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拍青年人的方式,来解答自己的困惑

2009年,罗洋凭借作品《Girls》入围三影堂摄影奖。

2019年,罗洋凭借作品《Youth》斩获集美·阿尔勒女性摄影师奖。

摄影师罗洋

10年,罗洋一直活跃在影像创作一线:拍摄完成长达10年的个人作品《Girls》,在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个人展览,参与知名时尚杂志大片的拍摄,开展新作品《Youth》的创作……作为艺术家出道的她,没有停留在创作的舒适圈,不断用影像尝试创造更多可能性。

青 春,未完待续

如果从时间线上看,罗洋的作品是一部讲述中国个性青年的“青春”连续故事:《Girls》是80后的青春,新作《Youth》则是90后和00后的青春。作品主角来自不同年代,她(他)们却扎根于当代,保持与社会主流思潮的距离,甚至更多是与其背道而驰,可是这些个性青年身上流露着整个时代的影子。

《Girls》中的代表人物王嫣芸,如今罗洋依旧每年为她拍摄照片

蝴蝶公主,罗洋新作《Youth》的代表人物之一

揭开照片中人物表面上的共通性,探究艺术家创作的初衷,这些作品也是罗洋在用影像寻找困惑自己的问题的解答。

“拍《Girls》时我深入其中,我在解答我自己的困惑和问题,但是《Youth》是我已经过了自己青春期的阶段,我有一些新的困惑,我可以一种旁观者的身份看年轻人的问题,也可以很清楚看到原来自己是什么样子。”

来自罗洋作品《Girls》

艺术家的创作源于本心,罗洋也是如此。那时正处于青春时期的她,带着自己的情绪和问题创作完成了《Girls》系列,现在的她逐渐走出青春的困惑,始终保持对“青春”的好奇和热情,于是以一种更加客观的角度去了解、拍摄年轻的一代。她并非像西方媒体中所说,用影像讨论人权、政治、社会、女性地位这些问题,“我只关心人,我身边接触到,了解到的人的生活,去接触他们的生活。

来自罗洋作品《Girls》

来自罗洋作品《Youth》

2019年,她抽出一整年的时间,集中拍摄了部分90后和00后的年轻人,这些人有的是朋友介绍,有的则是通过网络相识,她们大多跟罗洋的生活有一定距离,但是这种距离恰巧也让罗洋能以一个更冷静客观的角度,看到时代赋予年轻人身上的异同:“女孩其实变化不是非常大,她们更加喜欢表现自己,看起来从外表上更加花哨,更加有趣,更加时髦,但是内心有很多东西还是不变的,内心情感的东西,比如说爱情、亲情、情感共同性是没有变的。

来自罗洋作品《Youth》

开放的社会、发达的网络,包容的父母,让新一代年轻人成长环境更加自由,自身更加独立。不仅女孩们更善于表达自我,男孩们也脱离固有性别的束缚,他们的外在变化更加明显,更吸引罗洋的注意:“这个社会的开放,给身份的定义越来越宽泛,所以我看到很多有趣的男孩,他们也可以很自我,比如说有一些喜欢打扮,他也可以穿的很美、中性,他们越来越有趣。

来自罗洋作品《Youth》

来自罗洋作品《Youth》

新一代的年轻人也让罗洋的创作离开单一性别的限制,转移到更广阔的空间,并让中国年轻一代的视觉资料愈加丰富和完整。因此在《Youth》中,观者能看到很多男孩儿的形象,正如策展人黎静和零零所说:“她一直致力于‘记录’她每天遇到的年轻一代,她坚持保存和保管这一摄影脉迹的历史责任。

罗洋获得2019集美·阿尔勒女性摄影师奖

大胆跨界时尚

在拥有出色的个人作品的基础上,罗洋并没有止步于艺术圈,而是不断拓展自己作为创作者的适用范围。身为艺术家的她成为最常跨界时尚的艺术摄影师,从2017年起,她开始参与时尚大片的拍摄,并与众多顶级艺人合作。

2017年《大都市》8月刊

2017年《大都市》8月刊,罗洋用其特色鲜明的摄影方式拍摄了艺人春夏,借此在时尚摄影圈横空出世。这次的创作中,有欣赏其艺术风格的杂志艺术总监、积极参与拍摄创作的艺人、通力合作的团队,罗洋获得充分的拍摄自由,成片得到各界人士好评。

罗洋拍摄的春夏 ,刊登于2017年《大都市》8月刊

罗洋拍摄的文琪,刊登于《费加罗》2019年6月刊

可是国内时尚产业毕竟发展的并不完善,从业者的素质参差不齐,还有很多人并不接受罗洋这种先锋性的创作风格,因而选择继续打“安全牌”。在与国内众多团队合作后,罗洋逐渐明白:“一个摄影师并不能主导一个片子,有时候团队要配合,那可能就会受这些环境的影响。

用艺术的视角改变时尚商业创作,这没有错,但是毕竟时尚摄影归属于商业摄影,更重要的是商业价值的彰显。摄影师的创意和个性更多时候要屈从于市场,因此在罗洋随后的时尚摄影中,我们会看到一些与最初相比,愈加柔和也更符合时尚摄影“规范”的作品。

罗洋为《费加罗周刊》拍摄的蒋雯丽、陶虹、吴君如

时尚大片的拍摄也让罗洋掌握了高效的拍摄方式,提升了拍摄技能,例如在恶劣的环境下依旧能保持高水平的发挥。可凡事总有利弊,接受过日益增多的商业邀约后,罗洋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作为艺术摄影师要秉承的原则:保持自己的风格

“我希望去打破一些时尚领域的常规,但是我发现当你真的深入进去之后,你会很容易被这个领域去影响和吞灭。

罗洋为《VOGUE me》拍摄的钟楚曦

“当艺术家很坚定争取一些东西的时候,他们可能也会受你的影响,若不争取的话,很容易受别人改变。”

罗洋拍摄的易烊千玺,刊登于《红秀GRAZIA》十周年刊

用影像行走江湖,从艺术圈到时尚圈,罗洋懂得遵守时尚摄影行业规则,也明白最打动自己的内心的,终究是艺术创作。在清楚自己本心的感受后,她不断拍摄个人作品,持续输出有力量的影像:“今天我尝试做个人创作和展览,少去接触商业,其实就是要去找到一种平衡。”

来自罗洋作品《Youth》

罗洋在2019集美·阿尔勒展览现场为观众导览作品《Youth》

对于未来,罗洋也有明确的发展方向,从小喜欢电影的她,一直希望拍一部自己的电影:“可能最终我会做电影,我接触这么多的人,接触这么多的故事,都很感动,但是图片其实还是很有限的,电影可能更好的一种去表现一个人的方式。”

在聊到电影时,罗洋更是头头是道,列举了自己喜欢的导演,如阿尔莫多瓦,金基德、安泽罗普洛,还有分享了近期欣赏过的电影《此房是我造》、《幸福的拉扎罗》、《罗塞塔》等,她对电影的热爱显露无疑,更让采访者对罗洋未来要拍摄的电影充满期待。

罗洋作品《Youth》目前在2019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展出

在与罗洋的交谈中,她的亲切、诚恳、冷静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或许就是这么“真”的人,才会拍出如此坦诚的作品吧。

_

图文来源 | 罗洋及互联网

文字编辑 | 木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