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驻华大使郁白:已有计划解决WTO停摆危机

欧盟驻华大使郁白在12月6日接受时代财经专访时透露:“欧盟已经提出了一份‘新计划’,全世界的国家都可以自愿加入这个新计划,沿用WTO的上诉机构制度,继续发挥其解决贸易争端的作用。这个计划可能不是最完美的,但是至少它可以让这个机制继续下去。”

面对贸易紧张环境带来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新一届欧盟委员会将会怎样应对?欧盟的投资环境对中国企业是否仍然友好?欧盟企业和中国在进一步投资合作上将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为此,时代财经在12月6日粤欧投资交流合作会期间专访了欧盟驻华大使郁白和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

欧盟驻华大使郁白:已针对WTO危机提出“新计划”

欧盟驻华大使郁白(Nicolas Chapuis)

作为世界贸易组织(WTO)核心的贸易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The Appellate Body)可能在12月10日两名成员任期结束后,由于人数不足面临停摆。

欧盟驻华大使郁白在12月6日接受时代财经专访时透露:“我们(欧盟)已经提出了一份‘新计划’(plan B),全世界的国家都可以自愿加入这个新计划,沿用WTO的上诉机构制度,继续发挥其解决贸易争端的作用。这个计划可能不是最完美的,但是至少它可以让这个机制继续下去。”

“就我所知,目前已经有很多国家愿意加入,欧盟也欢迎中国的加入,具体结果在这个月内就会揭晓。”郁白说。

在过去的25年中,WTO已经作出了350多项裁决。但由于WTO是建立在成员国共识上的,因此仅需其超过160个成员国中的任意一个国家提出异议,即可使得提案不通过。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在2016年一票否决WTO任命新的上诉机构裁判成员后,随后又投票反对现任大法官的连任,使得上诉机构目前仅剩3名成员,而这已经是审理案件所需成员数量的最低要求。而按照规定,这三名成员中的两人将于12月10日结束任期,届时上诉机构将停止运作,再也无法做出裁决。

对此,于今年5月离任的WTO前上诉机构大法官Peter Van den Bossche说:“通过组织任命上诉机构成员,他们(美国)确实找到了该体系的最薄弱环节。”

据悉,欧盟方面已经与加拿大和挪威达成协议,允许向前上诉机构成员提出上诉,并且希望其他国家也可以在12月11日临近时加入。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贸易环境对欧盟在中企业影响有限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

随着全球贸易摩擦的加剧,欧盟的跨国企业在客观上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部分在中国制造产品,并最终出口到美国的欧盟企业可能面临来自美国的额外关税。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对时代财经记者表示:“就我所知,目前欧盟商会中已经有约5%的成员受到了影响。”但伍德克指出,对于绝大多数主要和中国进行贸易往来的欧盟企业而言,来自目前贸易紧张环境的影响比预期要小,因为这些企业的产品主要在中国生产,并在中国市场销售。

谈到近年来中国对欧盟投资的趋势,伍德克还表示:“很多中国企业渐渐意识到了对外投资是机遇和挑战并存的,但我要说的是,这种情况其实一直是跨国投资的常态。从全球来看,跨国公司的并购有50%都会失败。现在中国对欧盟的投资正在变得更现实和可持续,欧盟对此表示欢迎。”

而随着中国和欧盟合作的深化,欧盟已经成为最受中国企业欢迎的投资目的地之一,而欧盟也积极欢迎中国的投资。

“中国的成功和在中欧盟企业的成功密切相关,欧盟企业对也此感到很荣幸。”郁白说。

根据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今年4月发布的《欧盟投资环境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企业在欧盟并购金额占海外并购总金额的比重超过了50%。有高达78.62%的受访企业将欧盟列为第一投资目的地,有43.59%的受访企业表示未来将会扩大在欧盟投资,比2017年高出5.13%。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10日起,欧盟关于筛选外国直接投资的新条例正式生效,其审查对象主要是通过投资,对欧洲的高端技术企业进行并购的跨国企业。由于近年来,这类并购多来自于中国,所以此举也一度被认为是欧盟针对中国加强防范的措施,让不少中国企业十分担忧。对此,伍德克特别向时代财经强调:“欧盟的新外商投资审查制度不是负面清单,目前未通过审查的投资项目不超过总数的1%。”

此外,伍德克还透露,他目正在和中国政府就进一步开放市场准入,优化营商环境展开讨论,并表示希望能在明年促成中国和欧盟的全面投资合作协定。而中国欧盟商会也将会于明年一月在北京首次发布关于“一带一路”倡议对欧盟企业影响的研究报告。

数字税不会影响到中国互联网巨头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法国的数字服务税引起了全球的目光。

2018年欧盟委员会提出立法草案,拟调整对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征税规则。法国参议院于2019年7月通过数字税法案,对30家大型互联网企业征收3%的数字服务税,此举也引发了美国和硅谷互联网巨头的不满。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当地时间12月2日发表声明称,法国数字税对美国企业或构成区别对待,并提议对24亿美元法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税率可能高至100%。

而除了法国外,英国、意大利等国家也宣布了关于征收数字税的措施。对此,伍德克告诉时代财经:“这些互联网巨头在欧盟实际所缴纳的税款远远低于它们应缴纳的数额,因为它们的收益难以统计。”

“互联网企业缴税和传统的制造业有很大区别。”德国德尚律师事务所(Thümmel, Schütze & Partner)高级合伙人Jens Haubold在12月7日接受时代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传统制造业的产品必须要向其生产和销售的国家缴税,很难用其他方式转移利润,而互联网行业的产品是无形的,其产生的利润就可以转移到其他国家,利用其他国家的低税率减少整个企业的缴税总量。比如谷歌在德国获得的利润,就可以由谷歌在德国的分公司通过专利使用费、商标使用费或算法使用费等名目,将其大部分利润上交至母公司,并于母公司所在的更低税率的国家缴税。

英国税务统计机构Fair Tax Mark在过去十年考察了Facebook、苹果、亚马逊、Netflix、谷歌和微软的缴税记录后,于12月2日发布统计报告称,2010年至2019年之间,上述六大硅谷科技巨头企业实际支付与应缴税额之间的差额高达1553亿美元,当前税项准备金与实际支付的现金税之间的差额为1002亿美元,并质疑这些企业是否正在合理缴税。

硅谷六大科技巨头在近十年内可能避税达到上千亿美元,它们的利润被转移到“避税天堂”,如百慕大、爱尔兰、卢森堡和荷兰等。 (图片来源:Fair Tax Mark官网)

报告显示,在近十年间,它们在外国当期所缴的税款仅占已确认的外国市场利润的8.4%。其中亚马逊在这十年仅支付了34亿美元的所得税,而苹果支付了938亿美元,微软支付了469亿美元。然而在此期间,亚马逊的收入超过微软的收入近800亿美元。

而中国作为数字经济的大国,同时也是跨境电商贸易与劳务的大国,更是世界最大的数字产品市场之一。数字税如何开征,对中国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关系重大,或将直接影响到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与中国在全球利润分配中的合理份额,因此引起了各方面的高度重视。

对此,伍德克认为,数字税的实行可能对中国互联网公司进军欧盟市场影响不大,“我在中国做生意,我就应该向中国缴税,这对于想要去欧盟国家发展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也是一样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