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收不增利 频遭大股东减持 丝路视觉发展前景惹人担忧

红刊财经 谢碧鹭

编辑 王宗耀

近年来,丝路视觉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公司大股东们则迫不及待地纷纷减持公司股票,更要命的是公司披露的采购数据也存在勾稽异常,这难免令投资者对该公司的发展前景产生了担忧。

10月26日,丝路视觉发布2019年三季报,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33亿元,同比增长20.04%,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仅有1648万元,同比下降60.35%,可谓是“增收不增利”。而自从2016年11月丝路视觉正式登陆创业板起,2016年、2017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均出现了净利润下滑的现象,也就是说,该公司这些年来多次出现营收规模不断扩大,但实际产生的净利润并没有因此增长的“增收不增利”现象。

此外,丝路视觉的大股东们在股票限售解禁后便迫不及待地纷纷减持公司股票,再结合其表现不佳的业绩水平来看,公司发展前景着实令人担忧。而更人费解的是,丝路视觉披露的采购数据和现金流及经营性负债之间的勾稽关系亦存在异常。

增收不增利之忧

公开资料显示,丝路视觉的主营业务为提供以CG创意和技术为基础的数字视觉综合服务,上市初年便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现象。

Wind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丝路视觉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17亿元、5.13亿元、7.23亿元和5.3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0.21%、23.21%、40.89%和20.04%;而净利润方面,以上周期内分别为2745万元、1382万元、4824万元、1696万元,分别同比增长了-15.36%、-49.66%、249.11%、-52.39%。可见除了2018年之外,其余年份及最近一期的净利润均有不同幅度的下跌,可谓是“增收不增利”。

丝路视觉一方面收入增长,利润下滑,另一方面其应收账款增速却不慢。Wind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丝路视觉的应收账款分别为2.13亿元、2.34亿元、3.23亿元和3.91亿元,增速分别达到了46.43%、9.66%、38.48%和28.43%,其应收账款增速相当快,这说明该公司回款状况并不优秀,快速增长的应收账款占用了公司大量的运营资金,影响着其流动性,因此,现金流的创造能力对该公司来说就显得相当重要了。

然而,从现金流量表来看,该公司的现金创造能力却相当一般。2016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32.9万元、3285万元、1459万元和-3101万元,现金流量比率分别为-0.06、0.22、0.05和-0.09,连续多年均小于1,也就意味着丝路视觉近年来,“真金白银”的流入相当有限。

2018年丝路视觉的净利润虽然有相对较好的增长,然而当年非经常性损益的贡献却也不小,其当年的非经常性损益金额高达3965.65万元,占到了当年净利润的82.21%。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就有1282.45万元,而当期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也有3024.06万元,如果扣除这部分,其当年的净利润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大股东纷纷减持

随着经营状况越来越差,丝路视觉的大股东们也开始大肆减持公司股票。2017年11月6日,丝路视觉大约有4992.35万股的股权解禁,占公司总股本的44.92%,次日便有两家机构及多位高管发布减持计划,陆续将手中的解禁股抛出。

2018年3月,雄安新区概念被炒得如火如荼,而此时丝路视觉也恰到好处的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深圳市丝路蓝创意展示有限公司收到雄安市民服务中心布展项目委托函,于是从2018年3月8日至12日的三个交易日中,该公司股价累计涨幅29.99%。期间,公司大股东们便纷纷套现,3月9日公司高管何涛减持了5万股,3月12日,深圳市珠峰基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减持了49万股,二者参考市值合计大约为1434.5万元。

上市之初,多位高管曾做出了股份限售承诺,包括每年转让股份不超过本人所持股份总数的25%,以及离职后6个月内不转让本人持有股份等。2018年12月,董海平和裴革新等多名高管离任。而到了今年6月,这批离任刚满半年的高管便迫不及待的要减持公司股票。根据丝路视觉发布的公告,董海平、裴革新和何涛拟减持公司股数分别不超过275.05万股、339.85万股和321.94万股。若前述六个月减持时间届满后尚未减持完毕,上述股东将继续按照此次减持计划相关内容执行,直至所持公司股份全部减持完毕。

2019年11月5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兼法定代表人李萌迪所持有的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正式解禁。解禁尚不足月,12月3日丝路视觉发布公告称,李萌迪拟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334万股。

据Wind数据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12月11日,公司股东累计减持次数高达107次,参考市值约2.7亿元,其中管理层减持次数高达65次。

公司股票限售刚一解禁,其大股东及管理层便迫不及待地纷纷减持,由此来看,大股东们似乎并不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结合公司不佳的利润表现以及流动性状况来看,丝路视觉的发展前景似乎不容乐观。

令人费解的采购

除此之外,《红周刊》记者在分析其财务数据后发现,丝路视觉采购数据存在诸多令人费解的地方。

年报显示,2018年丝路视觉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5989.68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额的比例为17.29%,由此可以推算出当年的采购总额为3.46亿元。

公司在年报中表示,除办公场所的租赁及物业费用、以计算机设备及服务器为主的基本办公设备费用外,丝路视觉的项目类采购主要服务于以展览展示项目为主要内容的CG视觉场景综合服务。也就是说该公司既有产品采购,又有服务采购,在谨慎原则下,即使按照相对较低的服务类6%的增值税税率计算,其含税采购金额也有3.67亿元。

理论上企业的采购需要以现金支付或赊购,也就是说采购应该体现为现金流出或形成负债。

我们先来看一下现金流情况。2018年丝路视觉“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仅有2.97亿元。剔除预付账款所增加的776.16万元后,当期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出金额大约为2.89亿元,这比上文估算出的3.67亿元含税采购要少7800多万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本期经营性债务应当有同等规模的增加,那么真实情况又是如何呢?

2018年年末,丝路视觉的应付票据、应付账款合计比2017年年末仅增加了4326.59万元,比理论应增加金额少了3400多万元。也就是说当年有3400多万元的采购既没有形成负债,又没有现金流出,不知是如何实现的。

进一步计算2017年采购数据,亦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丝路视觉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445.92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额的比例为15.65%,由此可以推算出其当年的采购总额为2.2亿元。采用谨慎性原则,按照6%的增值税计算,可以估算出当年的含税采购金额大约为2.33亿元。

从财务勾稽角度出发,将含税采购部分扣除形成的负债,应该为其采购支出金额。2017年丝路视觉的应付票据和应付款项合计为5200.91万元,比2016年年末增加了499.73万元。与含税采购总额相较,理论上2017年丝路视觉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出大致为2.28亿元。

而当期丝路视觉“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仅有1.88亿元,剔除预付款项所增加的83.01万元的影响后,与当年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出为1.87亿元,这一结果比2.28亿元的理论支出要少4100万元。也就是说,当年有4100万元的采购既没有形成负债,也没有以现金流的形式支出。

连续两年该公司披露的采购数据均缺乏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对此,恐怕需要公司给出合理解释。

(本文发布于12月14日《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