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龙山:乌鸦乡谌家河

 乌鸦乡位于龙山县北部,距县城五十多公里,其境内有风景秀丽的内口河和谌家河。只是当地五步蛇多,平常不敢去徒步。冬季,蛇钻洞了。于是,与朋友们相约去徒步。计划从铁树村楠树坪下到谌家河,沿河而下到深子潭,再沿内口河逆水而上。

12月7日7:50,我们一行21人从县城乘中巴车前往乌鸦乡铁树村。

  九点多钟,车过乌鸦乡宓水洞后又向山上转去。忽见左侧山谷里云海涌动,大伙兴奋地下了车,站在山崖边远眺。听司机说中间的那部分云海之下就是内口河。

  车行不远,又见右侧山谷白茫茫的一片,涌动的云雾渐渐漫上山来。司机说山下就是仙人洞,流经街上的乌鸦河由宓水洞潜入地下,再由仙人洞流出,名为谌家河。在楠树坪的山脚纳入源于水田坝镇仁和村的陈家河,流经六七公里的峡谷,在深子潭又纳入了内口河,东流进入桑植县境内。

9:47,车到徒步的起点:铁树村村部。大伙沿公路下山,前往河边。

  公路外坎很陡峭,大伙只好沿尚未完工的公路下河。

  来到河滩上,浅浅的小河缓缓地流淌。

  源于水田坝镇仁和村的陈家河在这里汇入了谌家河。

  顺河而下,很快就得小心翼翼地踩石头过河了。

  前面的队友走过后,水中的几块落脚石有些松动了,后面的队友只好加固垫高了。

  河水时缓时急,湍急处的河坎上总会长满绿绒绒的苔藓。

  大大小小的水潭总会在河道拐弯处突入眼帘,柔美的河滩,静静的碧水总是让人欢喜不已。

  沿河而下,河边的石头越来越大了,行走其间有些艰难了。

  我们一路欢声笑语,身后的峡谷却又很快恢复了原来的幽静。

  河道里有一些傲立的巨石,我们总是喜欢这些天然的小舞台,纷纷攀爬而上。

  这块巨石顶部平坦,高约三米,四周光滑。无法攀爬的同伴们只好在石下摆摆造型了。

  又见一处清澈见底的长潭,依旧不见游鱼细虾。同伴们无不感叹:水至清则无鱼。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在一个洒满阳光的河滩上,三三两两的同伴坐在一起,吃起简单的午餐来。

  无数次的趟水过河,我的裤腿越湿越高了。同伴们又一次艰难地穿行在河边乱石间。我索性不再挽裤脚了,直接行走在河水中。

  河水冷,趟水转过几道湾,牛仔裤已湿及口袋了,越来越渴望阳光能照进峡谷里。

  同伴们又一次脱鞋踩水跟了上来。

  来到一处几乎四面环山的峡谷里,可爱的阳光洒在河滩上。我们快乐地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

  河滩边的几棵树宛如几位美女,她们优雅地驻立在浅浅的水边仿佛在照镜子一般。

  冬日,行走在阳光里是件很惬意的事。一路走过,牛仔裤居然干了。

  不久,只见一块巨石横卧河中,河水从边上绕去。

  来到横亘河中的巨石顶部,前方的河道中有许多重重叠叠的巨石,前面的同伴正在巨石间爬上爬下。

  在巨石间小心翼翼地上下攀爬,终于来到流水处,温柔又活泼的河水在这里突然狂野了起来,咆哮着从石隙里挤了出来。

  很快,又冲入下一个石间缝隙中。

  两侧山崖陡峭无法攀爬,唯有从巨石间小心翼翼地攀爬。

  巨石旁可以踩水过去,只是水比较深了。同伴们惊喜地发现乱石丛中有一个极其狭窄的小洞,于是一个接一个地钻入小洞。

  爬出小洞,树林里出现了一条荒草丛生的山路。出树林,走河滩,忽见远处峡谷的峭壁前有一座纤细、挺拔的小山峰。

  不久,眼前出现一座孤零零的小山,山脚有一条小河。继续前行,这才发现这座山是一条山岭的尽头,这条山岭的左右两侧各有一条峡谷。

  河滩的尽头就是内口河与谌家河汇合形成的深子潭,水面约有七八十平方米,潭水幽幽令人生畏。内口河从左侧峡谷里流来,与谌家河一起流入右侧的峡谷里。

  站在河坎上回望一路相伴而来的谌家河,就此别了,我们要沿内口河逆流而上。

  内口河的峡谷开阔了许多,走了大约2.5公里路过一处鱼塘,清澈的溪水引入了几个大池子里。一群群的冷水鱼,只认得鲟龙鱼,其它的却不认识。

鱼塘后面的最高峰就鹰嘴岩,形似一只巨鹰立于山梁上,其最险处的山崖恰似锋利的鹰嘴,十分险峻。

  远处落叶松旁的小白屋就是澧源电站,建于六七十年代,我们是从那边沿河走来。小石桥的上游两百米处也有一座电站,比澧源电站大了许多,大概建于一二十年前。

下午四点,我们继续沿内口河前行。刚过了用两三根小树干搭的便桥,峡谷里天色渐暗了。只好打消了游玩内口河的念头,返回小石桥处,乘坐来接我们的中巴车踏上返程。

注:澧水中源的源头在大安乡翻身村,流经乌鸦乡时有三个名字,宓水洞以上河段名叫乌鸦河,出仙人洞后名叫谌家河,在深子潭纳入内口河后名叫内口河,向东流入桑植县境内,与南北两源汇合后始称澧水。

附轨迹图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