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简史之汉 死亡魔咒传说

这个传说,最早是从汉宣帝来的。

公元前49年,早已归顺大汉的呼韩邪单于第二次到长安来朝拜汉宣帝刘询。

呼韩邪走后,汉宣帝就生了重病,强撑了大半年,最终没挺过去。

到了公元前33年,呼韩邪单于第三次朝拜大汉皇帝,然后带走了超级大美女王昭君。

半年之后,汉元帝刘奭也挂了……

个别的汉朝大臣闲得蛋疼,就搞出了一套有模有样的说辞——只要匈奴单于来朝见,咱们的陛下就有性命之忧……

问题是汉元帝之后的汉成帝刘骜跟现任皇帝刘欣还真信了。

汉成帝还好说,死在赵合德怀里,也算是死得其所;但刘欣才刚二十出头,正是大好年华,虽说他差不多一直在生病。

囊知牙斯说要来朝拜,把刘欣惊出一身冷汗,尤其是再仔细一听,囊知牙斯还打算连续朝拜五年……

刘欣快吓疯了,他急忙召集众公卿商议。

当时相信匈奴单于朝拜死亡魔咒的臣子大有人在,他们纷纷劝说刘欣:绝对不能让这王八蛋到长安来,他准没安好心!

刘欣气得直抽抽:“朕知道他没安好心!重点是怎样才能拒绝他来!你们都给朕使劲想,想个好点的借口出来!”

经过公卿们的绞尽脑汁,刘欣正告囊知牙斯:“你们来一趟太不容易了,远隔千山万水的,很烧钱滴!”

囊知牙斯表示:“我们满腔热情如火,钱不是事儿!”

黄门侍郎扬雄听说刘欣不想让匈奴人前来朝拜,顿时急了,他匆忙上书,劝说刘欣:“陛下,从强秦开始,直到孝武皇帝,始终对匈奴强硬用兵,终不能使其臣服,直到孝宣皇帝,息兵止战、以德服人,这才让匈奴归顺。现在陛下为了省钱就拒绝乌珠留若鞮单于前来朝拜,岂不是令汉匈之间生出嫌隙,以后会让国家不安宁的!”

刘欣嘴角直抽搐,暗忖:“国家想要安宁,朕就得死啦!”

但他没法说出口,扬雄所言,句句在理。

最后,刘欣决定了,豁出命去,与囊知牙斯见面!

结果又传来一个消息——囊知牙斯生病,行程取消。

刘欣闻讯大喜,病都好了几分。

你想克死朕啊,朕先熬死你再说!

……

匈奴单于前来朝拜之事暂告一段落,时间也来到了公元前2年,刘欣将年号改为“元寿”,便又开始投入到与董贤一家子颠鸾倒凤的伟大“性福”之中去了。

丞相王嘉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呕心沥血,写下一封奏疏,弹劾董贤:“孔子曰:‘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安用彼相矣!’臣忝居丞相之位,若能一死换取国家安宁,臣也甘心!请陛下审慎地看待董贤,节制自己的欲望,不要被他蒙蔽了双眼!”

刘欣十分不悦,将王嘉的奏疏原样打回,并任命孔光为光禄大夫、给事中,地位仅次于丞相——如果王嘉还有些政治敏感性的话,他应该就能意识到,皇帝开始准备对付他了。

而仗着刘欣的宠爱,董贤在朝中也愈发骄横,在他的操控下,刘欣罢免了老丈人傅晏的官职。

与此同时,皇太太后傅瑶去世,与元帝合葬于渭陵,谥称“孝元傅皇后”。随后,刘欣假托傅瑶遗诏,请太皇太后王政君给王嘉下令,要给董贤增加二千户的食邑。

王嘉拒绝执行这个命令,并再次上书,言辞激烈地弹劾董贤。

刘欣勃然大怒,授意孔光等人弹劾王嘉。

而王嘉,也的的确确有应该被弹劾的把柄——当初东平王刘云因祭祀瓠山大石之事而被迫自杀,负责此案的廷尉梁相因判案不力而被罢免,后来大赦天下,王嘉向刘欣举荐梁相,希望他能重回朝廷。

但是,梁相之所以被罢官,也是王嘉建议的。

这前后矛盾的举动,成了王嘉“对君不忠”的证据。

刘欣下令,将王嘉押入廷尉诏狱受审。丞相府的属官们调配毒药,哭求王嘉自尽以全名节,被王嘉拒绝。他将毒药摔到地上,对下属们说:“我有幸位居三公,如果履职不力,辜负国家,理应伏刑,死于大庭广众之下!我又不是小儿女,为何要服毒而死!”

刘欣听说王嘉如此强硬,更为愤怒,命令廷尉严加审讯。王嘉饱受酷刑,在狱中痛骂董贤乃奸佞小人,绝食吐血而死。

王嘉死后,刘欣问廷尉:“他临死前除了骂董贤外,还说什么了?”

廷尉回答:“他说孔光、何武等人是贤者,应该重用。”

刘欣沉默了,因为王嘉获罪,正是他授意孔光等人弹劾所致。

秋七月,刘欣任命孔光为丞相,恢复其博山侯爵位;任命何武为御史大夫;一个月后,又任命何武为前将军。

王嘉用他的鲜血,稍微地唤醒了刘欣的一点良知。

然而可惜的是,这点良知仅仅持续了小半年。

公元前2年十一月,大司马、车骑将军韦赏病故,一个月后,刘欣宣布了新的大司马人选——侍中、驸马都尉董贤,就任大司马、卫将军,成为权倾朝野的头号大臣!

而就在这个时候,乌珠留若鞮单于囊知牙斯的病,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