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曾经的“总教头”释永旭:从“武僧”到黑老大

释永旭是谁?

释永旭,俗名王云生,生于1969年,河南邓州人,曾是偃师市政协委员,偃师市佛教协会法人代表、登封少林寺禅武学院(私立)校长。

2019年7月30日,河南偃师警方通告释永旭涉黑团伙16人被抓。

释永旭的“名头”很响亮,他也以“嵩山少林寺第三十三代嫡传弟子、曾任武僧总教头”自居,并长期在偃师市大口镇活跃,登封少林寺禅武学院正是他所创办的,但在外人眼里,他并怎么像个和尚,更像是黑社会。

2003年左右,释永旭出现在偃师市大口镇,大口镇山张村一片小池塘边,有个三层小白楼,那是他的房产之一,释永旭80多岁的老母亲和一个保姆在居住。而在村子不远的牛心山,那里是释永旭的“地盘”之一,攀爬上去要一个小时左右。

在多年前,释永旭承包了牛心山,牛心山上有一座庙,他专门出钱将那座庙进行了翻新。除此之外,释永旭出钱将村里不少路加宽,还建立了其他的庙宇,包括洪江寺,释永旭任寺庙的主持。

山张村村民王五生此前一直在举报释永旭。

无风不起浪,王五生之所以一直举报,那是因为释永旭曾经从他手中“夺去”了100余亩见方的水库,还当着妻子的面上煽他几巴掌,并逼迫其下跪,让他感觉到从所未有的屈辱。

那是2006年前后,当时王生五是在管理100余亩方的水库,主要任务就是观测水库水文状况,并随时向政府报告。这份工作没有工资,但好处是政府允许其在水库中养鱼,收成全归他所有。

然而,2006年,释永旭突然带人找到他,声称水库上面的山已经由其承包,山上的水是属于他的,而水库的水来自山上流水,水库也就是他的。因此,他告诉王五生,从此不许在水库养鱼。

王五生说,因为对此事存有异议,释永旭便叫人将王五生夫妇堵在水库边上,当着王五生妻子的面,扇王五生耳光,并逼迫其下跪,承诺不再碰水库。无奈下,王五生被迫同意。

不止如此,多名村民表示,他们都曾被释永旭殴打过,有的人甚至被打致重伤。但是,无论释永旭的师娘,还是其寺庙中的僧侣,均认为释永旭性格和善,并非外界形容的恶霸。

然而,群众不仅举报释永旭暴力殴打,还举报他干预村委会换届选举。比如,有村民反映2008年村委会换届选举初选时,释永旭带着武校的学生前往现场阻挠选举,并用汽车把选举会场大门堵上,强行干涉选举。

2019年7月,释永旭涉黑团伙16人被河南偃师警方抓获,也许正是和村民的举报分不开。

7月30日,释永旭被抓,少林寺方面也不得不出来说明——释永旭确实曾在少林寺待过一段时间,其出家后,曾在少林寺经营小卖部,“不能将其称为法师”。2003年,释永旭离开少林寺,当时寺院没有僧人跟着释永旭一同离开。

当地警方抓获的16名犯罪团伙成员,除释永旭“离开少林寺多年”外,其犯罪团伙成员中,“没有少林寺的僧人”,而且,少林寺表示从未设置“武僧总教头”一职。

释永旭离开少林寺后,自成一派,与其团伙成员长期盘踞在偃师市大口镇。该团伙涉偃师市外的登封市、宜阳县等地,其身家资产超千万元,还曾带人抢夺矿山企业,因伤人案发。

案发后,偃师市佛教协会也在第一时间免去了释永旭第四届理事会会长、常务理事等职务。

显然,释永旭的黑色江湖算是走到了尽头,等待他的将是一个怎样的惩罚?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