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可拍,什么都可以拍

乌克兰摄影师塔拉斯·比奇科在他家的两个房间里,为自己的家人用心的拍摄,这是一种“时间日记”,比奇科说,他的公寓,空间有限,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这是一个挑战,要在狭小的空间拍出精彩的照片。

孩子们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作为爸爸,比奇科觉得有必要用相机记录下孩子们的每个瞬间,时间留不住,但照片可以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