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消失3228家公司,影视行业距离绝地反击有多远

2019年以来共有超过3228家公司名称及主营业务涵盖“影视”的公司注销或吊销,远高于2018年的1946家。

“漂在北京,住在燕郊500块钱一个月的合租房,省钱一天只吃一顿饭。”这是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曾出演过两部戏男二号的科班演员安子然当下的生活写照。

但这并非影视凛冬中的极端案例,参考媒体从天眼查获得的数据,2019年以来共有超过3228家公司名称及主营业务涵盖“影视”的公司注销或吊销,远高于2018年的1946家。

行业经营之惨淡,也在股价中得到充分反映。2018年来,受政策、需求端价格压制等多重影响,影视行业遭遇股价深度的回调。从炙手可热到冰川时代,影视行业的出清进展如何?当下距离行业拐点,还有多远?

业绩或触底,但别低估不可控因素

在传媒行业的分析师眼中,支持影视板块绝地反击的众多理由中,有两条堪称共识。

一是供给侧改革带来的行业集中度提升、业绩触底。比如,2019年获得甲级电视剧许可证的制作机构明显减少,从2011-2016年的130家左右,到2017-2018年滑落到 113 家,再到2019年下滑至73家。另外,参考华泰证券的报告,对比在国家广电总局备案的电视剧部数,2019年1-10月较2018年同期也下降了24.61%(在国家电影局备案的电影也呈现项目减少的情况)。出清的过程必然煎熬,但供给的继续出清会让库存积压得到改善、幸存者活得更好。

另一条在多篇报告中被多次提及的理由,是影视剧行业监管环境或迎来放松。所谓行业监管,主要指2017年以来,针对“注水剧”、“天价片酬”、偷漏税等现象,“限古令”、“网台审查并轨”、“主旋律剧展播”等政策相继出台,导致影视内容供需发生错配。不过,由于2019年10月之后原延播的古装剧和经典影视改编剧纷纷上线或重新定档,由此引发市场对政策放松趋势的憧憬。

不过,相比供给侧改革带来的出清和业绩有望触底反弹,行业监管作为外部因素,其不可控性似乎不宜过分乐观。如参考安信证券的传媒2020年策略报告中提到的观点,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21年是建党100周年,连续三年的献礼期使得政策在舆论方面的监管较为严格,叠加国际局势不明朗等因素影响,对传媒等易影响舆情的行业的监管仍是大势所趋。

5G重构行业

宏图还需更多中观路径研究

之所以会把视线聚焦到当下并不热门的传媒行业(影视行业),不仅因为这个行业当下所经历的持续低迷,更在于它曾经因为4G技术的应用登顶历史峰值。而如今,在5G浪潮澎湃而至之际,对VR/AR 等新应用的憧憬能否再次带来估值的起飞?

事实上,招商证券、东吴证券和华创证券等券商的报告中,都或多或少地阐释了5G对影视重构影视行业的思路。比如在内容端,加入了交互功能后,用户可进入其中成为互动视频的一部分进行体验,游戏属性、沉浸感更强。而参考华创报告的观点,理论上可在时长、付费率、ARPPU值等方面表现胜过普通视频。又如在终端,超高清视频、影院,以及将过往的电视中、PC 屏幕、智能手机屏幕中播放的影视内容转化成 VR 格式的终端升级,都可提升观赏体验,提升消费水准。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5G的概念说了有小半年之久,但市场买单的概念股中,影视行业却鲜有涉及。这也提醒我们,尽管借助2013年的4G概念风光无限,但如果影视行业还想要用技术催化这个宏大叙事来打动更多人,在投资者结构已经出现了较大变化的A股市场,光有逻辑还不够,仍需提供更多的细节和中观路径的研究来进行多维度的扎实论证。

本材料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本材料仅供具备相应风险识别和承受能力的特定合格投资者阅读,不得视为要约,不得向不特定对象进行复制、转发或其它扩散行为,管理人对未经许可的扩散行为不承担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