等小灶来的时候,芳官根本动都不动,“小燕放在案上,走过去拿了小菜并碗箸来,拨了一碗饭”。对于小燕的帮助,芳官依然不领情,反而道:“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只将汤泡了饭,吃了一碗,捡了两块鹅脯,就不吃了。

芳官和小燕(也就是春燕),都是怡红院的三等小丫头,谁该服侍谁?谁也不该服侍谁!若是你有些不舒服,别人帮你做些什么,你也该表示一下感谢。芳官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小燕的服侍。后来贾宝玉闻着这饭香,也命小燕拨了半碗饭,自己吃了,小燕要将剩下的交回,贾宝玉道:“你吃了吧,若不够,再要些来!”

芳官毫不在意地吃超越自己分例的东西,小燕却不肯越雷池一步,反而在服侍了芳官吃饭之后,老老实实地要将剩下的交回去,贾宝玉让她吃,她才吃了。即便是一顿剩饭,她还没忘了留下两个卷酥,告诉贾宝玉道:“这两个给我妈吃。”

春燕的母亲何婆子,是《红楼梦》中最昏聩的婆子之一,前几天,她还将春燕打了一顿。但不管怎么样,春燕也不会忘了对母亲该有的孝敬。这是一个心地淳厚的姑娘。

第七十回,李纨一大早打发了碧月到怡红院,说:“昨儿晚上,奶奶在这里把块手帕子忘了,不知可在这里?”又是小燕道:“有,有,有,我在地上拾了起来,不知是哪一位的,才洗了出来,晾着还未干呢。”

怡红院中大大小小十好几个丫头,一块手帕子掉在地上,只有小燕看到了,也只有她捡起来,并且洗干净晾在那里,等着失主来找。可见这个女孩子,平日在怡红院,是何等的细致入微,做事小心谨慎,又尽职尽责,毫无疏漏。

在怡红院中,还有一个很常见的现象,就是大家为了争上位,往往明争暗斗,毕竟怡红院是贾府中最人多差轻的地方。春燕呢?她曾经告诉她母亲:“妈,你若安分守己,在这屋里长久了,自有许多好处呢,且告诉你句话,宝玉常说:‘将来这屋里的人,无论家里、外头的,一应我们这些人,他都要回太太,全放出去,与本人父母自便呢’,你只说这一件,可好不好?”

在大家都抢破头要往上爬的时候,春燕却只想着能够全身而退。她更渴望的,是属于自己的一份自由。

低调内敛,勤劳朴实,聪慧能干,渴望自由的春燕,完全不同于怡红院中的其他丫头们,堪称怡红院中的一股清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