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家有子初长成,《庆余年》“第一嘴炮”范思辙

作者 / 范思辙

前一秒,BGM还在权力的游戏,后一秒就变成了相声的调调,这个时候,观众都知道,范思辙要出场了。

今晚的money boy ,端着糕点,为钱折腰,改口叫哥,乖巧可爱。

然后买卖未成,立刻改回叫范闲“哎”。

只要郭麒麟出场,弹幕一片鸡飞狗跳,他说着相声般的台词,也自带吆喝捧哏。虽然戏份不多,但就是成为了本剧的强势亮点之一,有他的地方,满屏弹幕都是“哈哈哈哈哈哈”。

从第一集的嚣张要钱,到委屈挨打,搞笑、怂、铁憨憨、地主家的傻儿子、小财迷,相声演员出身的郭麒麟,演技浑然天成,把范思辙这个《庆余年》第一嘴炮的形象立的稳稳当当,全网一片好评。

而事实上,在范思辙之前,对郭麒麟三个字,或许网友最大印象的是“郭德纲的儿子”,背靠德云社的低调星二代,海量祖传粉丝。

尤其近年,德云社盛名愈旺,一家独大,粉丝经济入圈,如果愿意,他完全可以做相声届的木村光希。

可奇妙的是,娱sir翻阅了无数视频与采访资料,看到的,都是一个反刻板印象的“富二代”,一个站在父亲大树下恭顺努力的“星二代”。

相声演员与演员

范思辙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剧里,出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追打着账房气喘吁吁讨要零花钱、耍着赖皮撅嘴撒娇问亲妈要钱、委委屈屈跟亲爹推牌九赢钱、脑子飞快计算卖哥哥的书赚钱,形象非常鲜明。

总结一下:庆范思辙,独爱钱。

小算盘一打,嘴皮子叭叭的,台词疯狂往外蹦,多么“相声”的一个角色。

“这位姑娘暂且留步,可否与小生共推牌九呀。”这种社交模式,娱sir觉得,范思辙找的不是姑娘,而是牌友,就差一句“三缺一”了。怂但认真的爱钱,出场就碎碎念,可可爱爱。

对于这样的喜剧角色甚至是台词,相声是郭麒麟的优势,因为带喜剧色彩,但同时也是短板,只要分寸稍微拿捏不当,观众立刻就会看回“相声”,就会出戏。

郭麒麟心里也有数,《庆余年》的导演孙皓在媒体采访中曾透露,在接到范思辙这个角色之后,郭麒麟第一时间就与他进行了沟通,提出了范思辙不能为了喜剧而喜剧的看法。

要知道,长时间培养出来的相声语言风格,要在一个同样是表现喜剧效果的角色上,要收敛几分都是有难度的。

就像编剧王倦在媒体采访中所说的,范思辙可爱,是因为郭麒麟将有趣和可爱之间的分寸拿捏得正好,“他不是故意搞笑,而是在塑造人物。”

无论是否沾了角色与本人性格的匹配的光,从目前的评价来看,《林子大了》《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祖宗十九代》《给我一个十八岁》等等作品中,郭麒麟没能获得的相声演员到演员的转身,《庆余年》的范思辙算走了一大步。

一年前《我就是演员》舞台上章子怡对《士兵突击》的郭麒麟说的:“他起到了那么重要的连接作用,虽然你的戏没那么重。”如今这句评价,在范思辙这个角色上同样适用。

这一回,没有“黑幕”“靠爹买门票”的波涛汹涌和处在风口浪尖的无奈退出,甚至,词条后面都不再高频率的出现“郭德纲”的名字。

剧里那段1分15秒给男主介绍卖书规划的台词,大量的数字加特写,郭麒麟收获了大量的好评。对他演绎的每一个表情和小动作都赞赏有加。

观众开心的接受了郭麒麟演的范思辙,而不仅仅是郭德纲儿子演的范思辙。

讨论父辈光环对于儿子而言,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说起来总透着些许的矫情。但过去,郭麒麟每日往返于剧场和家,演出千场;表演失误,郭德纲微博公开批评郭麒麟,都被视作借力打力。

如今,父亲“不闻不问”的演员生涯,终于有所进益,于郭麒麟而言,当然是一个好的开始。

德云社“大小姐”,不走套路的星二代

或许是相声迭代,大环境产生了变化;或许受父辈荫蔽,避开了人间险恶,1996年出生的郭麒麟,与他的父亲郭德纲有很大的差异。

郭德纲的成名路,与天津的同行骂战,与北京的主流相声圈绝裂,与德云社的创社元老不欢而散。到如今,德云社一家独大,郭德纲的检索词条依然与招黑历史紧密挂钩。

但很奇妙,郭德纲却教养出了一个谦卑、低调,待人诚恳的儿子。被称为“最不像富二代的富二代。”

在过往的采访、物料、甚至豆瓣八卦帖子中,娱sir都几乎没有看到过多的负面评价。

要知道,初三时,偏科的郭麒麟还没学到他喜欢的声光电,就退学说相声去了。单就这件事情,在这个品行、学历、教养等等都会被放在放大镜下评论的圈子里,就足够部分网友盖楼写帖,经年热度不退的讨论。

但即使《庆余年》初上线那一周,沙雕可爱范思辙,几乎承包了微博热搜,超话阅读量飞起,也鲜少见网友恶意攻击这一点。

那些伴随着范思辙的讨喜,而被卷出的过往里,有逗趣的:给妈妈买烧鸡,自己感动哭自己;

有抠搜的:家住北京东四环,声乐课在东六环,健身房在西四环,绕城转一圈,只为了不浪费“一嘴一嘴说出来的钱”办的健身卡,甚至还企图把卡出给华少;

也有父亲在外拼搏,养在爷爷奶奶家的孤独成长期、励志的相声职业生涯摸索期,有对“茶半酒满”的细节表扬。可唯独,没有“黑料”,人人都说他是个好孩子。

最最富二代的行为,大概是因为开豪华跑车而登上热搜,还画风诡异,热评一片欣慰感叹“终于有个富二代的样子了”。

这一段还被写进相声,遭到父亲当众调侃。

面对媒体“大家都知道你十七八岁的时候不在校园了,理解这个故事的时候会有隔阂吗?”的问题也坦然自若,说现在孩子普遍早熟,自己尤其是,说倚小卖小,前辈会愿意教导。

那些和德云社小伙伴的生活,在他的话语里,是“嚯,(家里)有这么些个人,他们都比我大个十几岁,还乐意带我出去玩,感觉这就是天堂。”

2012年,岳云鹏专场,郭麒麟助演,选择的是《阴阳五行》这个文哏相声,现场效果不佳郭德纲公开批评“蠢子无知,糊涂至极。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典型的挫折式教育,hard模式。

可是回忆起初期,郭麒麟却用了喜欢热闹、人多和好玩来开场。也用了“太幸福了”来讲述自己从爷爷奶奶家到父亲身边去的岁月。

安静的消化那些无法超越父亲的评价,然后转身做演员,努力用新的标签盖住“郭德纲的儿子”“拼爹”等等无法撕掉的标签。

但,正如前文提到的,目前,郭麒麟受到表扬的角色多以“表演自然”见长,似乎也有意在挑选靠近自己的角色。“对于演员来说,合适远比演技要重要很多。”至于未来能否在演员这条道路上走到想要的巅峰,还要更多的时间和角色。

参考:郭麒麟:少爷的烦恼

郭麒麟:身为郭德纲之子的别样体验|名人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