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乡大屋牛村:打锅牛 一家亲

以忠报国、以孝治家、以信交友、以义做人

天下牛氏

中国的很多姓氏溯源,有帝王之贵胄,或是封国之尊荣,更有先辈之显耀,牛氏便是。

牛氏得姓始祖牛父像

唐《元和姓纂》曰:“宋微子之后司寇牛父,子孙以王父字为氏。”“微子”何许人也?此处“子”是一种尊称,一如“孔子”“孟子”“庄子”。“微子”是距今3100多年前商代的微启,是商纣王的庶兄。纣王无道,国势日微,微子数谏不听,为避祸遂弃官出走。周武王灭商后,复微子之职。周成王时以国封微子启,国号宋,建都商丘。微子启的后裔有叫“牛父”的,官至掌管刑狱的宋国司寇。宋武公时,游牧民族西戎长狄人屡次犯宋,牛父率军出战,壮烈殉国,后世子孙即以其字为氏,称牛氏,牛父为牛氏的得姓始祖。

关于牛氏,有两个谶语,可以演绎出很多版本的历史故事来。一个谶语是“牛继马后”,说因此司马懿将三国曹魏后将军牛金毒杀,以除后患,牛金子孙逃离。在宋代《古今姓氏书辨正》中记载牛金之子牛元 定逃难至安定,改姓寮氏。北周末年,工部尚书寮允复姓牛氏。其子牛弘曾任隋 朝的吏部尚书,史称“大雅君子”。另一个谶语是“牛姓干唐祚”,所谓“祚”之意,现今的《新华字典》释义为“皇帝地位”。有唐一代牛姓名宦荣辱多变。唐天宝年间,宰相牛仙客因此谶语遭周子谅参劾。唐朝后期长达近40年的“牛李党争”,是唐朝末年宦官专权、唐朝腐败衰落的集中表现,加深了唐朝后期的统治危机。“牛”指的是一代名相牛僧孺,一度遭李德裕一党以此谶为 谤。谶语在民间更有了“猛牛扑帝王”“九牛撞金殿”的演绎。“两角犊子”的八角牛,而由“牛”字象形成成“朱”字,以至唐末牛泚、牛温公元907年灭唐建立后梁,有人说也应了“牛姓干唐祚”之验,这当然是一种附会。

窑府牛村祖祠外墙

对了天下牛氏,“打锅牛”是姓氏文化中的一个显著标识,既承载着家族的兴衰历史,又凝聚着牛家良好家风的传承。“锅”之被“打”,似乎有“他打”和“自打”之说。所谓“他打”,最早的家族故事是说牛金家族罹难遭官府抄家而“打锅”受驱辱;所谓“自打”,最早的家族故事是说牛弘家族罹难(其次子牛方裕因参与弑杀隋炀帝被流放),徙迁他地之际,家族兄弟主动打锅,各揣其片,悲壮分离。关于“牛丞相打锅”,元末明初的“18打锅牛”的故事广为流传。说牛家因是朱元璋的同党而遭元朝迫害,打锅析家,逃离家园。当然也有相反的诠叙,说朱元璋因与牛家恩怨追剿牛家人,而致打锅牛离析。各地也有不同版本三兄弟、四兄弟、五兄弟、八兄弟、九兄弟等破锅传说,“打锅牛,一家亲”的祖训一直在家族传唱。“打锅”后衍生出众多分支。打烂的是铁锅,打不烂的是牛姓血脉相连的骨肉亲情。当年各执锅片分离,日后携锅片对锅认亲的故事,显得特别的动人起来。

“牛”是一种勤勉有加的良畜,口语中的“很牛”更是一种赞誉。关于牛氏起源,当然也有与生物学上的牛类相关的说法。说西周时期有“牛人”一职,是职位上很高的“上大夫”,专职负责饲养皇家牛畜,并保障诸侯的肉食、祭祀之用。民间也有说牛姓祖先是以放牛为生,故以职业为姓氏,称牛氏。“俯首甘为孺子牛”,更是对牛氏人家高尚品格的称道,亦是对具备忠勤形象一类人的礼赞。

都昌牛氏

都昌姓氏文化学专家王旺春先生对都昌牛氏的繁衍颇有考究。

牛新南(左)、牛仕泉(右)在祖堂门楼前留影

都昌牛姓承袭“陇西世家”(陇西郡在今甘肃),尊牛弘(545-610)为一世祖。唐晚期“牛李党争”中的名相牛僧孺(779-847)二十四世孙牛公序(约生于943年),于北宋太平兴国年间由湖南长沙府徙居都昌县城北关外铁牛塘(今县城牛角塘),牛公序十二世孙牛汝荣(约生于1060年)南宋淳熙戍戌年(1178)由铁牛塘迁一都篁竹峰。在马影湾置屋场,繁衍生息,其后裔发脉成现在都昌仅有的三个牛姓村庄,总计800人左右。大屋牛村属大树乡龙门村委会,现有人口400余人;株峦牛村属大树乡龙门村委会,现有人口200余人;窑府牛村属大树乡玉阶村委会,现有人口200余人,村名“窑府”,一说是明代成化年间开村始祖牛绍钿(约生于1440年)在此基烧窑,一说村上景德镇创业发家的“窑府老板”多。三个牛姓村庄俨然如一村,大屋牛村居中,与株峦、窑府已连成一个整体相居。都昌牛姓一世祖为隋朝吏部尚书牛弘(宏),按这样的世系算下来,唐丞相牛仙客为第六世,唐丞相牛僧孺为第十一世,都昌北宋牛姓始祖牛公序为三十四世。

牛仕泉在家研读家训家规

1955年出生的大屋牛村牛仕泉年轻时在吉安、上饶服兵役五年,退伍后曾任大树乡龙门村委会副主任9年,他年岁渐大后热心都昌牛氏宗谱的编纂和牛氏文化的推广交流,现任中华牛氏文化研究会理事、江西牛僧孺文化研究会(筹委会)副会长,是都昌1987年、2007年两届“牛氏宗谱”编修的牵头人之一。牛仕泉列出都昌“东汇牛氏宗谱”至今已历第十一修的脉络,丰富着都昌本土谱牍学的资料。“东汇牛氏宗谱”明弘治十二年(1498)首修,清乾隆四年(1739)二修,乾隆四十三年(1778)三修(四卷),嘉庆十八年(1813)四修(四卷),道光十一年(1841)五修,同治三年(1864)六修,光绪十一年(1885)七修,光绪三十一年(1905)八修,民国十四年(1935)九修,1987年十修,2007年十一修(六卷)。盛世修志,望族修谱,按照宗谱20年一修的循例,牛氏宗谱十二修应该在2027年了。牛仕泉手头保存有光绪 乙巳年由藏古堂主修的一本老谱。他参与主修的1987年版牛姓宗谱也有一个创新,就是牛姓男人娶妻或嫁女,来自或去往何乡、何村、何户、何排行都列入载录。

旧宅

据统计中华牛氏全国约有240多万人,人口总数在各姓氏的百位之前,并以河南、河北、山西、安徽等省牛姓居多。中华牛氏文化研究会总会设在河南郑州。江西有都昌、弋阳(由都昌迁往的一支)、泰和、永新、吉安、会昌、新建、井冈山等县市有牛姓村庄。2014年筹备成立江西牛僧孺文化研究会,总会设在井冈山市拿山乡,会长由都昌大屋场牛村人、大树乡退休教师牛新南担任。牛新南同时兼任中华牛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热心牛氏宗亲联络,积极推广牛姓传统文化研究。都昌牛姓汇入中华牛姓大家族的宗亲文化研究,直接的媒介便是都昌牛氏宗谱。上海的一家宗谱网站上收录了都昌新修的牛氏宗谱,中华牛氏文化研究会即是从网上得知江西都昌也有牛姓村庄,便写了一封信到龙门村委会,这封“牛氏宗亲”收的信函转到了牛仕泉的手中,自此都昌牛姓派人直接参加全国性的牛氏文化研究活动。2019年7月,三晋文化研究会牛氏文化研究中心、《牛氏文化》编辑部在南京举办牛氏“家谱家训家风”学术论坛,都昌牛新南先生在会上介绍了都昌牛氏家族史,参会的17个省(市、自治区)牛氏宗亲表示择机到“鄱阳湖上都昌县”来感受牛氏家风民风。

新民居

牛百人逸事

大屋牛村如果从南宋年间在马影湾成村而算,距今已历840余年,在悠悠八百余载的历史烟云里,“牛”人辈出,各呈异彩。《都昌县志》上载录牛斗南,南宋庆元五年已未科进士,曾任汉阳知府。而在民间流传最广的,是清朝初期的乡绅牛百人的故事。牛百人在大屋牛村家谱上名为“文尧”,出生于清顺治庚子年(1660年),他凭着能思善辩,以“善讼”称名。

株峦牛村祖祠

传说牛百人“牛”到都昌县的新任知县,在三天之内要登门拜访牛百人,不然就会遇到找岔子的事。牛百人结拜了另三个带“百”之人,视若兄弟。一个是阳峰的卢百茂,会“打”,武功了得;一个是多宝团子口的沈百义,会“跑”,擅通风报信;一个是徐埠的谭百饶,会“写”,文才了解;牛百人自己会“说”,能辩善诉。

说某年都昌南芗万湖区与邻域的昌邑山争湖洲权属,昌邑山的人先告状,在官府控告都昌牛百人为非作歹,经常到湖洲指手画脚,气焰嚣张,实属“匪类”,官府要严加惩儆。临到开堂那天,官府传争执双方出堂,牛百人在都昌这方的对质人列。这天,牛百人让族人将他蜷身装进了一个麻袋抬到法堂。知府很是诧异,质问难道此“刁民”有不可见人的脸面,惧见本官?牛百人隔袋陈词:知府大人明鉴,既然寻衅昌邑人说我辈牛某人常临湖洲以图不良,那让来人描说我牛百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麻子还是瘸子?昌邑山人只被这一问,就知“诬告”戳实,他们何曾见过牛百人一面?知府斥责了昌邑山人一通后,让衙卒解开了麻袋系口,牛百人立身,显气宇轩昂状。官府询牛百人都昌湖洲界址,牛百人应道:“上齐滕王阁,下齐蜈蚣脚,除了禾苗,见青就斫。”昌邑人最终败诉,都昌的草洲权益得到维护。

说清朝的景德镇会馆,其时既有都昌帮,也有抚州帮、乐平帮等。为争会馆权属,都昌人与外帮打起了官司。久拖不决之时,牛百人介入此讼。他在会馆的108间对外宿客的房间,每晚租一间,连住108晚。第109天,他便向官府替诉,说景德镇会馆是独属都昌人的,外帮无份。在讼堂上,牛百人能说出每间房的长与宽尺寸来,以至构制也能悉辨。最具“杀手锏”效应的是,房间床铺底下有都昌人当年建造时埋下的碑记。这究实是牛百人在每晚住一间的108天所做的功夫,连石碑淋浇上卤盐水以呈旧痕的细节都思虑到了。而外帮无片言只语作凭证,都昌人在瓷都胜了这场官司。

冬季的马影湾塘

说牛百人的孙子牛邦至在大沔池参与“杀潭”取鱼,被周边一个村庄的人砸了鱼篓,还遭了“盗鱼”的斥责。大沔池在清初叫凌池,周边有“三嘴”,即涂家嘴(后迁往左里)、李家嘴、橝林嘴。这个“杀潭”取鱼的村庄被“三嘴”半围着。按乡间民俗,“杀潭”本来就可在干底了的鱼池塘,让周边人去争份鱼腥。牛百人见到孙子回家诉说,他觉得非要出这口受欺之气,一纸诉状到官府,用的是“言他术”,状告这个村庄在凌池巧取豪夺过往船只的过渡费:“大船过,一猪一坛酒;小船过,锚一只。”说的是这个村庄见大船过渡,收一头猪一坛酒的费用;小船过,本是收一捆茅柴,而牛百人将“茅”写成“锚”,收船家泊岸的铁锚,这就显缺德了。反正最后是这个村庄向牛百人服软,提着凌池抓的肥硕的甲鱼登门求和,让不究讼案。

唐代两丞相牛仙客、牛僧孺在都昌牛氏宗谱上的记载

说牛百人一天来到他的祖居地县城北门的牛角塘,那时牛角塘叫铁牛塘。在现今的城北春天住宅区,清初是牛角塘牛家人的“牛皮山”。牛角塘一蛋贩与牛家有隙,口出狂言说哪天见到了牛家强人牛百人,要让他吃屎。说这话时,牛百人就在侧旁,他也不去当面论个高低来。过了三天,说这话的人挑着一谷箩鸡蛋去县城走街串巷卖,牛百人再次在大街上迎面相逢,他对蛋贩说要买一百枚鸡蛋,蛋贩很高兴碰上了大买主,有点小欣喜地被牛百人导引到一家小店数鸡蛋。起初一枚、两枚、三枚地从谷箩里取出,放到店中一张小八仙桌上。后来垒层再数,累卵要滑落,牛百人笑着让蛋贩用手箍拦住桌沿,他帮忙七十、八十的往下数去,及至数到百枚,小贩已是不能有丝毫的松臂,不然蛋滚尽流。围观的人愈发地多,有认得牛百人的,也知道牛百人这是故意在谑戏人。牛百人对蛋贩笑着说:我就是牛百人,买你的蛋,让你今天来吃场屎!那人回过神来是三天前自己的狂言惹的祸,忙赔不是,连言多有得罪,先生莫怪,要么这100只新鲜鸡蛋就送给先生吧。牛百人却是付了钱,将百枚鸡蛋分与围观众人,扬长而去。

牛百人殁于康熙乙未年(1715),享年56岁,葬大屋村门首山。一代乡绅牛百人以特有的民间智慧,甚或挟带着的几份狡黠,去恪守心中笃定的正直和侠义,让后人津津乐道。

唐代牛氏墓志中的家训

新时代的大屋牛村人,传承“打锅牛”家训家风,牛劲十足,牛气冲天,奔向丰收的小康社会……

文/图 汪国山

编辑:石梦云

编审:陈典洪

审核:刘新

注:凡属于本公众号内容,未经允许不得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