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贡人,你见过釜溪河的起点和终点吗?

半城青山半城楼,清清河水绕城流。

上面这句话是每个自贡人都耳熟能详的关于家乡盐都的真实写照,釜溪河,作为自贡的母亲河,见证了自贡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历程,并在其中做出了无可替代的巨大贡献。

然而,你真的了解釜溪河吗?

你见过釜溪河的起点和终点吗?

你知道釜溪河名字的由来吗?

今天就请跟随小编的步伐,一起来走一遍釜溪河全程,回顾一遍釜溪河的前世今生。

釜溪河

釜溪河干流长73.2公里,流域总面积3490平方公里,为西北、东南向,天然落差19.1米,河道迂回曲折,水流缓慢。流域形状近似菱形,水系发育,呈树枝状展开,左、右岸支流分布比较均匀,已具名的一级支流15条。

辉煌历史

釜溪河自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疏凿河床,始通舟楫之后,逐步形成了食盐运输的水上通道。在古代和近代历史上,担负着盐都井盐外运80%以上的运输量。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正是釜溪河催生了盐都的崛起,成就了盐都的辉煌。

下面这张拍摄于1916年的釜溪河著名老照片,依稀能够见到河上“百舸争流,千帆竞发”的繁华场面。

昔日盐都的繁荣,先后吸引了德国著名建筑学家恩斯特·柏石曼和摄影大师、中国电影教育奠基人孙明经来到自贡,而他们都为釜溪河留下了珍贵的历史影像。

1908年的釜溪河(恩斯特·柏石曼/摄)

1938年的釜溪河(孙明经/摄)

名字由来

可能还有不少人都知道釜溪河原名“盐井河”,这个名字不用说也能看出是因当时河流两岸星罗棋布的盐井而得名。那么盐井河为什么改名“釜溪河”呢?又是什么时候改的呢?

据曾任自贡市政协常委的文史学者罗成基考证,釜溪之名,是因1929年至1931间年修建的“釜溪公园”(今彩灯公园)而得的。

彩灯公园70年代旧照

1929年川军将领刘文辉部蔡玉龙旅驻自贡营长严肃(静吾)兼任市政公所所长,进行扩建自流井马路和修建公园。这个公园在修建时并未命名,但1930年已在公园口挂上了“釜溪公园事务所”的牌子。其名字的由来,是由自贡近代盐商四大家族“胡慎怡堂”胡铁华提议的,他提出以水名命名第一个公园(即现彩灯公园),以山名命名第二个公园(即现龙凤山公园)。

但盐井河这名字不好,此河是沱江之支流,沱江河长溪流不少,所以又不能改称沱溪,而沱江在富顺则名釜水,不如命名为釜溪,再加上张家沱也如一锅底,形似富顺城边沱江那一段,这盐井河也就改为釜溪好了。最终此提议被采纳。

彩灯公园2017年灯会(江宏景/摄)

简单来说,为了给釜溪公园起个好名字,盐井河被“连带”着改名为了釜溪河。不过后来釜溪公园多次更名,早已抛弃了釜溪之名,而釜溪河却一直沿用至今。

从起点到终点

釜溪河干流,由西源旭水河(荣溪河)和北源威远河(清溪河)在大安区凤凰坝双河口处汇聚而成,然后经自流井、重滩、仙滩、沿滩、詹家井、王家井、邓井关等场镇,最后在富顺县李家湾汇入沱江。换句话说,双河口就是釜溪河的起点。

小编去到了现场,站在双河口大桥上亲身感受了一下釜溪河起点的风采。

从双河口向东南一两公里,釜溪河便进入了自贡市主城区。曾几何时,男子河边取水、女子河岸洗衣、孩子河中嬉戏的场景在这里日复一日上演,数百年来,釜溪河哺育了一代又一代自贡人,留下了一段又一段难忘的回忆。

“夏天吃啊耶饭(晚饭),沙湾河坝头才热闹哟,一槽一槽的伙起,从灯杆坝、石塔上、三台寺、五星店、新马太涌到沙湾。由于沙湾是个急弯后的回水缓坡,每年涨大水,水里头的沙沙在这里速度放缓自然沉降,就形成了沙滩,一个天然的浴场。细细的黄沙,缓缓伸向河中,水深水浅自然晓得,相对安全。不会洗子儿的、小点的娃儿要大人带斗在沙湾及,根本不敢在洋灰桥、五十梯唻些水深的地方及。”

——节选自《釜溪河印象》,作者:那谁

1971年在釜溪河游泳的自贡市民

美丽的釜溪河也成为了自贡摄影爱好者们乐此不疲的拍摄对象,大家用相机记录了母亲河各不相同的风景。

釜溪河(zrg031882/摄)

釜溪河(西边那座雪山/摄)

釜溪河(三多寨人/摄)

釜溪河夜景(蜀南文兄/摄)

从自贡市区离开,釜溪河经过一阵“九曲十八弯”就到了重滩,作为曾经一个重要的盐运码头,重滩已经失去了往日风采。不过现在,它以另一个方式重新焕发生机,那就是从此处开始修建的釜溪河复合绿道(自贡市釜溪河湿地公园,俗称花海)。

釜溪河复合绿道

是一个以釜溪河为纽带打造的融合历史文化、商务休闲、户外活动、生态野游、民宿体验为一体的综合性滨河公园带,该工程曾获评2014年度“中国风景园林学会优秀园林工程奖 ”金奖。其中第一期示范段位于沿滩区卫坪镇重滩村。

釜溪河复合绿道(野脚猫/摄)

从重滩继续向东偏南,釜溪河来到了另一个重要的盐运码头:仙滩。

仙市镇

仙市原名仙滩,始建于1400前的隋代,民国元年改称仙市,是釜溪河当年盐运重要码头之一,俗有“中国盐运第一镇”之称。昔日,自贡井盐经此入沱江、进长江、溯赤水,上蓉城、入川西、去川北、进川东、出三峡,古镇成为井盐出川的第一个重要驿站和水码头。

仙市镇(过往/摄)

仙市离开了盐运之后发展也还不错,今年初古镇还成为了国家4A级旅游景区

从仙市向正南方向6.5公里,釜溪河就来到了沿滩。

沿滩镇

起于明末,因处于滩多滩长地段,街房沿滩建筑,故场名“沿滩”。30年代川滇公路建成前,这里一直是川南有名的水运码头。

抗日战争开始后,沿海产盐区相继沦陷,自贡盐场奉命增产,为满足运输需求,1942-1943年釜溪河上相继建成金子凼离堆船闸、沿滩庸公闸、邓井关济运闸三道船闸。如今,沿滩庸公闸、邓关济运闸尚存,并仍在发挥作用。

沿滩庸公闸

再从沿滩镇向南出发,从历史上有过辉煌盐业生产历史的詹家井通过,就来到了另一个有过辉煌盐业生产历史的王家井。

王井镇

传说王井起源于康熙年间,因一姓王的财主来此开办盐卤井灶而得此名,时人习惯称之王家井,后来此地成为了富顺县境内仅次于自流井的第二大产盐地区。

上世纪30年代,王井盐业衰亡。90年代,王井王渡沿釜溪河边开办了四家砂石厂,河边常年堆放着一座又一座泥沙和鹅卵石的小山,这恐怕就是很多人对王井的印象了。去年,四家砂石厂因环境污染问题被责令搬迁,如今这里长满了杂草,和一棵一棵新栽的小树。

从王井继续向东南方向流去,釜溪河来到了她汇入沱江之前经过的最后一个镇子:邓井关。

邓关镇

千年前邓关镇境内曾有一邓姓商人开凿的盐井,人们便称之为邓井,后因富顺地区盐业发展,邓关地区便成为富顺井盐西出南下的重要关卡,故称为邓井关。

邓关济运闸(痛快旅游/摄)

1959年,因邓关地区发现大量天然气资源,遂以釜溪河为界将邓关镇一分为二,分属富顺县和沿滩区。邓井关鼎盛时期曾是全省四大名镇之一,后又有过“小香港”之称,可惜如今早已辉煌不再。

离开邓关镇2公里,在最后一条支流镇溪河汇入之后再行500米,釜溪河便也作为一条支流汇入了沱江。

因入江口地形比较平坦,小编没能找到一个高处作为取景点,加上近期两条河的水位暴涨,河水也较为混浊,没能展现出此处平时更为壮丽的模样,有些遗憾。

釜溪河,从双河口到李家湾,蜿蜒70余公里,哺育了沿岸一代又一代的盐都人,用她坚强的身躯托起了一座城市的兴盛。我们很难找到最适合的对釜溪河的赞美之词,唯有每次望向她的眼神里,饱含千年的敬意。

如今,我们已经不需要釜溪河运盐或是其它货物了,甚至连生活用水也不需要从釜溪河中索取,她忙碌了千年终于退休,在我们的照顾下颐养天年。

水崖晓渡的釜溪晨韵(痛快旅游/摄)

随着釜溪河各种污染治理工作的不断推进,以及复合绿道、水涯晓渡等各种沿河景观项目的不断打造,釜溪河将成为这座千年盐都又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以她新的身份继续陪伴着盐都儿女,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她只是一条河,但,也是我们共同的母亲。

谨以此文献给釜溪河。

原创整理:鞋子特小号,2018年

参考来源:刘树宏、罗新本、自贡网、网络资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