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乡抗日民众训练点滴

宁乡抗日民众训练点滴

作者|刘德连

2014年2月27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经表决通过了两个决定,分别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将12月13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1937年7月,日帝国主义发动卢沟桥事变,继而向我内地全面侵入。日机常窜至我后方骚扰,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似此湖南恐亦难保。其时张治中任湖南省政府主席,见局势日紧,又知八路军在敌后发动抗日游击战争,因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日益取得胜利。于是也想发动组训湖南人民起来抗战,保卫家乡,就毅然成立湖南省抗日民众训练指导处,邀请各界人士包括一部分大中学校校长如熊梦飞……以及原任军训教官等共同进行,张任主任委员。

其时前线各大学湘籍学生多退回长沙,湖南各大中学校为了筹划迁移边远地区也提前放假,1938年上期均未开学。乃组织各地大中学校学生集中长沙学习一段时间,主要由张治中作抗日形势报告,勉励各抗日民众训练员吃大苦、耐大劳,鼓足干劲,大胆工作,如发现各地基层干部有不法行为,可直接向张治中写信汇报。其他省处工作人员分别授以初步军事训练要领及防空、防毒、救护等知识。

约半月后将各集中训练人员基本按县籍分发到各县担任抗日民众训练员。各县乃组织县抗日民众训练指导处,各县县长分别兼任县民众训练总队长。

宁乡县民众训练指导处由曾任中学教员的黄鼎春、周忠普、刘铭编及原社队军训教官一人组成。1938年1月由省受民众训练学习后回宁乡原籍的约四十余人分发到各区、乡负责直接训练民众事宜。原在大学肄业已受民训学习的学生分到各区任副区长兼副大队长、区民训指导员、区民训指导员,原区长兼大队长;原在中学肄业已受民训学习的学生分到各乡任副乡长、兼副中队长、乡训练员,原各乡长兼中队长。

宁乡抗日民众训练队共有12个女队员,分成三个民训小组,每小组四人,均不下到各乡,只分配在县城、道林、黄材(包括横市)三个集市任组训妇女的工作。分配到黄材、横市的女训练员是谢淑颐(组长)、杭次青、杨章训、任亦夫。分配到城厢镇的组长是余定国,分配到道林的组长是许道辉,女训练员名字记不起了,分配到四防区任区民训指导员的是刘德连,分配到四防区任乡民训员的有邓章藻、刘振华、刘尧明、王开凤等数人;分配到五防区任区民训指导员的是王奠球,分配到五防区任乡民训员的有谢植材、何士能等数人。其他各区、乡抗日民众训练员均忘其名。

女训练队训练民众的时间定在每晚两个小时,训练科目是识字、唱抗日歌曲、防空、防毒、救护知识等。教材是由省民训指导处统一印发的活页绘图说明卡。男训练队训练民众的时间定在每早晨军训二小时,每晚训练时间、科目、教材与女训练队同。训练伊始,民众均不愿参加,到者寥寥无几。

后来全体训练员到各家各户与农民群众谈心,说明抗日的意义、组训民众的做法和必要性、紧迫性,并逐渐为民众减除一些切身的受各种剥削压迫之苦,如各级差遣人员常到各户抓壮丁、催取派款、勒索旅费……等等,发现虐待侮辱乡民的事情,民训员就为乡民鸣不平,挺身而出,干涉制止,差遣人员如不服制止,民训员即扬言要写报告直达省主席,这是省主席对我们当面嘱咐的。

那些差遣人员不知道这些民训工作人员的底细,也就狼狈而走。因此群众对民训人员日益亲近信服,他们就热心积极参加受训了;且常主动找训练员谈心诉苦,遇家中及与邻里发生什么纠葛,也投诉民训员,民训员就成了群众排难解纷分恩人。农民过年过节,请民训员到他们家里作客。乡里谁是小偷,谁是赌徒,谁是不法干部,也常向民训员密报,民训员掌握了确切材料,就分别向不法之徒或提警告,或向省方写信直接反映情况,省方也很重视民训工作人员所反映的情况,即抽查处理。因此四、五区区、乡长后来对民训员怀恨在心,与民训员发生矛盾,不采取合作态度。是年六、七月间,农民忙于收割,因此全县抗日民众训练第一期宣布结束,各抗日民众训练工作人员也就分别回原校去了。

宁乡抗日民众训练第一期时间虽然不长(约半年),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主要的是提高了民众抗日思想认识,发挥了团结友爱精神,扫除了受训人员中的文盲,学到了一些初步军事、防空、防毒、救护……等知识。经过训练,各乡偷窃、赌博之风渐息,族姓间械斗之事未见发生了。

是年约五月间省抗日民众训练指导处熊梦飞来县视察民训工作,由县到横市,夜宿横市,当晚及翌日早晨,我陪他到附近各乡看看民训实际情况后说,宁乡民训是有成绩的,对民训人员能吃苦耐劳,勇于负责,大加赞许。如能继续坚持一个时期,乡村面貌是可大为改观的。但这次民训最大的缺点,是结束民训时未能组织农民中的积极分子作为骨干,继续领导民众作好抵抗日寇,坚决保卫家乡的各项准备,以致后来日寇侵入宁乡,民众未能发挥保卫家乡应有的作用,是一大遗憾。

(选自《宁乡文史》第三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