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黔游记:三、误入绝境

兴仁县城

六月初十,吾一家于万峰林将军峰下庆祝建军节。

翌日,乘车驶往兴仁县。兴仁为兴义下属县份,吾思量:既来兴义,不往兴仁,仁义不周,等同忠孝不全。况兴仁人文古迹,可览者多矣。

车轮滚滚,百来里路,于吾思忖之际,车入兴仁,在城中繁华处下车,欲觅酒店下榻,客满;再觅宾馆入住,亦客满;三觅民居客栈,皆客满。问缘由,曰:“兴仁欲招公务员二百余人,报考者竟达万余,城中上至酒店宾馆,下至客栈民居皆爆满。”吾行前未获此信息,盲目入城,今天色将晚,群鸟归林,吾一家尚无住所,心急如焚,仿佛断肠人亡命天涯一般。

情急之下,打得一滴滴,师傅姓李,告之曰:“随意到一镇,不求景色优美,但求安身之所。”李生将吾一家载至去城三十余里之巴铃镇,下榻君逸楼客栈。

夏日长长,夕阳落山,然天色尚明,用过晚餐,华灯初上,随意游览镇上,房屋错落有致,街道虽嫌狭小,倒亦整洁,民风淳朴。

怀意外惊喜之心,回客栈歇息,不表。

次日自然醒来,朝阳探窗,闻喜鹊声声。洗漱毕,街边小吃店用过早点。便信步游览巴铃。

绿荫河中水车翻转

沿绿荫河,两岸景色逐一呈现:化龙桥横跨两岸,绿荫新桥长桥卧波,布依文化广场民族气息浓郁,观景楼高耸入云。

绿荫新桥

踏石板铺就河堤小道,逆流而上,源头处,但见一山泉汩汩而出,掬一把入口,清冽甘甜,浸人肺腑。

绿荫河景色

源头一旁,为布依古寨绿荫村,问村民,邀吾等“哏糇艾(布依语、壮语:吃早饭)”听熟悉词汇与语调,吾仿佛身处故乡坠入梦中。思忖道:布依族与壮族语言相通、习惯相近,为何分属两个民族?记得《晏子使楚》有曰:“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许是分属不同省份矣。

婉言谢绝村民美意,出得村来。细观巴铃美景。

巴铃观景楼

巴铃不仅为水乡,亦为诗乡。民国文人张俊影描摹巴铃化龙桥晚景:“虹桥横跨判西东,茅舍竹靛尚古风。缕缕炊烟浮两崖,青波荡漾夕阳红。”堪称绝唱。

沿途路牌,亦有今人诗作:“化龙桥古展雄风,旧貌新颜街市荣。夜深高灯沐小镇,清晨小鸟唱青松。”此首《巴铃颂》为颂扬巴铃风貌上乘之作。

巴铃盛景,美不胜收,让人流连,及至夕阳落山,乃返客栈,只得续宿一夜。想昨日之前,吾等受困兴仁城中,身处绝境。如今误打误撞,误入巴铃,便心甘情愿进入绝境——绝佳境地矣。

辗转于榻上,难以入眠,既然身处诗乡,亦附庸风雅,得诗一首:

身困兴仁乱西东,

云山雾海皆迷蒙。

误入巴铃遭绝境,

绝处逢生回梦中。

写于丁酉年八月初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