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轰炸幸存者口述:家里被炸得连筷子都没有了

今天是第六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1937年12月13日,日军侵入南京,对南京及附近地区大量平民、战俘实施长达40多天泯灭人性的大屠杀。

两个月后,距离南京千里之外的川渝之地,受到了来自日军的猛烈轰炸。原本富饶的“紫色盆地”化作人间地狱,死伤无数,哀鸿遍野。

1938年2月,侵华日军开始对重庆进行轰炸。

1938年2月起至1944年12月,日本对重庆和四川进行了长达6年10个月的战略轰炸,史称“重庆大轰炸”。其中“五三”大轰炸、“五四”大轰炸、“八一九”大轰炸、“六五”隧道惨案以其死伤之众多,事件之惨痛,让人无法忘怀。

《重庆大轰炸幸存者访谈录》作者李晓方通过多年深入田野调查,认为重庆大轰炸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受轰炸次数最多、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损失最惨重的大轰炸之一。

重庆市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园被炸为灰烬。

据不完全统计,日军仅对重庆就实施了218次战略轰炸,出动飞机9513架次、空袭重庆及周边两百余次。重庆市区90%的房屋遭到毁坏,50万至60万的重庆市民失去了家园和财产。

据此前发表的史料统计,重庆伤亡人数4万余人。各方统计数据虽有少许出入,但日军轰炸对川渝人民造成的伤害之大,不容否认。

几十年过去了,人们依旧在承受着这场浩劫带来的痛苦。

-“五三”大轰炸-

日机轰炸过后,重庆市消防队员在灭火。

当地士兵组成的收尸队只能草草掩埋尸体。

受害者王西福:父母被几十吨的木料砸死

王西福,1935年生于上海,现住重庆市渝北区。

部分自述:

1939年5月3日,我的母亲当时还怀着身孕。当时父母正在店里打理生意,突然听到防空警报骤响,知道日本飞机来轰炸了,带着我赶紧往嘉陵江边的木材场躲避。

谁料,一颗炸弹就在我们躲避的木材堆不远处爆炸,把地炸了一个比房屋还大的坑,堆放的木材瞬间被炸塌,十几吨重的木料砸了下来,我的父母亲当场被砸死。

我因为人小,身体被卡在坍塌的木料中间,只有腿部和右前额受了伤。我看着遍地着火的碎木和父母亲的尸体,鼻子里充斥着硝烟的味道,身体上感受着伤口的疼痛,于是嚎啕大哭起来,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邻居循着哭声找到我,把我救了出来。由于无钱医治,我只好任由伤口自愈,现在我的右前额仍留有明显的伤疤。

幼时的王西福与父母的合影。

- “五四”大轰炸 -

日机轰炸过后,残破凄凉的景象。

日机轰炸过后,人们走出防空洞。

受害者彭觉玉:无家可归,露宿街头

彭觉玉,生于1930年6月17日,现住在重庆市渝中区五一路。

部分自述:

1939年5月4日,日机飞临重庆上空,开始疯狂投掷炸弹和燃烧弹。我母亲听到外面有人喊“日本飞机来了”,顾不上拿家里的东西就准备冲出家门躲避轰炸。就在这时,我家被炸弹击中,房屋顷刻间被炸毁,母亲就这样被炸死了,年仅30岁。我当时在“霞宇楼”餐厅做主厨的继父彭俊清,也在这场轰炸中去世。

5月4日晚上,我无家可归,露宿街头。再后来,我搬到黄桷垭,租了三间农村土房,一天到晚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长时间的大轰炸使我从小失学,到现在还是个文盲。因为没有文化,我一生只能干苦力,到处做零工,以微薄的收入来维持家庭日常生活。

彭觉玉摔断了腿,行动不便。

- “八一九”大轰炸 -

日机轰炸过后的重庆街头惨像。

日机轰炸过后的重庆街头。

受害者周继秀:家里被炸得连筷子都没有了

周继秀,1933年8月6日出生于重庆市陈家桥黄角树村,现住重庆渝中区。

部分自述:

1940年,我只有7岁。8月19日那天,防空警报拉响了,我们全家赶忙躲到较场口的防空洞里。这一次防空警报竟然7天7夜都没有解除,我在防空洞中忐忑不安,吃不好也睡不好。我听着外面日机盘旋和投弹的响声,呼吸着防空洞中潮湿的空气,对母亲说:“妈妈,我要回家!”母亲只能轻轻滴抚摸我的头安慰我。

警报解除后,我们回到原来的家时,眼前的情景让我们难以置信:家里的住房和店面全被烧成废墟,所有财产化为乌有,连一双吃饭的筷子都没留下,这是要把我们逼上绝路呀!

大轰炸虽然没有给我们家带来人员伤亡,但是对我们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精神伤害。父亲因为失去了自己的房产和生意而郁郁寡欢,终日沉默寡言。我因为大轰炸失去了接受教育的权利,成了一辈子的文盲。

描述轰炸场景的周继秀。

- “六五”隧道惨案 -

1941年6月5日晚,日军再一次空袭重庆,较场口防空隧道里挤进了一万余人。由于拥挤和缺氧,造成大量进入隧道躲避空袭的重庆市民死亡。

受害者朱光明:很可能是隧道中唯一幸存的婴儿

朱光明,生于1940年2月24日,祖籍湖北武汉,现住重庆市渝中区。

部分自述:

1941年6月5日,日机来袭。那时我才三四个月大。后来听父亲讲,当时他和母亲、舅舅商量要分开躲,要是有个万一,一家人也不会全部死掉。活着的人还能把遇难人尸骨带回老家。

那天,父亲和四舅先离开了家,躲到了离家较远的燕喜洞里;母亲则背着我、抱着姐姐,在最后一次空袭警报响起前,躲到了离家一百多米远的十八梯防空洞里。进洞后不久防空警报就响起,大门也随之被锁上了。外面有警察值守,不准任何人出去。那个防空洞有一两千米深,洞内条件很差,又潮湿,空气又稀薄,而且人满为患,密密麻麻的。

由于洞里的空气不流通,一两个小时之后就开始有人不舒服了,感觉胸闷气喘;五六个小时后大家就感到呼吸困难、没有力气站起来。

据父亲后来回忆说,母亲本来是把我背在身后的,但后来应该是怕我被挤到,就把我抱在胸前,但也没了力气,于是把我放到姐姐旁边,慢慢失去了意识,但她的手还是死死支撑着墙壁,保护身下的我和姐姐。

洞口的人都在拼命地喊开门,但是没得到命令,门口的警察也不敢开。这时大家就乱成一团,渐渐地,洞里面的动静小了下来了,很多人昏死了过去,也有人直接闷死了。很多人的衣服都烂了,甚至一丝不挂,身上血迹斑斑的,脸上表情痛苦。大约过了七八个小时,防空警报解除,洞门终于打开了。

宪兵防护团的人来了,他们把还有一口气的人放在一边,有人认领的人让领走,没有人认领的就直接送红十字会,那些已经没气了的人则直接扔到卡车上运到唐永沱埋了。

据当时住我们隔壁的何老板娘回忆说,当时有个防护团员把我的手拉起来看了一下就准备往车上扔时,她刚好认出我当时脚上穿的那双鞋子是她送给我的鞋子,便把我抱了过去,伸手一探发现还有气,就这样把我给救了下来。

那次十八梯防空洞死了好几千人,光装尸体的车就有十几辆。他们都说我这样的一个小孩能活着真是一个奇迹。我可能是当时唯一活着的婴儿吧!

年轻时的朱光明与妻子的结婚照。

今日,防空警报再次被拉响,但日益强盛的国家不允许敌机再来。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只有珍爱和平、反对战争,才能告慰在战争中逝去的人们,人类社会才能安定、幸福。

被四川军民击落并缴获的日机残骸。

重庆一建筑墙上的“愈炸愈强”标语。

-The End-

图文资料授权:《重庆大轰炸幸存者访谈录》作者李晓方

编辑:陈婉婷

本文为拍者(微信ID:ipaizhe)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