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热恋”到“翻脸” 甜瓜与纽约的七年之痒发生了什么?

时隔两年,再度相遇,此时的安东尼正经历NBA生涯的浴火重生,而此时的尼克斯,还在泥沼中挣扎。115-87,得到16分的安东尼以一场大胜,结束了2017年12月17日后与老东家的首次重逢。“这对于我来说是件大事,是很特别的时刻。”安东尼说。

对于出生在纽约的安东尼来说,尼克斯是他的家乡球队,“甜瓜”在尼克斯效力7个赛季,他给球队带去了希望,也留下了光辉的数据纪录,但仍没有逃脱“七年之痒”,从最初的“热恋”走到了“翻脸”。

那七年中,安东尼在尼克斯究竟经历了什么?

纽约的这块“瓜”很甜

2011年2月22日,掘金、尼克斯和森林狼完成了一笔三队交易。尼克斯在这笔交易中,将威尔森-钱德勒、菲尔顿、加里纳利、莫兹戈夫,300万美元现金,2012年和2013年第二轮选秀权,2014年和2016年首轮选秀权(掘金就是用这个选秀权选中了贾马尔-穆雷)送到掘金,将埃迪-库里、安东尼-兰多夫和部分现金送到森林狼,换来了安东尼。

这个交易方案曝光后,多位NBA球队的高管感到惊讶,他们没有想到尼克斯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因为当时安东尼明确要去尼克斯,尼克斯有条件压价,但结果却是他们在谈判中提高了报价,最终促成交易完成。

真实情况是,在尼克斯与掘金谈判阶段,当时的篮网老板普罗霍罗夫主动联系了掘金,并且还与安东尼见面。当时篮网正在计划搬到纽约布鲁克林,而布鲁克林正是安东尼的家乡,“甜瓜”如果去了篮网,会让尼克斯在未来的纽约德比中处于不利位置,因此球队老板詹姆斯-多兰下令加价,这正中了普罗霍罗夫的圈套,篮网当时根本没有交易资本换来安东尼,普罗霍罗夫就是摆摆样子哄抬市价,让尼克斯付出更大的代价。

“我认为我们的策略非常成功,逼迫尼克斯付出了更多的交易资源,这很好,很有趣。”普罗霍罗夫笑着说。

尼克斯的付出确实很大,但球星是稀缺资源,尼克斯做的是用零钱换整钱的买卖,要知道他们在安东尼加盟之前,已经连续6年没进季后赛,这支球队太需要球星来拯救了,而那个时候的安东尼,正是尼克斯要找的那个人。

从2010-11赛季开始,安东尼连续三年带队打入季后赛,2012-13赛季实现了自1999-00赛季后首次突破首轮。在那些日子里,安东尼曾带领尼克斯打出排名队史第三的13连胜(2012-13赛季),自1999-00赛季后首次打出50胜(2012-13赛季54胜),自1993-94赛季后首次获得大西洋赛区第一,这些是尼克斯迄今为止最后的辉煌,而带来这些辉煌的是安东尼。

同样,尼克斯的岁月,也是安东尼最后的巅峰,连续6场35+队史第一,单节25分队史第一,单场62分队史第一,2012-13赛季场均28.7分加冕得分王,效力尼克斯期间年年全明星。那时候的安东尼,是纽约篮球最甜的“瓜”,虽然在成就上不及他的好友勒布朗-詹姆斯,但他给陷入泥沼多年的纽约篮球带来了复兴希望,安东尼本人也看到了在尼克斯开创大场面的机会。

2013年9月,距离安东尼成为自由球员还有一年时间,他接受电视台采访,支持人问道:“梅罗,你等到明年夏天,就能跳出合同了,你会去哪?”面对这个问题,安东尼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哪里也不会去,我会留在这里。”

那时候的安东尼,万万没有想到,他与尼克斯的“热恋”,将在一年之后开始降温,直至撕破脸分道扬镳。

那份1.25亿美元的合同

2014年,尼克斯未能进入季后赛,这是安东尼NBA生涯首次无缘季后赛,而就在这一年的春天,尼克斯更换了球队总裁,菲尔-杰克逊进入管理层。

杰克逊在球员时代,曾作为尼克斯的成员拿到了1970年和1973年总冠军,但他最成功的经历还是执教,作为主教练带领公牛两次完成三连冠,率领湖人5次登顶,11冠王朝名帅。

教练时期的杰克逊,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像帕特-莱利那样,成为NBA教父级人物,既可以作为主帅带队称霸,也能作为总裁打造冠军之师。正因为有这个想法,杰克逊担任主教练期间,与球队总经理关系很不好,在公牛与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克劳斯剑拔弩张,在湖人与杰里-韦斯特矛盾重重,他甚至不允许韦斯特参加球队内部会议。正因为杰克逊的权欲太强,无论是公牛老板莱因斯多夫还是湖人老板杰里-巴斯对他都比较提防,他们一方面信任杰克逊的执教能力,一方面不允许他过多插手球队的管理事务。

客观讲,莱因斯多夫和老巴斯看人是很准的,杰克逊是名帅,但他那套通过心理调节挖掘球员潜力的执教方式,并不适用于掌管球队,这就是为什么杰克逊在寻求球队高管的路上屡屡碰壁,直到他遇到很傻很天真的多兰,多兰拥有“美国体育界最差老板”的称号,各种乱七八糟的操作让尼克斯屡屡成为联盟笑料,聘请杰克逊担任总裁,也最终成为多兰“笑话集”的一部分。

杰克逊上任后没多久,就和安东尼出现矛盾。杰克逊公开表示,尼克斯想续签安东尼,但安东尼应该降薪,“甜瓜”之前曾经说过钱不是最重要的,赢球才是,这让杰克逊抓住了话柄。

“他曾公开表示续约最看重的不是钱,”杰克逊说,“我们希望他对赢球更感兴趣,让球迷看到他是一位团队球员。我们相信他是讲信用的,会对自己说的话负责,顶薪合同会给球队添加负担。”

杰克逊想通过舆论压力逼安东尼降薪续约,詹姆斯2010年去热火的时候,为了组建三巨头选择了少拿钱,这成为了联盟球队管理者的谈判法宝,当他们与球员商议合约金额时,总是拿詹姆斯举例子:“你看人家勒布朗都能为了冠军降薪,你们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觉悟呢?”

正当安东尼处境尴尬时,詹姆斯“帮”了他一把。詹姆斯在2014年夏天成为自由球员,他对前来招募的球队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拿劳资协议允许范围内的最高薪水,绝对不接受降薪。詹姆斯的理由是,他在热火少拿钱了,但球队并没有将那些钱用在补强上,反而裁掉了他的好友迈克-米勒,这令詹姆斯很生气。

与此同时,詹姆斯和他的团队迅速进行了筛选,只在候选名单中留下了六支球队,分别是骑士、热火、湖人、独行侠、太阳和公牛,尼克斯未在其中,彻底打消了杰克逊引进詹姆斯的念头。在决定重返骑士后,詹姆斯给骑士开出了一份引援名单,他想要一位能投篮的前锋,骑士要想办法得到名单中的一位,这份名单上有三个名字:安东尼、乐福、阿尔德里奇。

詹姆斯的一系列操作,让杰克逊不得不面对现实,尼克斯得不到詹姆斯,还可能失去安东尼。尼克斯加快了与安东尼的谈判进度,最终双方达成了一份5年总价1.25亿美元的合同,安东尼还获得了交易否决权。安东尼放弃了与詹姆斯联手的机会,这个机会给了乐福,虽然与詹姆斯合作期间经历了很多波折,但乐福收获了总冠军,而安东尼选择经济利益最大化。

“他愿意拿我去换一袋薯条”

就在那份合同签署8个月后,安东尼的左膝动了手术,他的膝伤从2014-15赛季第二场比赛就开始显现,起初坚持保守治疗,但伤势未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我在比赛中的动作受到了限制,因为膝盖的疼痛,我失去了原有的对抗力量和弹跳,我做了很多尝试,努力寻求解决办法,但效果都不好。”安东尼说。

尼克斯从2014年12月15日至2015年1月16日遭遇了一波16连败,这是队史第三长连败,此时常规赛正好过半,尼克斯的战绩是惨不忍睹的5胜36负,季后赛已经无望,安东尼在2月接受手术赛季报销。

那次手术成为了安东尼尼克斯生涯的一个拐点,续约后第一年就重伤,原本对安东尼就有意见的杰克逊,对于“甜瓜”能否扛起球队愈发怀疑。两人还在战术打法上产生了分歧,杰克逊希望尼克斯打三角进攻,这是他在公牛和湖人取得成功的战术,但安东尼始终不适应这套体系,尽管他专门给科比打了电话,请教如何为杰克逊打球,但没有任何效果,杰克逊认为安东尼持球时间过长的打法,从根本上就违背了三角进攻的原则。

杰克逊与安东尼之间的裂痕不断扩大,杰克逊开始尝试交易安东尼,但他遇到了两个难点,一是安东尼不想走,他是纽约人,在这里除了打球的工作外,还有很多生意,安东尼的妻子拉拉在纽约也有演艺工作,第二个难点是安东尼有交易否决权,只要他不点头,尼克斯就无法送走他。

球员和球队高管关系恶化,这在NBA也不是罕见的事情,但杰克逊的做法让业内人士都感到不可思议,他明里暗里四处说安东尼的坏话,甚至公开表示尼克斯有安东尼在场上就打不好。尼克斯的内部纷争,成为了一个肥皂剧,造成军心涣散士气全无。那段时间,比赛结束后,尼克斯的球员都不会在更衣室多停留一分钟,能早走就早走,因为气氛太压抑了。

“菲尔在玩心理游戏,有意制造事端,”报道尼克斯多年的记者伊恩-博格利说,“球队都这样了,为什么没有人去和安东尼聊一聊,共同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安东尼有责任,他不是那种能让队友打得更好的领袖,在防守端也不够卖力,但菲尔他们有没有想过,他们是否给安东尼配备了合适的队友,就这几年来,安东尼身边来来走走大概有70多人,但真能帮他的却没几个。”

杰克逊的目的就是通过施压,逼迫安东尼放弃交易否决权,他甚至为此不在乎球队的战绩,只要能交易走安东尼就行。当回忆起那段日子时,安东尼坦言:“菲尔当时愿意拿我去换一袋薯条。”

在2016-17赛季结束后,尼克斯连续第四年未能进入季后赛,杰克逊谈到安东尼时这样说道:“我们希望他能取得成功,获得总冠军,而我们距离冠军队还差得很远,希望能够在下赛季重返季后赛,但很难在近期就进入冲冠行列,所以我们希望他在其他球队实现目标。”

以公开赶人的方式对待球员,杰克逊的言论引发众怒,不但外界对他颇有微词,尼克斯的球员也忍无可忍,被杰克逊选中的波尔津吉斯,与杰克逊的关系愈发紧张,在波尔津吉斯看来,杰克逊将事情搞砸了,尼克斯已经成为最不受球员欢迎的球队,很多自由球员谈到是否愿意去尼克斯打球时,态度都是“我不想进入那样的环境中,至少现在不行。”

对于波尔津吉斯,杰克逊同样采用了强硬的手段,计划将波尔津吉斯摆上货架。杰克逊的种种做法,让尼克斯的老板多兰也忍不了了。在2017年6月29日,尼克斯解雇了杰克逊,史蒂夫-米尔斯担任球队总裁,斯科特-佩里出任总经理。

杰克逊走了,但安东尼也没有留下,“甜瓜”已经决定转会。“我受够了,菲尔逼着我离开,那种糟糕的感觉,渐渐扼杀了我对于球队的热爱,”安东尼说,“那时候,出现了很多关于我的负面消息,我都不知道那些消息是怎么来的。我遭到了排挤,一切都太离谱了,我想继续前进了,已经下定了决心。”

安东尼向尼克斯表示,如果可以换到骑士或者雷霆,他愿意放弃交易否决权。在当时,开拓者的利拉德和麦科勒姆向安东尼发出了邀请,但安东尼不太想去波特兰,他更倾向于骑士或者雷霆。尼克斯要求骑士在交易中加入首轮选秀签,遭到骑士拒绝。尼克斯只好选择与雷霆谈判,在双方达成的方案中,雷霆也没有添加首轮签,只是加入了一个2018年的二轮签。

2017年9月25日,尼克斯与雷霆的交易正式完成,安东尼结束了他与尼克斯的七年合作。

再见面,已是沧海桑田

在加盟雷霆后,安东尼曾两次与尼克斯交锋,最近一次是在2017年12月17日。开拓者与尼克斯这一战,是安东尼在时隔两年后再度遭遇老东家,两年时间不算长,却发生了很多事。

尼克斯解雇了与安东尼和波尔津吉斯有矛盾的杰克逊,但他们既没有留下安东尼,也未能留下波尔津吉斯,而是先后将这两位球星交易。在2019年休赛期,尼克斯拥有7400万美元的工资空间,他们积极参与到球星争夺战中,结果却发现,没有球星愿意来,像杜兰特和欧文,都选择了尼克斯的同城对手篮网。

尼克斯的老板多兰还曾犹豫是否给跟腱重伤的杜兰特顶薪,而杜兰特在波尔津吉斯被交易后,就根本不考虑尼克斯了。在谈到球星们纷纷拒绝尼克斯时,杜兰特坦言:“很多球迷觉得尼克斯还有品牌效应,但实际上在球员中,尼克斯的品牌影响力已经不像湖人或者篮网那么强了。我们非常了解篮球这项运动,能够很容易地对一支球队做出判断。我不需要做所谓的深度分析,只要通过看他们的比赛,和他们在场上交手,再看看他们最近几年在争取进步方面的表现,就可以判断出一支球队究竟怎么样。”

就在2019年夏天,安东尼也陷入职业生涯前所未见的困境,在NBA无球可打濒临退役。当时联盟内外对于安东尼有很多不利的说法,不仅仅针对他确实质量不高的防守,还有对他在更衣室负面效应的指责,安东尼被描绘成一名进攻低效防守无效的更衣室毒瘤。“那些说法都是怎么冒出来的?”安东尼回忆起那段日子时说,“那些言论令我非常伤心,我甚至准备放弃了,要离开赛场了。”

直至开拓者开出那份一年无保障合同,NBA大门才再度向安东尼敞开,而此时距离他上一次打NBA的比赛已经过去了一年。安东尼的技术特点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他改变的是心态,接受与现有能力相匹配的战术角色,而开拓者恰好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的正确球队,他们不要求安东尼防守表现如何,只要求他在进攻端能弥补球队锋线火力欠缺的短板。

开拓者主教练斯托茨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安东尼来了直接给首发位置,还在球权上有所倾斜。11月30日开拓者对公牛那场比赛,开拓者开场后4-11落后,安东尼做了大量的折返跑,摸球的机会都很少,斯托茨果断叫了暂停,暂停结束后开拓者第一次进攻就是给安东尼单打,安东尼在那场比赛中16投8中贡献23分11篮板4助攻,帮助球队取得胜利。终场前7分28秒,安东尼在反击中接到麦科勒姆传球三分命中,在场下休息的利拉德带头为安东尼叫好,球迷们更是沸腾,安东尼兴奋地跳起来振臂庆祝,这样的“甜瓜”久违了。

其实,尼克斯在2019年夏天是有机会签下安东尼的,当时安东尼还和尼克斯球员进行了训练,但尼克斯并没有开出合同,这一方面是因为“分手”时闹得很僵,安东尼当时嘲讽尼克斯总经理佩里,称杰克逊是想用他换薯条,而佩里狮子大开口,打算用他换牛排。

另一方面,当时联盟内外对于安东尼的风评很不好,尼克斯自然也受到言论影响,对于安东尼望而却步。实际上,考虑到尼克斯混乱不堪的现状,安东尼即便回到这支球队,恐怕也难以有什么表现,远不及在开拓者有被需要的感觉。

结语: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球队

一位球员与一支球队,最好的合作模式就是在对的时间相互合适,安东尼当年去尼克斯的时候,就是如此,他与尼克斯相互需要相互信任,如今在开拓者也是这样。安东尼经历了纽约的繁华与冰冷,如今体验着波特兰的温暖与热情,他将生涯巅峰留在了尼克斯,尼克斯也给了他亿元合同作为回报,他将生涯的余晖洒向开拓者,NBA生涯得以重回轨道,恩怨释然,海阔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