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桐何以霸屏却无声

号脉影像经络,洞悉文娱风潮

在如今影视剧减产,青年演员组团参加表演类综艺的情况下,李一桐能够分别与邓伦、罗晋、李现搭档,同时有《海棠经雨胭脂透》《鹤唳华亭》《剑王朝》三部剧播出,着实厉害。

但与之相对,由她担当女主,角色均反响平平。

《鹤唳华亭》中,陆文昔终于借顾瑟瑟之名向萧定权表白,却反被对方掐住脖子怀疑。

不仅如此,她还要眼看所爱之人另娶他人,而且情敌温婉大方、善解人意,不少剧迷都倒戈太子和太子妃的CP了。这让人大呼一声“太难了”,为剧中的陆文昔,也为剧外的李一桐。

“男神收割机”还少一个“好”角色

从目前播出的三部剧来看,《鹤唳华亭》声量最高,李一桐饰演的三个角色中,陆文昔也是讨论度最高的,可惜,远不成气候。

《鹤唳华亭》以罗晋饰演的太子萧定权为男主角,重点着墨于君君臣臣的父子关系,陆文昔虽为女主,但戏份少,这就决定了角色只能处于被动地位。

这从女主的出场戏份的争议就能看出。作为文官陆英之女,陆文昔的扮相有人认为清新脱俗,但更多观众认为装扮显老。

在化名进宫之前,陆文昔甚至没有与萧定权正经八百见上一面。从里到外的“透明”人设,从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到父兄被陷害不得不伪装复仇,人物本身的悲剧底色,让角色并不讨喜。

反观隔壁《庆余年》,李沁饰演的林婉儿,出场自带鸡腿技能,与男主一见倾心。这一悲一喜,形成对照。

可悲剧角色就一定“不火”吗?《琅琊榜》中,刘涛饰演的霓凰郡主还与胡歌饰演的梅长苏传为美谈呢?

就像剧中萧陆二人说了两个字“可待”,但这种对美好未来的期待却在开始就破灭了,观众对人物也自然少了几分兴趣。

之后,《剑王朝》播出。李现饰演半日通玄的市井少年丁宁,与他一同踏上修炼之路的是他的小姨长孙浅雪。

也许受当下古装剧急于“清库存”影响,观众的热度也被先前上线的《鹤唳华亭》《庆余年》消耗了大半。

李一桐饰演的长孙浅雪是一个冷感御姐,从目前的剧集表现来看,属被动型人格,演绎起来“无表情,少动作”,冰山美人还没有“大火”的趋势。即使丁宁承认长孙浅雪已成为自己内心的牵绊,但能否融化美人,还有待观察。

劳模李一桐,低头拉车还需抬头看路

如果说以上两部都是大男主剧,女主不容易出彩。但在最近刚刚收官的《海棠经雨胭脂透》中,李一桐饰演的顾海棠是绝对女主。故事讲述她与邓伦饰演的朗月轩 、应昊茗饰演的朗月明之间的三角虐恋。

但这部剧也是几无水花、草草收场,究其本质,“虐”只是表象,这部剧并没有体现人物的艰难抉择,因此人性的挣扎也就难以让人相信。

同样是被骗婚的当事人,《橘子红了》能将秀禾敬重大妈,却又想要与丈夫的弟弟耀辉在一起的人性纠葛展现的淋漓尽致。反观《海棠经雨胭脂透》,李一桐饰演的女主被观众评价人设缺少张力。

这也难怪,毕竟这是2017年拍摄但迟迟未播的积压剧,彼时《锦绣缘华丽冒险》的套路还适用,但到了现在,观众的品味进步了。

2018年,可能是李一桐距离“大火”最近的一年,那时由她主演的古装剧《媚者无疆》播出,她也凭借晚媚一角圈粉无数,直到现在,还时常有观众回味。

在此之前,李一桐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25岁才进入演艺圈,出道即被钦定为《半妖倾城》的女主。

之后,李一桐搭档陆毅主演《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在2017版《射雕英雄传》中饰演黄蓉,在《爱我就别想太多》中和陈建斌谈恋爱……

与此同时,资源越好,演员反而不温不火,外界对李一桐的争议不断。

《媚者无疆》中的晚媚,是近两年李一桐难得出彩的一个角色。从最初被父亲卖掉的悲惨处境,在影子长安的陪伴下,经历层层考验,一路打怪升级,成为姽婳城城主。

这波操作还是吃了角色的红利,角色对于演员体态的要求,让舞蹈功底颇深的李一桐得心应手,因而对于角色的演绎也比较到位。

目前播出的三部剧,李一桐饰演的三个角色“不火”,应归因于辨识度不高。

出道以来,4年14部影视剧,全年无休拍戏,从现代戏、民国戏到古装剧都有涉及,李一桐堪称劳模。

但与之相对,李一桐能让人记住的角色并不多。除了2017版《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形声兼备,令人印象深刻之外,其余角色多少都差点意思。但由于黄蓉已经有多个经典版本,这个角色对李一桐的助推有限。

虽然停下来很难,但是时而小憩,稍作休整再前行,不失为一种方法。

虽然爆款难求,但炮制爆款的条件是必不可少的——文似看山不喜平,角色的辨识度很重要。

回顾今年大火的女性角色,从《都挺好》中姚晨饰演的叛逆、独立的苏明玉,到《小欢喜》中陶虹饰演的“控制欲”爆棚的妈妈宋倩,还都是因为剧本扎实,人物性格鲜明。

先后与邓伦、罗晋、李现合作之后,李一桐的“男神”收割之路还未走完。她还有两部待播剧:一部是搭档杨洋的当代军旅剧《特战荣耀》,一部是搭档许凯的古装剧《大唐女儿行》。李一桐能否在这两部剧中实现突围,我们且行且看。

【文/文朔朔】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