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军四次绕过山海关入关劫掠,为何抢完就跑?

明朝末年,大明朝廷遭遇天灾人祸,内外交困,满清趁势崛起。对大清基业做出重大贡献的除了创始人努尔哈赤外,皇太极功不可没。在皇太极时期,后金还没有正式入主中原,却屡次绕过山海关,突破长城防线攻入京畿腹地,大肆在京师附近、河北、山东等地攻城略地、劫掠一番又返回辽东。清军为何不占领攻下的城池,而是抢完又跑了呢?

从1629年开始到1642年,这之间13年时间,清军四次入关劫掠,攻克88城,掠走数以万计的金银财宝、绫罗绸缎、各种物资,掳走几十万人口,为后金(清)后来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第一次入关劫掠

1629年9月,皇太极率大军沿西辽河而上,从西喇木伦河及老哈河流域转入滦河南下,突破长城龙井关(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龙井关村)、大安口(河北省唐山市遵化市西下营乡大安口村)、洪山口(河北省唐山遵化市城东北约二十五公里)等关口,攻克遵化、三河、顺义、通州,兵临京师城下。这次突袭只用了一个月左右时间,即攻入北京城下,大大出乎明廷意料,没想到后金会突然绕道走那么难走的山路作为攻击路线,而且进攻还如此迅速。明朝重新起用孙承宗坐镇指挥勤王之师,大同总兵满桂、宣化府总兵侯世禄,蓟辽督师袁崇焕等率部勤王。

皇太极排兵布阵,攻击京城德胜门、广渠门,在勤王之师袁崇焕、满桂等人抵抗下,未克,暂时撤退。其后,皇太极用反间计,除去了劲敌袁崇焕,袁督师手下将领祖大寿一气之下率部返回山海关。经过数月激战,明朝损失颇大,总兵满桂、孙祖寿等一批将官阵亡,尤其是袁崇焕的死不但后金少了一大劲敌,而且让明朝将士寒心。第二年三月,皇太极撤军,从冷口(河北省迁安县东北32公里)出关返回辽东。其实这次入寇,皇太极在关内也留了五千兵驻守攻下的几座城池:遵化、永平、滦州、迁安,以图为下次再入关留下通道。不过后来又被祖大寿率军夺回。

第二次入关劫掠

六年后,即1636年,皇太极又派阿济格、阿巴泰带兵入关劫掠了。这次没有走第一次的路线,而是转道京师西北的延庆,从居庸关(北京昌平区县城以北20公里)入关。因为有上次教训,明军加强防御,此次清军进犯就不如第一次那么顺利了,不过也取得了很不错的战果。清军三个月时间内陆续攻克昌平、顺义等十二座城池,掳走人畜十八万多。

第三次入关劫掠

两年后,1638年9月,皇太极派多尔衮、豪格、阿巴泰、杜度等人率大军大举进攻关内。此次兵分两路,左路从青山关(河北唐山迁西县北部,距县城40公里)关口以西破坏城墙进入,右路从古北口(北京密云区东北部古北口镇)、黑峪关(北京密云区新城子镇花园村境内)、墙子岭(北京密云区县城东80里)、将军石(北京平谷区县城关镇东北)分四路进入。左右两路清军在通州会合,然后一分为八,四处攻击。西至与山西交界,南至山东济南,方圆千里内俱遭清军蹂躏。此次清军入侵,给明朝带来巨大灾难。卢象升率军两万勤王,全军覆没。京畿附近以及山东等地七十城沦陷,总督及守备以上官员被杀的有一百多人。被罢官归家的孙承宗在高阳(河北保定高阳县)老家赋闲,被攻至此处的清军杀死。清军掳走近五十万人口以及四千多两黄金和近百万两白银。

第四次入关劫掠

两年后,1642年清军又来了。皇太极再次派阿巴泰、图尔格等统兵叩关。这次也是兵分两路,左路军从界岭口(河北秦皇岛市抚宁县城北37公里处)毁边墙而入,右路军自黄崖口(北京密云东北大黄崖口)攻破长城入关,攻克蓟州城。清军一路南下,如无人之境,攻克曹、濮,山东等诸州县,滋阳王、安丘郡王、阳信郡王以及乐陵郡王等数位藩王被俘,鲁王自杀。清军所向披靡,但是仍然没有留在关内,而是劫掠一番从怀柔出关,返回辽东。

清军这四次攻入关内,除了前两次明军抵抗比较激烈外,后来的抵抗都很弱。入主中原可一直是后金的梦想,清军为何不留在关内守住已攻下的城池呢?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辽西走廊的明军防线未能突破,尤其是南端的山海关未能攻下,这对清军来说始终是个隐患,后路有被切断的可能,万一被关门打狗,或者连辽东的老巢也给端了就得不偿失了。

二、在明朝廷看来,清军劫掠一番而去和留下据守城池是完全性质不同的两种行为。劫掠一番虽然会让明廷恐慌,但不会有致命威胁。若留下据守城池,意义就不一样了,这就关乎江山社稷,难保明军不会先攘外后安内,暂时搁置对内部起义军的征剿,而全力反击后金。虽然明朝此时比较羸弱,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清军虽然在华北平原横行无忌,但若真要驻守城池的话,未必能守住。毕竟擅长野战的清军和玩了几千年城池攻防战的中原步兵相比,还是差一截的。

三、皇太极也知道以此时后金的综合实力,想要吃下明朝暂时是做不到的,只能静待时机,所以采取了比较明智的策略,旨在通过这种方式来加速消耗明朝实力。皇太极是这么说的“取燕京如伐大树,须先从两旁砍之,则大树自仆”,从中可以看出其战略思路。

因此,就不难理解为何清军虽然屡次入关所向披靡,仍然只是打完、抢完就跑。其目的就是一点点地消耗明朝的物力、财力以及军事力量,为最终入主中原打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