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第一、世界冠军……这是中国篮球你不知道的另一面

特约记者 邵化谦

2018年3月,当上海市篮球协会副会长张静找到上海女篮青年队主教练许佳敏,希望她能带队参加“我要上奥运”全国三人篮球擂台赛暨2018年亚运会选拔赛时,许佳敏的内心是拒绝的。中国篮球&CBA联赛

其实不止是许佳敏,在当时的很多中国篮球人的心里,三人篮球还是一项相当草根的运动,球员都是玩票性质,上海女篮是专业队,和她们这些草根打起比赛来,有什么意思?

但从中国篮协在那之前的一系列动作、包括这次发布的参赛通知,张静还是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这个不一样,还要从2017年6月,国际篮联宣布三人篮球成为2020年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说起。

揭秘中国三人篮球

无人报名的尴尬开始

在三人篮球项目入奥之前,中国篮协每次遇到三人篮球的国际性赛事,都是从CBA、WCBA各个球队的梯队里找四名球员,一般是青年队球员,临时组队、短期集训后去打比赛。因为对规则熟悉程度不够、默契不高,结果往往不尽人意。

后来,中国篮协也想过改变,譬如向社会公开招募,举办公开赛,从比赛中挑选合适的人选。但尴尬的是向草根招手依旧没人报名,原本篮协想招募46支队伍参赛,结果一共就报了22支。

不过,那时候三人篮球还没进奥运会,成绩不佳也无关大局,等到这一项目2017年进入奥运会,一切开始变得不同。

三人篮球部部长柴文胜

2017年6月,国际奥委会宣布三人篮球项目正式入奥,5 个月之后,酝酿许久的中国篮协对篮管中心的处室机构进行了合并调整,一大变化就是把2013年成立的三人篮球办公室,升级为三人篮球部,柴文胜任部长。

在当时,篮协还不知道三人篮球男女篮国家队能不能进奥运,柴文胜遇到的第一个也是最棘手的问题是:下一次要派谁为国出战?职业球员还是草根球员?

之所以说这棘手,最大原因在于三对三篮球与五对五篮球完全不同。柴文胜是这样给记者解释的,虽然三人篮球比赛时间只有10分钟,但从开始到结束的每一秒,都在高速奔跑、对抗,是在无氧状态下进行的,没有时间休息,因为你要在进攻完成后立刻防守,防守完成后立刻进攻。10分钟,1秒不停歇。

“有机构做过试验,就是将记录心率、运动量这些反映运动强度参数的设备,分别放在三对三和五对五的球员身上。结果显示,三人篮球的强度远超传统的五人篮球。”柴文胜说,所以直接派打惯了五人制的球员去打三人篮球,效果其实并不一定好,首先对抗、节奏就不在一个频率上。”

我要上奥运选拔赛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2018年初,中国篮协决定主办“我要上奥运”全国三人篮球擂台赛,为国家队选拔人才,而且这次的比赛,篮协将通知直接下发到了各省市篮协,鼓励大家参赛。

“这个比赛没有门槛,全部自由组队,除了选手要按年龄分为公开组(18岁以上)和青年组(18岁以下),你是职业球员也好,草根球员也罢,都可以组队来打比赛,最终的冠军队伍,将成为备战东京奥运会的中国三人篮球国家集训队之一。”柴文胜说。

需要指出的是,因为国内男子篮球运动水平相对较高,很多业余篮球运动员水平也不错,所以男队方面中国篮协采取的是自发报名,而女子篮球水平不够平均,所以中国篮协私下里还是向WCBA各个专业队发出了邀请,希望她们能派队出战。

但在当时,中国篮协的热忱还是被很多地方忽略了,但上海篮协发现了机会,并派出了自己的精英球员。

三人篮球逐渐引起重视

创造历史的世界冠军

2018年3月5日,“我要上奥运”全国三人篮球擂台赛暨亚运会国家队选拔赛在东莞举行,在女子公开组比赛中,由李颖韻、马玉芳、梁力文、张芷婷组成的上海女篮在主教练许佳敏的带领下,以6战全胜的战绩获得了女子公开组的冠军,篮协也没有食言,这些队员、包括主教练许佳敏,都入选了国家集训队,备战2018年亚运会三人篮球的比赛。

很多事就是这样,机遇稍纵即逝,看到2018年真的有许多球员通过“我要上奥运”全国三人篮球擂台赛成为了国家集训队员,许多地方篮协后悔不已,也很快做出了行动,现在,这个赛事获得了更多地方篮协的认可,也有更多的专业队员加入进来。

在备战雅加达亚运会的集训期间,为了使人员构成更加合理,丰富技战术打法,集训队进行过不少人员更迭,除了来自上海队的李颖韻、张芷婷,还加入了江苏女篮队员姜佳音、广东女篮球员迪拉娜。

“其实从三人篮球集训队成立以来,队员的选拔和训练经常会遇到困难,因为目前国内打三对三篮球的女选手不多,很多WCBA的队伍都会有夏训,队员没法两头兼顾。”许佳敏说,“但队伍成立至今我们还是得到了很多帮助,队员很辛苦,但她们都没有怨言。”

雅加达亚运会中国三对三男女篮收获冠军

雅加达亚运会上,中国女篮最终以全胜的战绩取得了亚运会冠军,姑娘们第一次惊艳全国。

而在之后,中国三对三女篮的更新换代也继续进行,今年夏天,广东的迪拉娜从球队退出,替换她的是自主进攻能力更强的吴迪,2015年还在天津财经大学就读时,吴迪就入选过中国女篮国家队,还随队出征过2016年里约奥运会。

据许佳敏透露,吴迪的三对三篮球经验也非常丰富,2015年世界大学生三对三篮球联赛中,吴迪就曾率领天津财经大学队夺取冠军,同时荣膺MVP。

“我们这支队伍经过这一年多的变动、磨合,应该说队员之间已经产生了化学反应,三人篮球经常需要出国参加分站赛,我们几个人的团队一起出征,好多事需要自己动手,所以不管在场下、场下大家都能相处融洽,非常愉快。”许佳敏说。

中国篮球历史首个世界冠军

长期的集训、磨合终于锻造出了高水平的队伍。今年6月24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的2019年3×3篮球世界杯决赛中,中国三人篮球国家女队以19比13力克匈牙利,加冕冠军,这是自1895年篮球运动传入中国124年以来,中国篮球获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夺冠之后的那一刻,场上的四名姑娘都哭了,场外指导的许佳敏也流下了眼泪,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大家知道,女子三人篮球的奥运梦想,已经很近了。

2019中国三对三联赛为奥运准备

备战奥运:女队踌躇满志,男队前景不明

之所以说很近,是因为世界杯冠军并不能直接获得奥运会资格。在这里有必要和大家讲解一下三人篮球的奥运会选拔规则,不同于五人制篮球,针对三人篮球的奥运资格,国际篮联采用的是积分累加的规则,简单来说就两点,第一,多办赛,办国际篮联认可的三人篮球赛事,二,多参赛,参加国际篮联认可的三人篮球赛事,并且取得好成绩,才能直接晋级东京奥运会或者获得预选赛资格。

前面我们说的“我要上奥运”全国三人篮球擂台赛,就是篮协办的赛事,也帮中国队获得了不少积分,尤其是男篮项目,中国男子三人篮球队的成绩其实不如女篮,但因为中国办过大量三人篮球赛事,所以拉高了中国男子三人篮球队的积分。

今年11月1日,国际篮联正式宣布了入围2020 年东京奥运会三人篮球比赛的首批球队名单。中国三对三男女篮最终双双晋级。

鉴于中国女子三人篮球队在过去的良好表现,中国篮协已经基本确定了女队的奥运备战策略。

为奥运备战

11月21日,篮协向各WCBA俱乐部发函,声明为为备战东京奥运会,将调派吴迪(新疆)、李颖韻、张芷婷(上海)、姜佳音(江苏)、张先媛(河南)、唐毓(北京)等6名球员,参加国家三人篮球集训备战,这些人也将不再参加2019-20赛季WCBA联赛。

为了补偿这些俱乐部的损失,篮协也做出了不少改变,除了给“5家俱乐部”增加下拨经费,其他球队在对阵这5家俱乐部时,外援政策也予以了不小的调整。

面对篮协的指令,截至目前,各WCBA俱乐部都没有反对的声音,面对出征奥运的重任,诸人都表现出了理解与支持。据悉,三对三女篮的奥运目标是冲击奖牌,如果能够实现,将成为中国篮球历史第二次登上领奖台。

和女队的踌躇满志相比,中国三对三男篮将以何种面目出征奥运会,目前还相当不明朗。

草根队员夺得亚运会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雅加达亚运会上,篮协派出的四名队员都不是职业球员——黄文威是广州体育学院的老师,肖海亮是东莞文体局的职工,曾冰强刚刚从广东工业大学毕业,陈功是湖北省队的队员,在当时还没有打过职业比赛。

但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却在亚运会上连胜强敌,最终在决赛中绝杀韩国队夺冠。

但这样一支队伍却也有不足,譬如身高,肖海亮、陈功的报名身高只有1.80出头,这在对抗激烈的国际三人篮球赛场相当吃亏,所以几乎整个2019年,为了提升队伍实力,中国篮协大都是派出以郑毅、刘恒驿、李浩南和陈培东四人为班底的阵容出战。

四人当中,队长郑毅和刘恒驿是前华侨大学的球员,李浩南是NBL安徽文一的队员,陈培东之前也效力于安徽文一,本赛季回归CBA山东队,都是相对很有实力的球员,但是否以这四人为班底出征奥运会?中国篮协心里也没底。

所以,11月15日,篮协公开发布了《三人篮球国家集训队2020年东京奥运会运动员选拔办法》,号召各省市篮协积极推举人员,尤其是CBA、NBL的职业球员,参加选拔,但正如我们前面所说,虽然这个选拔办法是男、女队同时进行,但女队出现大变化的几率不大,毕竟她们之前成绩优异,男队的变数可就大了。

值得一提的是,FIBA规定,每个国家参加奥运会的四名球员中,有两名队员必须是在本国三对三选手中排名前十,也就是说,还有两个席位是可以给到之前从没打过三人篮球赛的球员的。

这样的情况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目前中国男篮的国手,有没有通过这样的机会“曲线报国”,毕竟中国男篮想通过落选赛杀入东京奥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易建联会以这种形式参加奥运会吗?

对于这种可能性,三人篮球部部长柴文胜是这么说的,“易建联确实是可以通过进入三对三国家队,实现他的东京奥运梦的。我们当然希望能够得到易建联这样的球员来参赛,理论上确实也是可行的,就是现实来说,时间上、转换上实在太困难了。”

大门没有关死,但开启困难重重。对于三对三男篮来说,前行的道路依旧还在摸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