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大王”建龙的进与退

持续并购扩张的建龙系出现罕见退出动作。

新京报记者自工商资料获悉,建龙西林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林钢铁”)退出伊春富祥科技有限公司,在此之前,建龙旗下的北京华夏建龙矿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建龙”)也退出了烟台金建冶金科技有限公司。

近年来,钢铁大亨执掌的建龙集团持续扩张,继接盘山西最大民营钢铁企业海鑫之后,建龙近年来又接手了黑龙江最大民营钢铁西林以及北满特钢,并取得了包钢万腾的控股权。如今,这些并购对象无一例外均取得了惊人的盈利,其中海鑫钢铁(现在的山西建龙)已经成为山西最大的民营企业。

建龙得以实施大规模并购,与其和金融机构的熟络不无关联,而其掌舵者张志祥也极具金融资本才能。新京报记者自工商资料看到,建龙旗下的不少子公司股权已被出质给金融机构,所持上市公司佳电股份的股份也被高比例质押。

12月5日,记者致电建龙集团,电话转接至行政部门后无人接听。记者致电西林钢铁,电话无人接听。12月9日,记者再次致电建龙集团行政部门和西林钢铁,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建龙系接连退出2家公司

新京报记者自工商资料获悉,烟台金建冶金科技有限公司近期发生股权变动,华夏建龙退出。在此之前,华夏建龙持有该公司60%股份,认缴出资额为3360万元。

烟台金建冶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5月7日,注册资本56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自动化控制系统设备、视频监控系统、高压开关柜、低压成套开关设备、低压成套无功率补偿装置、提升机、电控及辅助器件的设计、研究、制造等。

在华夏建龙退出后,烟台金建冶金科技有限公司目前的股东为北京飞马商贸有限公司和烟台管鲍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60%和40%,认缴出资额3360万元和2240万元。

退出烟台公司的华夏建龙是何来历?

工商信息显示,华夏建龙的大股东为天津建龙钢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建龙”),持股比例80%,认缴出资额8700万元,二股东为北京世源众联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0%,认缴出资额2175万元。

经股权穿透,天津建龙的大股东就是建龙集团,持股比例62.08%,认缴出资额12.41亿元;二股东是上海复星工业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5.70%,认缴出资额5.13亿元;三股东为上海钧能实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2.22%,认缴出资额2.44亿元。

建龙集团为国内民营钢铁巨头,官网介绍其是一家集资源、钢铁、船舶、机电等新产业于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产业涵盖多种资源勘探、开采、选矿、冶炼、加工、机电产品制造等完整产业链条。

新京报记者获悉,烟台建龙并非建龙系近日退出的唯一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伊春建龙冶金材料经销有限公司也在近日发生股权变动,建龙西林钢铁有限公司近日退出了。

同时,伊春建龙冶金材料经销有限公司的公司名称也变为了伊春富祥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伊春富祥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21日,注册资本1亿元,经营范围包括节能技术推广服务、新材料技术推广服务、金属及金属矿等。

目前,伊春富祥科技有限公司股东为三名自然人,分别是徐维利、赵金勇、石信军,持股比例分别为40%、30%、30%,认缴出资额分别为4000万元、3000万元、3000万元。

扩张轨迹遍布黑龙江、山西和内蒙古

建龙西林钢铁有限公司近期方才被建龙纳入麾下。

建龙官网文章显示,2018年12月24日,经黑龙江省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的破产重整草案正式通过。12月25日下午,建龙集团入主西林钢铁管理人员大会召开。至此标志着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的破产重组工作正式拉开帷幕。

工商资料显示,西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今年1月更名为建龙西林钢铁有限公司,其股权也发生变动。

对于建龙集团而言,接盘西林钢铁集团属于其并购扩张中的又一项重大动作。作为民营钢铁企业巨头,建龙集团以一系列并购闻名于业界,其并购的成功案例即收购原山西首富李兆会旗下的海鑫钢铁,但也曾遭遇“通钢事件”这样的重大挫折。

随着钢铁行业在2016年后走出低谷,建龙的扩张也在加快,其已经将扩张触角延伸至内蒙古。

2017年9月,北满特钢官网公布,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北满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齐齐哈尔北兴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齐齐哈尔北方锻钢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公司的重整计划草案获得表决通过,最终引入建龙集团重整北满特钢。

据官方媒体乌海日报报道,2018年12月,乌海市政府与建龙集团、包钢(集团)公司、黄河能源、市投资集团联合投资合作框架协议签约,包钢万腾有限责任公司将充分利用建龙集团体制灵活、管理高效和低成本运营优势,融入集团产销一体化管理模式及从原材料到产成品的成本控制体系。

乌海市文体旅游广电局官网2019年10月消息称,总投资10.9亿元的内蒙古赛思普科技有限公司年产30万吨熔融还原法高纯铸造生铁项目加紧建设,其是建龙集团的控股子公司,项目总投资10.9亿元,产品主要面向航空、航天、石化等高端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被建龙并购的企业效益都迅速好转,建龙也以并购标的为基础进一步展开扩张。

据中国冶金报今年9月报道,建龙集团取得了包钢万腾的控股权,并仅用7个月时间就实现全面复产,且各项生产经营指标不断刷新纪录,创下包钢万腾建厂以来的最好水平。

“建龙包钢万腾的复产以及赛思普项目的落地为乌海的社会稳定以及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9月18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布小林在出席内蒙古建龙包钢万腾200万吨钢铁复产暨内蒙古赛思普项目开工仪式上如此表示。

上述报道称,内蒙古乌海市高质量发展投资合作(北京)推介会在北京会议中心隆重召开。建龙集团投资100亿元的500万吨焦化技改及化工联产项目、建龙集团重工集团内蒙古赛思普科技有限公司投资10亿元的30万吨熔融还原法高纯铸造生铁项目等多个项目签约。

海鑫方面,昔日山西首富李兆会退出、建龙入主后,公司迅速走出低迷,据称其已经具备年产560万吨铁、600万吨钢、300万吨热轧卷板、260万吨精品建材、160万吨优特带钢的综合生产能力,是山西省第二大钢铁企业。

“2019山西民营企业100强”上,山西建龙实业有限公司以315.69亿元的营收规模,在民企百强名单中高居榜首,这意味着山西建龙已成为山西第一大民营企业。

据称,山西建龙将力争2020年实现产值500亿元(其中钢铁主业产值300亿元、深加工及工业服务产值200亿元)。

建龙新近入主的西林钢铁效益也不错。

据当地官方媒体黑龙江日报2019年10月30日报道,今年1月至9月,西林钢铁生产的铁、钢、材分别完成270万吨、297万吨、249万吨,同比分别增长38.15%、46.57%、48.19%;实现销售收入116.7亿元,同比提高65%;实现利润8.63亿元,同比提高100%。

“截至9月30日,我们已支付债权清偿款和破产费用30亿元,支付生产自救金5.92亿元。原来较为严重的债权纠纷问题也都解决了,企业现在的生产环境非常好。”建龙西林钢铁总经理刘凤和说。

官网显示,建龙集团拟在2年内陆续投入34亿元,用于西林钢铁的安全环保治理和工艺改造升级。上述技改项目完成后,西林钢铁将达到年产能580万吨,成为年销售收入250亿元,年纳税总额10亿元以上,直接和间接拉动当地就业3万人以上的大型企业集团。

并购能手张志祥

能大举并购并迅速带领亏损企业重生,与建龙的掌舵者张志祥不无关联。

工商资料显示,建龙集团的股东包括两个,分别是北京建龙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山水永明投资有限公司,前者股权穿透后,股东有张志祥、张伟祥、陶忠海,张志祥为建龙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早在2016年5月,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集团将力争在五年内实现钢铁产能翻番,即在2020年前,通过兼并重组,将钢铁产能从现有2300万吨,增加至5000万吨。

根据建龙官网消息,2018年,建龙集团完成钢产量2788万吨,铁精粉558万吨。目前拥有4430万吨矿石(铁、铜、钼、钒、磷矿等)的开采和选矿能力、3500万吨粗钢冶炼和轧材能力、200万载重吨造船能力,以及1.5万吨五氧化二钒的冶炼能力、360万吨焦炭生产能力。

中国冶金报2019年4月报道,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指出,近年来,我国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取得显著成效。张志祥称,通过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宏观上能够减轻同质化恶性竞争,微观上能够获得协同效应。我国钢铁产业集中度历来很低,且有下降趋势。

张志祥表示,“兼并重组进展不快的原因很多,如跨区域交叉式兼并重组效果不理想,国企重组存在行政区划和层级分割障碍,民企对股权多元化不太适应等。”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民营企业融资支持不够。

张志祥称,在钢铁企业兼并重组的过程中,优质企业往往因为得不到金融支持,只好放弃好的兼并机会。

一位钢铁业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建龙为国内钢铁行业第一号并购能手,这不仅是得益于民营企业的灵活机制和竞争力,更重要的是张志祥的能力、见识、资源和魄力。张志祥是浙江人,他的生产基地虽然基本在北方,但他和其他浙商一样对资本、杠杆非常熟悉,早年就和同乡郭广昌一起做钢铁生意,郭广昌是资本大佬,但他后来慢慢转型去做大健康了,而张志祥仍然继续做钢铁,成为行业的整合者。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整合者的建龙和金融机构的关系非常密切。

建龙官网显示,7月,中国进出口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孙勇智一行深入黑龙江建龙调研。双鸭山市委常委、副市长楼中梁表示,金融是经济发展的血脉,企业要发展更离不开金融的支持,希望省进出口银行深化与市政府及企业的合作,实现地、企、银互惠互利、共同发展。

中国钢铁新闻网显示,今年11月,建龙集团与中国信达子公司中润经济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信达中润发展)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发挥各自在资源禀赋、专业能力方面的优势,整合资源,重整重组优质生产主体,在钢铁、矿业等相关产业破产重整重组顾问咨询服务、金融服务等方面展开合作。

报道称,自今年8月份起,信达中润发展对建龙重整西林钢铁项目提供了有力支持。

新京报记者获悉,建龙旗下不少子公司股权已经出质给银行。

工商资料显示,2019年5月20日-11月12日期间,天津建龙的股权分别被出质4次,出质人均为建龙集团,出质股权数额分别为3250万元、1420万元、2000万元、2000万元,质权人均为抚顺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其中3次为新抚支行,1次为望花支行。

2015年5月15日-2018年3月9日,天津建龙也有5次股权出质信息,状态均为有效,出质股权数额分别为6000万元、24431.13万元、88742.27万元、17500万元、3250万元。

建龙自身对金融机构也有持股,为大连银行的重要股东。

据华夏时报2018年6月报道,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转让信息显示,大连银行1.95亿股股份拟转让,转让价格为9.555亿元,而转让方一栏里却没有注明详细信息,只注明“某公司”。而山西建龙持股比例恰好是2.87%,与本次股份转让比例完全一致。

不过,新京报记者查询大连银行2019年三季报看到,截至今年前三季度,山西建龙为大连银行的股东,持股数额为1.95亿股,持股比例2.87%。

建龙在资本市场亦有融资渠道。

今年11月11日,上市公司佳电股份公告,公司接到建龙集团的通知,获悉建龙集团所持有本公司的部分股份解除质押并继续质押。

截至公告披露日,建龙集团持有公司2684.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48%;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2583.1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7%。

中国冶金报2019年4月报道,张志祥建议,希望金融行业按正常的评估标准,支持优势钢铁企业正常经营、环保和质量升级改造以及兼并重组等方面的资金需求。部分钢铁企业拟合资成立“兼并重组基金”,希望有关部门给予支持。

事实上,建龙自身就是钢铁行业整合基金的“吃螃蟹者”。

据运城日报2018年1月报道,山西省首家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山西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由省、市政府搭台,建龙集团牵头,联合陕西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中冶京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成立的,总规模50亿元。

据报道,这是全国第三家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也是第一家由民营和国有企业联合发起设立的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

这意味着,建龙以拿下的昔日海鑫为基础,在整个山西掀起了整合。

新京报记者 林子 赵毅波 编辑 王宇 校对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