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赢了一把,说不玩就不玩?

刘备是《三国演义》中大受吹捧的正角,但本号历史文章“看《三国演义》男一号刘备怎样蹭流量”梳理事实,勾出了他处心积虑压榨师兄公孙瓒的小心机。

公孙瓒是书里的窝囊废,跟人叫板从没打赢过,出场全都为了衬托刘备、赵云、袁绍等大牌。罗贯中懒得在小角色身上浪费笔墨,因此我们看不清他的面容、性格、遭遇。

小角色其实有过大作为,想当年,也曾气宇轩昂,也曾慷慨悲歌,也曾行侠仗义。当他千里驰骋,横行塞外的时候,堪称北地一雄,霸气无双。

都说现在是看脸的社会,不看脸的社会什么时候在地球上存在过?这方面公孙瓒优势明显。

《三国志》形容他“有姿仪,大音声。”长得帅气,声音洪亮,阳光猛男。

《后汉书》介绍他“美姿貌,大音声,言事辩慧。”还有一项能说会道、辩才无碍的特长。

这个帅小伙家世也不差,来自官宦门第。可惜由于母亲身份低微,没得到家族的重视,只在官府中做个普通办事员。

官府一把手是侯太守,一郡的长官,见过无数能人,但还是注意到这个外表出众、口才便给的年轻人,经过仔细观察,确认并非绣花枕头,于是宣布把女儿嫁给他。

太守的薪水是禄米两千石,属于高官序列,把掌上明珠许给一个底层小吏,足以骇人听闻,可见公孙瓒的英雄气质已经掩盖不住。

侯太守有心栽培女婿,又把他送去名臣卢植门下读书。(在那里邂逅了讨债鬼刘备。)

公孙瓒学成毕业后,回去仍然做吏员。郡守府的主人此时已经换成刘太守,估计新上司对他也很器重,因为不久刘太守犯了事,被打入囚车捉回京城洛阳,公孙瓒出人意料地换上仆人衣服,亲自驾车,一路照顾送到洛阳。

刘太守的官司判决下来,流放日南郡,就是现在的越南境内(当时为中原王朝的一部分)。

哪怕埋骨天涯海角,也不能让义举半途而废,公孙瓒决意继续护送刘太守。既然山高路远,吉凶未卜,先来个告别仪式。

他登上洛阳城外的北邙山,摆下米肉祭奠先祖。在猎猎朔风中,来自燕代之地的壮士高举酒杯,向天大声祝告:

“昔为人子,今为人臣,当诣日南。日南瘴气,或恐不还,与先人辞于此。”

我以前在家为子孙,现在已是人家的下级,应当义赴日南。日南瘴气重,恐怕一去不还,先在这里向列祖列宗道别,原谅我以后不能上坟奠洒啦。

公孙瓒辞色慷慨,如歌如泣,周围的人无不叹息唏嘘。

接下来的事,忽然峰回路转,刘太守一行在前往日南的路上,接到了赦免令,公孙瓒因此得以回到家乡。

这个忠诚小吏的云天高义已经众口交传,不久被提拔正式出仕,事业就此起步。

东汉末年朝纲不振,国力虚弱,周边异族虎视眈眈,经常骚扰掳掠。公孙瓒在辽东任职,与胡人接壤,不免征战频繁,虽然长了一副帅哥的模样,打起仗来毫不含糊。

有一次公孙瓒带了几十人出塞,猝然遇见几百个胡人骑兵。他对从人说:“今天我们不冲上去搏一把,一个都活不了。”说着舞动长矛冲进敌骑中。经过一番厮杀,胡人被杀死数十人,狼狈退走,公孙瓒他们也折损过半,但终于平安返回。

公孙瓒的军队还曾被胡人围困二百多天,粮食吃光后杀马,马吃光后煮牛皮盾充饥,熬到敌人断粮才脱险,可谓九死一生。

多年来,眼看身边的弟兄一个个倒下,公孙瓒与胡人仇深似海。每次收到入侵警报,他都是怒不可遏,上马就打冲锋,追逐敌人甚至夜以继日。

当时他有数十个心腹弟兄,都骑着白马,打仗时在他身后分成左右两翼,号称“白马义从”。那个声势,跟《天龙八部》中萧峰的燕云十八骑差不多。

胡人又恨又怕,都躲得远远的。又不甘心,把他的画像挂起来,威风凛凛地纵马射箭,射中了就一起大喊“万岁”。

精神胜利法的起源总算被我找到了。

公孙瓒的队伍越打越壮大,风头直逼上司刘虞。刘虞主张与胡人牵手做朋友,上下级本就不是一条心,再加上都想在乱世中独霸北方,最后闹到兵刃相见。

刘虞顾虑多,这不行那不妥,打仗还要斯斯文文。公孙瓒摸爬滚打多年,豁得出去,狠得下心,不计代价地杀人放火,以少胜多,吞并了上司的地盘。

从一无所有的小吏开始奋斗,一路凌厉无前,他终于登上了成功的巅峰。

然后命运的曲线急剧掉头向下。

北方的老字号刘虞倒了,从朝廷空降过来的袁绍逐渐崛起,拼命扩展地盘。

要是搁在从前,撸起袖子跟姓袁的干呗,不死不休。可那个白马啸西风的壮士已经蜕变成大官僚,现在的公孙瓒家大业大,不想拼了。

双方交战几次,公孙瓒处于下风,便心生惧意,收拾人马撤回大本营,采取了一个贻笑大方的举措。

他挖了十多条壕沟,重重包围,保护老窝。老窝内部堆起许多五六丈的高丘,高丘上再筑楼,居高临下,自以为易守难攻,牢不可破。

公孙瓒自己当然占据了最高的楼,下面有大铁门,整天紧闭。男子七岁以上不得进门,所以僚属都近不了身,事情上传下达主要靠公文往来,有专职的姬妾从楼上放绳子下来接收文件。公孙将军要即兴发布命令怎么办?还有专职的大嗓门女人,负责在他身边大声喊出去。

通讯基本靠吼,真的不是传说。

不难想象,底下有点本事的人开始离心离德。

他还蛮自信,牛哄哄地发表演说:“当年驱逐胡虏,扫平黄巾,本以为大旗一指,天下可定。如今看来,兵连祸结,非我所能平定。不如就此罢兵,藏谷三百万斛,坐观成败。兵法云‘百楼不攻’,等我安居楼内,吃尽这些粮食,到时候天下事已经明朗了。”

史书总是文绉绉的,撇开门面话,其实就是:“俺不争了,躲在楼上守着一点家财,求放过。”

你赢了一把,说不玩就不玩?袁绍笑了。乱世里赢家通吃,作为一个军阀,这点觉悟都没有。事实证明,躲起来当个地主老财安度天年,不过是自废武功的蠢招。在敌人的持续围困进攻下,再强的防守也无法永远支撑下去。

当袁军挖了一条地道突破防线后,公孙瓒知道大势已去,杀尽姐妹妻妾,点起一把火自焚。几个袁兵正好冲进来,抢上去乱刀齐下,斩首报功。

北方的这片格斗场上,刘虞被公孙瓒淘汰,公孙瓒被袁绍淘汰,袁绍还将被曹操淘汰,最后司马家族踩着曹氏上台。要么我消灭你,要么被你消灭,不进取,就是一败涂地。

相关文章:

看《三国演义》男一号刘备怎样蹭流量

淘汰赛太残酷,抓不住机会的先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