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邦║花应识故人:诗人杨宗义佳句撷英

杨宗义先生佳句撷英

作 者:萧 邦

宗义兄何许人也?三观邪正,三围尺寸,吾概不知,惜乎神交日久,迄今仍未得一面之缘。

吾所知者,宗义诗也。

然吾知诗乎?懂诗乎?而竟能寻摘而短长乎?非也,子曰“不学诗,无以言”,吾性驽钝,向不谙韵律,尝幸偶遇宗义之五言与七绝,清澈如鹤唳,浑厚若僧钟,叹为大唐穿越之人,遂生攀谈仰慕之心,于其诗之美,吾知其然而未知其所以然,故吾作此文非效仿大家品鉴,乃因美物不敢私藏独享,诚向天下同好者广而告之也。

初,如是我闻,“……柳下丝游风摆荡,苔边石滑水消磨”。此句之妙,妙在通感,夏日吟之而暑消心静,冬日吟之而五内俱凉。然乎?

再,如是我闻,“归来无别事,薄俸养劳身……”。此句之工,工在简约,一“薄”一“劳”,道尽工薪阶级升斗小民之感伤。不亦然乎?

宁乡沩山东麓,有峰曰似融峰,峰上有寺,寺中有僧,宗义兄访之,作诗数首,录其一并序,以飨诸君:

重上似融峰

丁酉中秋前一日,重上似融峰古寺,见香火已复,山僧释果龙住之,果龙师为余十年旧识,师彼时方壮年,今见已须疏齿落,瘦骨伶仃,略述前情,不免唏嘘……

中峰无倚靠,遗世一伶仃。

补纳随云月,居山养性灵。

骤来秋雨白,不减石苔青。

熟落棠梨子,听僧夜读经。

吾读此诗,回回泪下,吾辈想来彼出世之僧侣,虽未必云游四海洒脱挂单,也应当温饱体面自度度人,骤见诗中山僧之孤苦清贫,又桑榆向晚,甚怜之,亦悲之。不弯腰折斗,神俗两难容!

“熟落棠梨子,听僧夜读经”句,寂静之美,令人拍遍栏杆。

又,《听蝉》:

微凉入暮初,云气流金瓦。

扶槛楚池边,听蝉梧叶下。

今非负甲身,已忘前生马。

风忽自西南,不知思也者。

负甲挥鞭,横刀立马,岂不是热血男儿凌云壮志?蝉鸣而负甲,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

……宗义兄尝登沩江状元洲赏梅,有句曰,“岁已轮新主,花应识故人”。吾与兄虽未谋面,吾却因诗折服,心素敬之,他日车笠相见,倾盖当如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