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石十二字要訣

我们知道赏石文化以来久远,是北宋书法家、文物鉴赏家、赏石大家米芾根据多年藏石、赏石的研究和实践,对古代观赏石提出的审美理论标准。而提出了“瘦、皱、漏、透”四字标准。那时候只局限于对太湖石的认识,由于时代的变迁,石品的增多,石文化的发展,赏石观念也在不断探索、更新。后来玩石而赏石的人们,在不断丰富着石种的同时综合并完善着赏石标准,对不同的石种,从质地、色彩、形状、纹路、有了更详尽而细致的描诉,并总结了,瘦、透、皱、漏、清、丑、顽、拙、奇、秀、险、幽、十二字的赏石要诀,一直认可并沿袭使用至今。

在12字的赏石要诀对赏石来说是古今通用的,而且文字的字意比较丰富,从意、形、名、及很多的方面也有不同的解释,相对于赏识的对象与石种而言,观石要赏其形,感石品其境,品石要悟其韵....。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单字的12要决的字义,也可独字解释单个主题,也可多字说明一个主题,或者瘦、漏、皱、的兼顾,或,清、秀、幽、奇的结合,对于赏石要决的描述和表达,可谓恰当到位,寓意贴切。

对于每一个字我们都很明了它所包含的字义,这12字总体来说也是对石头的质、色、形、纹、更为细化的展开不同石种包含和显现的所有艺术内容,而且对“赏石”体贴入微的描述也更为具体。

奇:就是我们从视觉的角度,来看石的全貌和总体,来表“意”,认为此石奇特少有,形意特殊,独一无二的寓意,从“形”来说,其形怪异,诡变莫测,且千变万化,或形,或意,而称之为奇,所以我们称石为奇石。

秀:也是赏石的“全貌”,是姿与韵的结合,资的体容雅致,韵的体貌为美,神丰,韵足,姿态优美,气韵生动。

幽:对石一种原始的深邃、雅静、含蓄、深远意境的描绘,是“石”神与意的结合,因为石的神态表达为空寂,定静,清虚,石则是一首无言的诗,一曲沉默的歌。

瘦:对石“形体”的描述,指我们看到的石体挺拔俊秀,线条明晰,体态苗条、轻盈飘逸,亭亭玉立之姿;劲健挺拔、充满朝气,有玉树临风之势。

透:对石“光泽”“纹里”“质地”多方面的解释,指体质通亮,石体纹理纵横贯通,完全与及至显露,透明清润的质体。

皱:“纹”石体表面多有摺皱,凹凸不平,石体态起伏,时隐时现;石体凹凸,线条若明若暗。

漏:“形”布满孔穴,孔孔相套,密密麻麻,透洞,漏穴。

清:(色与质)也通精,也为青,青在古时为多种颜色的代表,在赏石的色彩上的解释为色靓,即鲜,色的纯净,色的透明,而在质方面的解释为精,纯粹而无参杂,细腻而清晰的石的品质。

丑:(形)形意怪异,丑而不陋,夸张的形态,及至的变曲。

顽:“质”“形”坚韧,浑圆古朴,粗犷憨实,永久而执著的秉性,代表着石而坚硬的质地。

拙:“石性”自然风貌、质朴无华,素面朝天,阅尽人间百态,历经沧海桑天的古朴风貌,也代表石所具有的天然性。

险:“形”解释为石“势”形绝险俊,落差有致,也指石的线条,力度和有动感的韵律。

现在,社会在发展,人的思想也在不断的进步,赏石水平也开始提高,很多新的石种也脱颖而出,日益增加的赏石大军,在多元化的信息社会的中,对于多元的艺术…,审美观也开始从传统瘦、透、皱、漏、清、丑、顽、拙、奇、秀、险、幽、的逐渐发展概括为从质、色、形、纹的新的赏石标准,这样简练而直接的表达了石头所包含的所有的艺术内容。

对于石友来说,发现石头,认识石头,因为赏石者自身的文化内涵、审美水准、艺术修养和心灵感悟有所不同,那么展现的思路与意境也有差异,在新的赏石标准的指导下,不同赏石的爱好者从质、色、形、纹,对不同的石种直观的描述下不仅生动也更加艺术,但是始终在12字的寓意中交叉穿梭中运用着。

形:(形态)(全貌)千奇百态,或瘦峭玲珑;或浑圆古朴,或粗犷憨实;或清秀挺拔,或俊秀壮美,或尖棱峭角,或凹凸交相,或透漏相连,或幽深险峻,或峥嵘怪谲。

质:(质地)或光华圆润,或晶莹剔透,或粗犷古朴,石肤苍润,或瘦硬寜玩,或柔中透刚。

色:(色彩)或绚丽明快,或古色古香,或五彩缤纷,或色彩斑斓,或幽容素雅。

纹:(纹理)(画面)、清晰、或纹理饱满,或自然流畅,有韵律感。或石表跌宕,或纵横交错,或漏透横贯。

从赏石者的欣赏水平,个人经验、爱好习惯、也就有了不同的选择,不同的审美观,会有不同的赏识效果,也会有着不同的意境,也就直接关系到了对奇石命名,所以,因为石有客观性,而赏石之间的差别只有相对性,如果某一观赏石,获得了众人的喜爱,这既是共识也是共鸣。无论是以前12字诀或者是现在的赏石标准,对于我们赏石,爱石的观念都是一致的,目的也就是赏石美感和完整性的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