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药丑闻与荣誉交错,俄罗斯体育复兴遥遥无期

记者 | 罗盈盈

距离东京奥运会揭幕仅剩半年时间,俄罗斯再被“判刑”的消息引爆体坛。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执行委员会通过决议,认定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违反相关规定章程,禁止俄罗斯参加未来四年的国际体育赛事,其中包括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

与此同时,俄罗斯被禁止参加其它综合性大赛和世界锦标赛,无法在未来四年主办或申办大型国际体育赛事,所有俄罗斯官员均不能出席国际大赛。

未来21天内,俄罗斯可以对这项禁令提起申诉。若未能成功翻盘,自2018年平昌冬奥会遭禁赛之后,俄罗斯将再度无缘奥运赛场。

裁决公布后,俄体育部长Pavel Kolobkov表示俄罗斯有足够论据提出上诉,“我们有21天的时间来答复是否同意该决定,不同意,那么WADA将会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后者将重新审查所有证据。”

过去四年,俄罗斯体育禁药风波不断——从里约奥运会俄罗斯田径、游泳和举重项目遭禁赛,到“麦克拉伦报告”披露俄罗斯禁药丑闻涉及30多个项目,多名奥运选手在尿样复检中落马,再到平昌冬奥会俄罗斯代表团被禁赛。

尽管俄罗斯禁赛令仍未最终确认,但禁药丑闻与荣誉交错,这个传统体育大国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打击。

从前苏联到俄罗斯,体育一直是这个国度非常重视的领域,他们在体育竞技史上拥有辉煌的过往。

与其它欧洲国家不同,俄国人早期对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并不感兴趣。直至1952年,前苏联第一次参加在赫尔辛基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参与冬季奥运会的时间则更晚,到1956年意大利冬奥会才开始看到前苏联的身影。

不过,前苏联迅速向世界证明其体育大国的能力,首次参加夏季奥运会就以22金30银19铜的成绩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

在那之后,苏联参加的七届夏季奥运会中,在墨尔本、罗马、慕尼黑、莫斯科和汉城均位列奖牌榜第一,屈居第二的仅有东京和墨西哥城两届赛事。

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

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苏联甚至获得全部204块金牌中的80块,占据大约40%的金牌比重。此外,苏联获得奖牌总数为195块,这是单届奥运会中一个代表团所得到奖牌数的最高纪录。

苏联的冬奥会成绩不比夏季奥运会逊色,在意大利科蒂那丹佩佐冬奥会上,首次参赛的苏联队以7金3银6铜的成绩名列榜首。苏联参加过的九届冬奥会中,他们在七届赛事中登顶奖牌数第一。

在足球赛场,俄罗斯的前身苏联国家足球队同样是欧洲劲旅。

自1958年起,俄罗斯队以及前身苏联队曾经10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4次打入8强,1次获得第4名。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东道主俄罗斯男足在点球大战中5-4淘汰劲旅西班牙,取得8强的好成绩。

2018年世界杯俄罗斯男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1960年首届法国欧洲杯开始,前苏联及俄罗斯国家队曾11次晋级赛事,是第一支夺得欧洲杯冠军的国家队,此外还三次获得欧洲杯亚军。

1956年和1988年,苏联男足还曾两次夺得奥运会金牌。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继承前苏联在国际足联的席位。

除此之外,女子撑杆跳高的伊辛巴耶娃、女子跳远的莱贝德娃都曾代表俄罗斯田径的最高水平。花样游泳和艺术体操,属于俄罗斯人的专属领地。在自行车、击剑、跳水、女排以及冬季项目上,俄罗斯长期拥有争金夺银的实力。

实际上,在苏联体育的高光时期,其运动员已经被广泛质疑使用违禁药物,但大多属于猜测,缺乏实质证据。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整体优势逐渐减弱。1996年亚特兰大和2000年悉尼奥运会,俄罗斯奖牌数位列美国之后,排在第二位。

雅典奥运会,俄罗斯在金牌上被中国超越,田径和游泳两大强项被新锐们瓜分殆尽。这是自1952年苏联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以来,他们首次在奖牌榜上跌出前两位,招来国内舆论一片讨伐之声。

索契冬奥会俄罗斯代表团大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为了重振俄罗斯体育,2004年3月,普京总统连任后直接指导俄联邦体育、运动与旅游署的工作,包括制订俄罗斯体育发展规划、领导全国的体育事务、为各大运动队提供资金和物质保障。

《俄罗斯2006-2015年体育发展纲要》提出体育复兴的目标,俄罗斯政府持续加大财政支持。

2014年索契冬奥会,俄罗斯力压欧美强国,登顶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位,看似走上复兴之路。令人意外的是,索契却成为禁药风波的开端,俄罗斯运动员开始遭到全面调查,时至今日愈演愈烈。

如今看来,一声禁赛号令之下,俄罗斯的体育复兴之路将依然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