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屠龙勇士?为什么自己会变成龙?

“设使国家无有孤,天下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让县自明本志令》曹操

因为三国演义的影响,曹操历来被看做“奸雄”。奸者,私也、盗也,可以理解为自私,有把他人之物据为己有的倾向;雄者,与雌相对,为强壮者,居首者。奸雄就是自私而能力居首者。

要说雄,那曹操的能力毋庸置疑。即使在以黑曹操出名的《三国演义》中,关于曹操智谋的描写也不计其数,而曹操也凭此圈粉无数。

说到奸,曹操的黑点较多。攻击曹操的人主要有两个论据一是杀吕伯奢全家,并说出“宁我负人,毋人负我”的话;二是曹操独掌汉朝中枢,“挟天子而令诸侯”,“托名汉相,实为汉贼”。今天我就着重分析一下在“挟天子而令诸侯”中曹操所扮演的角色。

这两件事其实可以用一个原因来分析,那就是曹操的志向。

很多人认识有一个误区,因为受“奸雄”两个字的误导,认为曹操从一开始就不怀好意想要当一方诸侯,所以杀吕伯奢是奸雄本色,挟天子而令诸侯也是奸雄本色,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坏人干了两件坏事,就是自然发生的毫不奇怪的现象。

但是很多人忘了曹操评语的前半句:“治世之能臣。”

我们可以梳理一下曹操前半生做过的主要事件。

一、洛阳北部尉,设五色棒整治治安,违禁者不避权贵皆棒杀之,杀了十常侍之一蹇硕的叔叔。《三国志》载:近习宠臣咸疾之,然不能伤。

二、为谋诛宦官的窦武、陈蕃上书,天子不能用。《三国志》载:是后政教日乱,豪猾益炽,多所摧毁;太祖知不可匡正,遂不复献言。

三、城阳景王刘章因诛诸吕有功,因此不断给他建祠堂,导致人民贫困,历届官吏不敢制止,曹操命人全部拆除。

最终的结果是:于是权臣专朝,贵戚横恣。太祖不能违道取容。数数干忤,恐为家祸,遂乞留宿。

看了这些,哪还有半点奸雄的感觉?明白白一个忠臣义士因为忠直敢为被小人攻击,最终看到朝局不可为无可奈何的选择隐退。

在我看来,曹操身上的理想主义色彩非常浓厚,就如《让县自明本志令》中所说:意遂更欲为国家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曹操早年的梦想是做大汉的忠臣,开疆扩土,名扬千古。

曹操早年的志向就像很多人年轻时说我要成为科学家,我要成为宇航员一样,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只是觉得做这件事很光荣。后来大多数人和曹操一样都变了,只不过普通人丢掉梦想是发现自己就是个普通人,而曹操改变是因为大汉已经支离破碎。

但是曹操并没有像大部分人一样放弃的那么快,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的志向无法实现。他先是在朝堂上和权臣战斗,后来又在山野与各路势力战斗,为的就是恢复汉家天下荣光,他是为了汉室,不是为了自己,因为在他的意识里只有汉家天下而没有曹家天下。

但到底是为汉还是为曹,是他早晚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因为汉不是刘家,曹也不是曹家,这是两个集团,是千千万万的人,而曹、刘是两大集团的头部

当他手中的实力已经可以实现匡扶汉室的梦想时,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到底是汉家天下还是曹家天下?如果是汉,那汉就是一个孱弱的皇帝、几个太监、几个皇亲,加上自己和手下的将领谋臣;如果是曹,那曹就是自己和曹家的将领谋臣加上前朝皇帝、几个太监、几个前朝遗老。

现在的天下到底是汉家天下还是曹家天下?自己到底是重整了汉家气象,还是新建了一个曹家天下?

姓汉还是姓曹成了困扰曹操的一个问题,也是他实现梦想的一大绊脚石。如果是汉家天下,那自己不过是假借汉家权柄,终究要物归原主,把汉朝的控制权交给汉家天子。控制权是什么?是对人的控制。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曹操还政于献帝那献帝能不能直接领导曹操的将领和谋臣?如果曹操可以接受这件事发生,那这些人是不是会听献帝的?这个问题不言自明,如果曹操违背了本集团的意志,那完全可以把他换成曹丕或者曹植。那在这种情况下,献帝是否有能力找到与之旗鼓相当的力量将这些人全部镇压?也不可以,因为不论是何进死后、董卓死后还是王允、李傕、郭汜这些人死后,留下的权力真空都是被下一个军事强人给取代,而不是孱弱的汉献帝。如果曹操不把这些人交给献帝,那还政不还政又有什么区别?

一觉醒来,发现汉室已灭!曹操放弃了挣扎。

当曹操开始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曹操的人生才开始真正的黑化,也才有了后来的:“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

至此,曹操的理想主义开始破灭,曾经的屠龙少年在理想幻灭后快速魔幻成恶龙。支撑一个人前进的终究是理想,让一个人堕落的原因多是在筋疲力竭后失去了希望。

曹操终究是失败了,但他不是败给了某个人或者某一件事,他败给了历史的滚滚洪流,败给了冥冥中的不可抗拒!

历史上的理想者只有两种归宿,要么在挣扎中死去,要么在战斗中因体力不支被魔化成恶龙。我佩服、喜爱这些理想主义者,正是他们的不屈抒写了一首首悲歌,而这些悲歌成为指引后来者的明灯,使得人类历史逐渐走出蒙昧,让数千年后的人们可以迎接些许光明。历史的长河中漂浮的是白骨,是鲜血,是不屈的呐喊。而文明也在血腥中渐渐漏出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