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歌唱晚今在否?时光中,看余江这座渔村的传奇

关注我,让我成为你的专属小太阳吧

锦江潢演范家

潢演范家,位于余江区锦江镇的信江河畔,东临石港杨家,南与潢溪店前周家隔河相望,西面顺河与潢溪塔洲村相邻,北与锦江镇接壤。现有612户,人口2512人,是一个农业与水上生产综合聚水而居的古村落。

走进范家村,只见水泥路面宽敞洁净,通往家家户户,主干道两旁架起了路灯,红瓦白墙房屋错落有致,印着“中国梦”“范家梦”的红色灯笼挂在村道两旁树木的枝头上相连成串。经过两颗枝繁叶茂的大樟树,一泓湖水出现在眼前,湖面木廊迂回曲折,湖水澄净,不时有鱼儿跃起。村委会门前一片大块空地,平展的水泥面,一格一格地划出分区,平时喇叭音乐一响,一村子的乡亲们翩翩起舞,这里也赶上城里人的生活啦。

漫步在村旁信江圩堤上,一览无余的信江水近在眼前,让人心旷神怡。村委会范主任告诉我说,范家村古时是依靠在信江河边的一片沙州,范家起始公观这片沙洲水草肥沃,鱼虾丰盛,便在此放鸭为生。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范家村祖辈又以捕捞、水上航运为业,人员分布在永修县、景德镇市、武宁县等地。现在由于信江河上游拦河筑坝等原因,河水已不如从前那样丰盈,渔业资源枯竭,年轻人也不愿再干捕鱼营生,渔民捕捞衰退,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捕鱼传统将慢慢被人遗忘。那些古老的捕捞技法在不久的将来或者慢慢失去。他的话使我对这个村庄产生了深入了解的欲望。

树有其根,水有其源。这里为什么叫潢演范家,他到底从何而来?

范氏乃宋代名贤范仲淹之后,再往上可追溯至越相范蠡、汉朝博士范滂、唐朝丞相范履冰。在范家村的文化墙上分明描述了潢演范家的流源。余江潢演范家始祖保孙公乃江西丰城槎村逢公之后裔,逢公三子克昌公名下上郊支系十九世孙。于元朝泰定二年(1325年)年由丰城槎村避乱而来,始居安仁(余江)儒学前(现在的余江二中前),后迁至潢演洲繁衍成族,因地得名,故称潢演范家。从903年逢公迁居丰城槎村范家,到1325年保孙公迁居余江潢演范家,迄今共有1116的历史,繁衍子孙四十五代。

据丰城《槎村范氏宗谱》记载:丰城范氏肇祖为唐朝丞相范履冰第三子冬昌公之孙平公,平公之孙逢公“因五湖乱,举族依钱塘宗,三十年归故里(约为唐昭宗年间903年之前)”定居槎村。槎村范氏以逢公定居槎村为第一世,其三子克昌公、克宽公、克仁公及其后裔开枝扩叶,逐渐分迁,遍布江西全省乃至全国各地,迄今已1200多年。

余江潢演范家始祖保孙公在安仁(余江)居于一族。系祖辈所演编长、次、三、四、五、幼,以六兄弟为房名。族人为防止各派系紊乱,行辈字为:貌、言、视、听、思、恭、从、明、聪、虘、肃、义、哲、谋、圣15个字,对潢演范氏大小辈分进行有系统的排序。自潢演范家自保孙公肇基以来,秉承祖训,耕读传家,仁人志士不胜枚举。言昌,例授布政司理,钦加同知衔,诰封资政大夫。航溟,候选训导,军功钦加州判,御署高安、南昌两县教谕。士珩,同治乙卯科试优等第三名,奏请明经士候选训导。玄德,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十七期工科毕业,军民合作站站长,参加过抗日战争第二次长沙会战。

至此,我有一种拨云见日,日光融融的感觉。通过上面的文字,接通了潢演范家的六百九十四年前的根脉,也了解了这个村庄的历史演变过程与祖辈传下来的丝丝缕缕,想象着这块土地上生生不息的故事。

中国历史文化的凝聚力真的很伟大,范家村从一块蛮荒潢演洲为开村史,脚下的泥土已经成为一块踏实焐热了的土地,成为了现在两千多人口的大族群。

一些古老的生活技艺,劳作工具等传统文明,渐渐随着环境的改变而被人遗忘或篡改,比如这里的水上传统捕捞作业,那是几百年来祖祖辈辈生存的手段。为了了解这段历史,我特意查阅了相关资料并进行了几次实地走访。

据《余江县志》记载:“本县以捕捞河鱼为业者,自古有之。明洪武十四年(1381-1383),居住在信江、白塔河畔的董家洲吴家、石港范家、瑶池祝家、九都潘家的捕捞渔业户,向饶州府缴纳课银,承港打鱼。范姓二两一钱,港课世代沿袭。范姓渔民现在还保存着宣统二年(1910)和民国3年(1914)向鄱阳课主范永诚交纳的港票。”

可以看出范家从元朝泰定二年(1325)由丰城槎村迁至安仁儒学前,再居潢演洲,就以耕种与捕捞为业。

古时,田有赋,水有课,交纳课银,承港打鱼,有明确范围,而且世代沿袭,一直到现在渔民捕鱼仍按旧习。

根据《余江县志》记载:范姓渔民的捕捞范围,本县境内,信江:自鹰嘴滩至浮石滩,白塔河:上自碓嘴石下至信江交界处。余干县境内,信江:三门塘至白沙坪渡口等地。鄱阳县境内,一是乐安至八里脑,二是荞麦湾至和尚山。

捕捞工具。余江渔业浮水乘具有渔船、竹筏、木盆三类。潢演范家、瑶池祝家均以渔船作乘具,但不同的是祝姓渔船上有蓬、下有仓,载重一吨左右,吃住、作业都在船上,过去靠风帆和摇桨航行,后改为帆船。

范姓渔船大多都是小舢板,专供作业时用,早出晚归,不在船上居住。但也有一部分坐船,船的底板用松木,侧板用杉木,有蓬有仓,与小舢板配套,从事远距离作业。一般最远可以到达余干白沙坪渡口、金埠刘家;也有专业捕捞队入鄱阳县境内乐安至八里脑和荞麦湾至和尚山。

捕捞渔具。余江捕捞渔具主要有网、钩、叉三大类。网的种类有界网、吊网、罩网、夹网等;钩有滚钩、拖钩、蚯蚓钩等。吴、潘两姓渔民多以刺网与鸬鹚配合作业,兼用鱼叉捕捞打鱼;祝姓以界网为主,钩捕次之;范姓渔民除了用网、钩捕鱼外,还善于装叉。

捕鱼作业。范家有专门从事捕捞业的渔民,也有从事农业的村民在农闲时也进行捕鱼,称为“搞副业”。大型集体捕捞叫“打吊网”。打吊网捕鱼之前,范家六大房分工使用苎麻编织成鱼网,后进行拼接成一张大网,再用猪血浸泡后入甑高温蒸透,这样的网不易吸水而且坚硬。

捕鱼有规定的时间,到余干三门塘至白沙坪渡口、金埠刘家、碳布周家这一区域捕捞,一般在农历霜降前三后四开始,超过了这一时间就不许再来,这是老祖宗订下的规矩。所以,每次外出捕捞夜晚都要在金埠洲当地村民家过夜,这叫“带被”。

捕捞作业时,有四只船联合,侧面两只船进行驱赶鱼类,把渔网连接在另两只船上,拖网缓缓前行,鱼儿一旦进入便被网住,最后再将网口收缩,打捞上船。捕捞结束,要将大网放在沙滩上晾晒。

捕捞收入也按在船上的“角色”进行分配。四只船中一个“网头公”(总指挥)可以分到收入的二股;“索船公”(赶鱼、锁网、拖船)分一股,“拐哩”(打下手)晒网的人分一股。“打吊网”是范家捕鱼中最隆重的作业方式。

到了夏天天气热,有一种只有范家人特有的捕捞方式叫“装叉”,俗称“觅茶壶”。先将松树沉入水中,鱼类纷纷躲进松树内乘凉,待鱼儿集结后,便用罩网(罩网边沿有一串铁环)将这一片区域覆盖住,渔民再潜到水底将网口扎牢,打捞上船。

到了冬天的捕鱼方式叫“挂摊”。由于冬天水位较低,在河水有落差,水流较急的区域,将毛竹插入水位低处,再把渔网分布在毛竹周围,鱼儿在经过该区域时,被一排排毛竹阻挡,便纷纷跃过毛竹落入网中,也叫“鲤鱼跳滩”。

还有一种捕鱼方式叫放“捆钩”。先将若干个已经打磨锋利的捆钩用线穿成长条藤状,各种不同型号的铁钩一层一层固定在竹子上,再插在船上,船在江中行走,鱼儿碰到铁钩便被挂住。

除此之外还有界网,将网洒在江中,用船拖动,鱼儿一旦进入,有来无回。丝网,一般用在江水浅滩处,捕一些较小的鱼类,白天或者夜晚固定放在河水比较浅的区域,待到一定时间后进行收网,这时有鱼儿碰到网上便会被挂住。甑网,一般在涨大水时用,人在岸边将网放入江边,不定时的拉起放下,碰到鱼儿进网便会被拉上岸。

行文至此,我才算对范家传统捕捞有了一点点了解,也算释然了。《余江县志》记载的一组数据也许能让我们更直观地了解解放后范家捕捞的情况。

解放后1956年成立了余江渔业高级合作社,范姓有97户,485人入社;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后,范、祝两姓渔民属锦江镇渔业大队。1983年余江县颁发《渔民证照》,一律凭证捕鱼,范姓61户,《副业证照》范姓有105户。到了80年代初期范家已有机动船只17艘。

长河落日,炊烟不复,如今已没有人会想到这里原来的样子,曾经信江河中百舸争流,帆影点点,渔歌问答的壮观景象已不复存在。

在范家村,我们碰到了一位80多岁的老渔民,他13岁就跟船学习捕鱼,与江水渔船打了50多年交道,直到信江河水枯竭,才不再远去余干、鄱阳等地捕鱼了。我想从他的经历中,了解范家从事几百年捕鱼不败的源泉,了解即便前面危险重重,那些渔民仍前赴后继的不竭动力。

说起那些过往故事,他微微地笑着对我说:“那是过去的事情,那种宏大的捕鱼场面已经不会有了。”从他的眼神里我能感到他内心的一丝丝失落与不舍。

几度轮回,世事沧桑。范姓历来将范仲淹公奉为家神,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志,为众多范姓后嗣代代传训。

如今的潢演范家村已形成见贤思齐、奋勇争先的浓厚氛围;特别是在江西省纪委帮扶组驻村干部的带领下,短短几年,呈现出村富、人美、文明、和谐景象。

告别潢演范家,已是傍晚,行走中,遥望亘古的信江河,秋色分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文字 | 姜文水 编辑 | 陈建红

责编 | 曾志凡 校稿 | 邹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