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朱啸虎:一名保守型投资人在激进的时代列车上

采访、文|洪鹄 陈之琰

测量中国创业投资市场冷暖的指标有很多种,可以去看一级市场投资项目量、融资金额,可以计算基金们的募资额,可以数一数这一年又有多少风口发生。

你还可以观察一个人,朱啸虎。

从“投资人”到“明星投资人”,朱啸虎的转变发生在2016年。那一年,距离他投资饿了么已过去5年,投资滴滴过去了4年,但很多创业者还是需要通过搜索才能知道他是谁。而在投资了映客和ofo后,朱啸虎开始了高调曝光:他和项目高度绑定,积极为其站台,在朋友圈和马化腾、王兴等轮番“互怼”,不惧掀起战火,并在接下来两年里参与了包括共享单车、直播、共享充电宝、小程序在内的多个风口。而2018年底,提前卖出ofo股份,在这笔让大多数投资人折戟的生意上完美套现的做法,又为朱啸虎带来了大众口诛笔伐、行内一片羡慕的争议口碑。

2019年,搜索朱啸虎的名字,相关新闻数量不到过去3年里每年的1/3。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仍然在参加大大小小的活动,但极少接受专访,对于向市场和大众输出观点的欲望,看起来显著下降。

朱啸虎今年稀疏的言说主题,都是关于to B。所有过去10年在消费互联网上赚到和没赚到钱的投资人在2019年集体转向,开始谈论这个往年关注寥寥的赛道。于是朱啸虎的声音,也变得不再那么独特——它成了行业大合唱中的一个声部,而不再像过去几年那样,激进、甚至刺耳,却让人无法忽视。

但朱啸虎这一年并没有停下来。金沙江创投刚刚完成了4.5亿美金和10亿人民币的募资,朱啸虎告诉我们,有更多的钱想进来,但他们的选择是克制规模。他表示今年出手的项目甚至比去年更多,因为“很多基金没钱了”,项目“价格变得更合理”。

对于出名这件事,朱啸虎抱着高度实用主义态度。当“被投公司需要我站台”时,他迅速付诸实践且毫无包袱——包括短时间内来者不拒地接受海量采访(而他本人其实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对大部分问题只能给出毫无延展的干货答案)。在参加枯燥的行业会议时不忘在映客上直播。而名声也非常实在地完成了朱啸虎交给它的任务:给他带来更多创业者,更广泛多元的项目源,也包括“有时候项目会给我打个折扣”。

要定位朱啸虎是有趣的。基本上,越外围(比如公众)对他的评价会越接近于“激进”“爱怼”“敢打”,接近他的人——包括创业者、投资同行、LP(基金出资人)倾向于用“纪律性”“克制”“务实”来形容他和他的投资风格,而朱啸虎本人对自己的描述则是:保守。

因为保守,他很难赌人,导致错过了今日头条;但如果再来一遍,恐怕他还是会选择错过。

因为保守,他极度推崇Benchmark式坚守小规模高效率的古典VC打法,并身体力行。金沙江没有做大规模的贪欲,朱啸虎甚至坚信“风险投资这个行业本身不需要创业”。

过去10年,中国一共有5家VC在两个(及以上)项目上拿到了单笔超10亿美金回报,投出了滴滴和饿了么的朱啸虎和他的金沙江创投是其中之一。但他坦言,投中超级独角兽这件事,运气非常重要,并且难以复制。

与其说这是朱啸虎谦卑,不如说是诚实。

从百团大战、烧钱为王、到共享狂潮,中国资本已经迅速地经历了它对创业公司牵动力、推动力、乃至摧毁力最大的时代。当一名保守投资人搭上一辆激进的时代列车,你已经很难分辨他的行动到底是保守还是激进。

有关以上所有的事实和争议,我们和朱啸虎都聊了聊。

1.朱啸虎是一名非常保守的投资人

36氪:搜索朱啸虎三个字,2019年相关新闻量只有去年的1/4多一点。今年的主题是修身养性?

朱啸虎:没有。其实今年我们投的挺快的,投了20多个项目,去年才10几个。

36氪:在你看来今年市场上好项目比去年还多?

朱啸虎:今年市场上噪音少,项目估值会比去年合理很多。

36氪:“噪音少”指什么?

朱啸虎:很多基金没钱了。

36氪:过去几年——就是中国风险投资市场比今天更喧嚣的那几年,朱啸虎本身也是其中一个非常响亮的声音。

朱啸虎:实话说我们作为早期基金投出去的钱并不多,我们每年出手也就两三亿美金。整个一级市场2018年投出去的钱超过1000亿(美金),我们只是其中非常小的一部分。

但这个规模其实是不正常的,市场支撑不了1000亿,投这么多这个行业整体一定是亏损的。所以2019年几乎回落了一半,今年也就500亿。

36氪:不管是1000还是500亿,你靠投两三亿就成功让整个市场听到了朱啸虎的声音,这挺厉害的。

朱啸虎:主要还是你们记者厉害。

36氪:有人质疑你作为投资人,为什么要比创业者站到更台前。

朱啸虎:只有创业者需要的时候我们才会站到台前。今年出来得少,是因为今年的创业者不需要。我们今年投了很多to B公司,人家大部分不需要你出来说,to C我们也还在持续布局,投了一些新品牌,他们希望先跑一阵子,现阶段不用我出来摇旗呐喊。

36氪:金沙江最近刚募完4.5亿美金和10亿人民币,募资花了你今年多少精力?

朱啸虎:美元募资基本没花精力。人民币花了点,主要是今年的LP和以前的构成不太一样,有一些新增的LP。

36氪:是找到这些新LP难,还是说服他们做你的LP难?

朱啸虎: 主要是其中有一部分是第一次做LP,他们本身也有一个学习的过程。而我们又希望你一旦成为我们LP就能比较长期,所以双方沟通过程会长一点。

36氪:募资PPT上,一句话介绍你的核心投资理念,是什么?

朱啸虎:稳健。我们还是相当保守的。

36氪:很难想象曾经在单车大战时喊出“90天解决战斗”的朱啸虎有多保守。什么让你变了?

朱啸虎:没有变,我们一直以来就是非常保守的。我们只投自己看得懂、能帮上忙的项目,看不懂、帮不上的项目从来不投。包括对基金规模的控制上也能看出来。

36氪:金沙江现在管理规模美金加人民币大约26亿美金,这是你管理能力的上限?

朱啸虎:我希望保持每年2-3亿美金的投资节奏。超过这个规模,我会觉得风险比较大。

36氪:每年2-3亿美金是根据什么决定的?市场环境、金沙江的人手精力,还是你的舒适区?

朱啸虎:过去十几年,市场上每年真正值得投的互联网项目数量,也就是10个左右。所以要控制出手,同时保持命中率。否则你投出去100个,命中率也只会更低。

36氪:你怎么界定“真正值得投”?

朱啸虎:每年会出来无数新项目,但真的跑的出来的,在市场上受到认可的屈指可数。

36氪:但过去10年中国一级市场新增了至少10万投资人。这是不是说明做投资和创业的门槛天差地别?

朱啸虎:中国优秀创业者非常多,但是好的创业机会点非常少。前几天我还在阿里巴巴聊天,过去5年阿里出来这么多创业者,很多人都非常优秀,但真正跑出来的,真正到目前做出一家赚钱比较多的公司的,只有唐永波的小电一家。你想这么多优秀创业者,做了很多当时都是风口的项目,现在都不行了。

36氪:你也参与制造了很多风口。

朱啸虎:今天证明充电宝就是非常好的生意。事实证明,充电宝确实是刚需,而且团队的运营能力确实非常强,事情和人都对了,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36氪:LP如何看待你定位自己是一名保守型投资人?

朱啸虎:LP只看DPI(注:投入资本分红率,可理解为基金的出资人真正拿回多少钱)。早几年人民币LP都还比较看重IRR,今年变化很明显,都在看DPI了。IRR很多是兑现不了的,DPI就很真实。稳健的基金,才可能有好的DPI。我们DPI很好,所以LP们的问题很快就过完了。

36氪:募资过程中你遇到最难回答的问题是什么?

朱啸虎:未来的机会在哪里?每个LP都在问。这个太难回答了。

36氪:你给出的答案是?

朱啸虎:现在大的趋势仍然在变化过程中,具体的机会很难预测。但有两个赛道都有明显的长期机会,一个是企业服务,一个是教育,都是长周期。

36氪:这个简明扼要的答案可以说服LP吗?

朱啸虎:他们主要还是看过去的DPI。然后再看你对未来的预测合不合逻辑,做个判断。

36氪:你觉得LP对你最认可的是什么?

朱啸虎:持续命中独角兽。这个是最难的。过去10多年我们还是挺幸运的,基本上每年都有一个比较成功的企业。

2.朱啸虎犯过最大的错误也是保守

36氪:作为一家风险投资机构,金沙江创投的核心竞争力除了朱啸虎本人,还有什么?

朱啸虎:我们作为一家机构,对商业模式、对人以及对价格始终能做出好的判断,这是有系统性的。

36氪:每一家机构都会认为它有自己的判断。金沙江凭什么证明自己的更优越?

朱啸虎:我们对商业模式和商业价值的判断,在市场是有口碑的。我们看好的商业模式,成功概率会大一些。我们不看好的,确实失败的很多,比如说像生鲜电商。

36氪:但你们也投了社区团购。

朱啸虎:我们最终挑了两家,兴盛优选和同程生活。市场上十几家我们都看过了,他们非常的不一样。兴盛优选在湖南有经营两万家连锁加盟便利店,它的供应链优势非常深。同程生活创始人何鹏宇过去烧过大钱,打过大仗,去他们公司,楼梯上每个台阶写的都是“10亿人民币的教训”,这里面他就沉淀出很多思考,所以他来做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了。别的社区团购公司低价卖iPhone充流水,拿融资,他们从来不这么干,他们更看重绿叶菜占比。这是很多其他创业者都不知道的,为什么要看重这个。

36氪:听下来这两家公司都是和你本人特质很像,稳健保守型。

朱啸虎:对,很会算账,都非常注重单位经济模型。

36氪:但过去10年那两个让你拿到超过10亿美金回报的案子,滴滴和饿了么,都烧了非常多的钱,都不是保守型投资。

朱啸虎:第一,程维和张旭豪同样都很会算账,尤其在早期,尤其比他们的对手会。第二,补贴大战是时代产物,这个时代现在已经过去了。

36氪:几次投中超级独角兽,你认为这里面运气成分占多少?

朱啸虎:实话说,还是挺大的。无论滴滴还是饿了么,当时我们都想不到最后会发展成这样。饿了么当时张旭豪还是个小朋友,人非常的聪明,但白领外卖市场能不能起来?我们都没底,外卖在那时候看来极有可能就是个小生意。滴滴我们投的时候程维说等每天两万单公司就能打平、就能赚钱了,现在每天3000万单。

36氪:但还在亏损。

朱啸虎:这个市场太大了,远远超过我们当初想象。

36氪;这是投资人很有意思的生存状态了:投对了,但跟你当时想的也不一样。

朱啸虎:完全不一样。

36氪;所以即使一名投资人曾经靠某种方法论——比如你一直强调的3S理论(大市场、可扩张、可防御)捕获了超级独角兽,他接下来继续使用这套方法论,也保证不了他还能捕获到。

朱啸虎:没错,保证不了。我们最近还在复盘,过去两年出的估值快速过1亿美金的公司,哪些是我们没看到的,哪些是看到pass了的。

今天金沙江跟过去唯一的不同是,我们的钱并不仅仅代表我们的钱了,它还代表很多我们投的出色公司,他们能给到更多资源上的帮助。另外,过去10年我们看过很多坑,在告诉创业者如何少踩坑上我们能提供更多帮助。这两点可能是“过去10年持续投中独角兽”带来的最大价值。

36氪:你刚才提到的被你们pass掉的公司,是没看到的多,还是错判的多?

朱啸虎:基本都看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pass掉了。

36氪:3S理论在新环境下面临失效了吗?

朱啸虎:理论框架没问题,但你对市场的判断需要不断更新。比方说毒这个app,我们看过,当时觉得卖潮鞋的市场不大,这就是我们对年轻人的错误判断。

36氪: 过去10年,你认为你犯过最大的错是什么?

朱啸虎:错过今日头条吧。

36氪:一个人说自己没投到的项目是最大错误,我觉得是一个比较狡猾的答案。

朱啸虎:当时是我的师姐王琼很认真的向我推荐这个案子的,我是她投完后第一个看这个项目的投资人,就在旁边我们大会议室,见了张一鸣。

36氪:王琼推荐给你的理由是什么?

朱啸虎:就是张一鸣这个人啊。但我看不懂。人和模式都没有看懂,就没投。

36氪:当创始人不是你偏爱的早期单位经济模型就很好的时候,你是不是很难下决心扣扳机?

朱啸虎:我们也赌人,但还是希望早期指标表现过得去。

36氪:听起来这个故事要是再发生一次,你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朱啸虎: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开放心态,更愿意去倾听一下。尤其像王琼这样靠谱的投资人推荐的项目,还是得仔细去聆听,多花点时间。

36氪:但你后面这么多年好像还是保持和每个创业者聊天不超过20分钟的习惯。

朱啸虎:有些不错的还是应该多聊一会儿的。

36氪:那今年有创业者跟你聊超过半小时吗?

朱啸虎:没有。

36氪:所以你的错过都和保守有关。你没有因为激进犯过错误,都是因为保守。

朱啸虎:对,都是太保守。

36氪:但你接下来还是会继续保守和稳健。

朱啸虎:那当然。错过拼多多、头条这种都是极个别,如果你激进,踩的坑可能无数多。

36氪:所以比方你觉得自己是个保守的人,就应该按你这种个性去做,而不需要有所调整?

朱啸虎:我希望自己下次在面对头条这样项目的时候心态更开放。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法,千万不要因为外部变化改变自己的打法,我觉得这是更危险的。

3.名声给朱啸虎带来了什么

36氪:关于ofo,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朱啸虎:实际上我还挺钦佩戴威他们的,到今天还在坚持。

36氪:创业者和投资人利益不一致的时刻,是将投资人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还是优先考虑创业者利益,你觉得什才是好的选择?

朱啸虎:我觉得创业者和投资人的长期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只是大家对利益的短期判断不一致。但时间会告诉你答案,告诉你哪个判断是正确的。

36氪:名声给你带来什么变化?

朱啸虎:有些创始人会给我一些优惠折扣。

36氪:这个折扣能给到多大?

朱啸虎:比如小电,当时他给我们的价格远远低于我们给他出的价格,我们是按市场价格出的。但他就表示非常希望你进来。

36氪:最低能到几折,5折?

朱啸虎:这个看创业者需求。

36氪:对你来说,名声完成了它应有的功能了吗?

朱啸虎:来找我们的项目更多元了。

36氪:前两天看到林欣禾的一个分享,说中国单笔回报超过10亿美金的项目DCM投了3个,另外有4家VC投中两个,金沙江是其中之一。你平时会这样计算吗,谁是你的对手?

朱啸虎:我肯定在算。但风险投资这个事情不是零和游戏,众人拾材火焰高。

36氪:风险投资投的公司都是原有行业里的创新者。你认为风投这个行业本身需要创新吗?

朱啸虎:我认为风投是一个经验积累型的行业。

36氪:你怎么看孙正义这样改变行业玩法,即使最后结果未卜的玩家?

朱啸虎:会受到教训。改变这个行业是很不容易的,很多聪明人在这个行业里面,40年来它的玩法也没有被改变。

36氪:你有没有算过概率,这个行业里的持续成功者,是激进型的多还是保守型的多?

朱啸虎:肯定是保守型,百分之百。

36氪;所以越刺激的行业越需要保守吗?

朱啸虎:肯定的。

36氪:你认为得逆着本能来。

朱啸虎:还是要根据商业规律来。

36氪:你怎么形容2019年的创投市场?

朱啸虎:回归理性。

36氪:2020年会怎样?

朱啸虎:继续回归理性。

36氪;所以接下来风险投资就是一个理性游戏了。对你来说还刺激吗?

朱啸虎:非常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