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蝶幽谷,世界罕见的蝴蝶越冬地

城市之美

发现 · 行走 · 认识

演绎中国新的城市故事

在台东的一个隐秘山谷里,上演了一幕“万蝶起飞,遮天蔽日”的自然奇观,这就是台湾的紫蝶幽谷。

紫蝶幽谷,世界罕见的蝴蝶越冬地

地球上大多数的蝴蝶都是以虫卵或蛹的形态度过漫漫冬日,但有几种斑蝶却是像候鸟一样以迁徙的方式过冬。目前人类发现的大规模越冬型蝴蝶谷只有美洲的黑脉金斑蝶谷和台湾的紫蝶幽谷。

蝴蝶也迁徙

在地球上除了热带以外的大部分地区,昆虫们都会面临如何度过寒冬这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因为昆虫基本上没有防寒的绒毛,也没有御寒的皮下脂肪,除了少数的成虫,例如瓢虫聚集在缝隙中冬眠,雌胡蜂钻进树缝里熬过冬天,其他昆虫多以虫卵或蛹的形态度冬,大多数的蝴蝶就是这样度过冬季的。但全世界数千种蝴蝶中,却有几种斑蝶像候鸟一样以迁徙的方式过冬,其中最著名的是加拿大的黑脉金斑蝶(Danaus plexippus),它们飞越数千公里迁往温暖的南方过冬,在墨西哥中部米却肯州的森林里形成了壮丽无比的越冬型蝴蝶谷,蔚为大自然的奇观,每年吸引数以万计的国际生态旅行者前往朝圣。

黑脉金斑蝶。图源网络

20世纪70年代,台湾也意外发现了迁徙的斑蝶和牠们聚集越冬的山谷,学界以“紫蝶幽谷”名之,这是人类第二次发现大规模斑蝶迁徙聚集越冬的现象。“紫蝶幽谷”准确地说并非是一个地名,而是蝴蝶研究者用来专指台湾以紫斑蝶为主的斑蝶群聚越冬的生态现象,是这类越冬型蝴蝶谷的统称。最初被发现时,在台湾南部高雄茂林乡、屏东县来义乡以及台东县的某些山谷都可以观察到这种现象,总计约有40多处山谷,目前只剩下20几处,皆分布在中央山脉南段两侧的低海拔地区。

紫蝶幽谷的蝴蝶群聚数量虽远不及黑脉金斑蝶谷,但紫蝶幽谷的多物种群聚越冬现象,却是单一蝶种越冬的黑脉金斑蝶谷所没有的特色。紫蝶幽谷中的蝴蝶种类以圆翅紫斑蝶、斯氏紫斑蝶、小紫斑蝶和端紫斑蝶为主、掺杂了少数的小纹青斑蝶。而台东的紫蝶幽谷则较为特殊,这里的蝴蝶谷中掺了不少的青斑蝶,甚至有以小纹青斑蝶为主的蝴蝶谷。

端紫斑蝶(左上)、圆翅紫斑蝶(右上)、小紫斑蝴蝶(左下)、斯式紫斑蝶(右下)

走过路过可能错过

寒流来袭,台北的气温在10℃左右,台东大约是14℃。一年中,台东没有几天气温会下降到这么低。所以我立刻飞到台东,准备随著名的蝴蝶生态学家李元和一起去探访紫蝶幽谷。

我们来到大武山脚下两条溪流的汇流口,下车涉水过溪,寻小径进入茂密的次生林。十几分钟后,我瞥见前面树林中有人影移动,走近后才明白,他们是研究蝴蝶的人员与志愿者,正在架设做蝴蝶标记再捕研究用的网帐,大多是我们相识的人,其中三位还是我创办的荒野保护协会的会员。

早上9点半,太阳已经高升,但林中仍然幽暗冷凉,也没有一丝风,万物似乎还在沉睡,一点动静都没有,让人觉得诧异:这聚集了十几万只斑蝶过冬的蝴蝶谷,竟然见不到一只蝶影。

一位志愿者引导着我们在树林底下往斜坡上走,走了10分钟,他突然停下来,抬头指着树梢说:“这里都是青斑蝶。”

越冬的紫斑蝶静静地停栖在大树的枝条上,它们交叠着双翅,收敛起耀目的紫色幻彩,仿佛枯叶一般。

我仔细观察,却只见密密的“树叶”而不见蝴蝶,注视了许久我才发现,有几片“树叶”似乎在微微扇动,再仔细看,又发现那扇动的“树叶”呈现青色,我终于明白:这树上的“树叶”其实大部分都是静止不动的小纹青斑蝶!牠们就是这样不动如眠地在林子里过冬,最妙的是,牠们大多停栖在树的枝条上,特别是落叶后的枯枝上,完全取代了原来的树叶,不知情的人即使走过,也不会发现这树上其实有着成千上万的蝴蝶。

志愿者告诉我,今年这里的紫斑蝶聚集的状况也不错,初步估计有接近20万只。他一边介绍一边带领我们向左边的步道走了30多米,我看见前方树上到处栖停着如枯叶般的紫斑蝶,有好几十棵树都停满了,数量相当惊人。但比起1986年我第一次进入屏东县来义乡山地探察紫蝶幽谷,这个数目又是小巫见大巫了,当时带领我去的是蝴蝶商人施添丁,据他的估计,那个谷地里斑蝶数量接近百万只。

台湾最大的蝴蝶(左)是珠光裳凤蝶,前翅展开达15厘米;最小的蝴蝶是台湾姬小灰蝶(右),前翅展开约1.5厘米。

紫蝶幽谷的横空出世

台湾最早发现的紫蝶幽谷就在屏东,发现的过程则充满了传奇色彩。20世纪60年代,正是台湾外销蝴蝶的高峰期,台湾也因为丰富的蝴蝶种类与巨大的数量受到国际的重视。

当时有一位台北的高中生物老师陈维寿,他课余时间都在研究和收集蝴蝶。陈维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蝴蝶最稀少的冬季,屏东地区的蝶商却能源源不断地供货给加工厂,不但数量大得惊人,而且都是新鲜的同种蝴蝶。这种反常的现象,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多方追索,发现这些蝴蝶都是由屏东的原住民一布袋一布袋扛下山来卖给蝶商的,可惜原住民守口如瓶,不肯透露任何详细信息。陈维寿由此判断出台湾确有越冬型蝴蝶谷的存在,而且就在屏东的山地。

一般成蝶的寿命仅有1-2个月,但由再捕获记录显示,越冬世代的紫斑蝶寿命可达半年以上,甚至有8个月之久。

陈维寿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屏东他认为可能的地区做地毯式调查,但都没有任何线索。于是他改变了调查方式,改请山区中小学的师生帮忙,那些热情的原住民学生不计报酬,奔走山野,不断地给他提供了许多蝴蝶的情报,但都与越冬型蝴蝶谷无关。终于有一天,事情出现了转机,一个原住民小学生,由家长陪同,从山地步行到平地的小市镇,打电话给陈维寿说,他在空中发现了一条好像由黑色沙粒组成的河流,不断地往同一方向流动,最后消失在屏东万峦乡的一个山谷中,而每一粒黑点好像都是一只蝴蝶。

陈维寿连夜南下赶到现场,他发现这空中的“流沙河”已连续流淌了数日之久,此时已近尾声。当他从望远镜里确认每一个小黑点的确是一只蝴蝶的时候,他兴奋得几乎哭了出来。他沿着蝴蝶的流向,一路追踪,历经艰难,终于找到了“流沙”的尽头:一个山谷中,几十万只斑蝶密密麻麻地栖停在树上,树木都改变了颜色,披上了一层蝴蝶外衣。

台湾除了拥有罕见的越冬型蝴蝶谷,还有生态型蝴蝶谷,如高雄美浓由淡黄蝶聚集而成的黄蝶翠谷。

陈维寿大约花了三年的时间才找到蝴蝶越冬的山谷,虽然辛苦,却已是足够幸运,因为同样寻找蝴蝶谷的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邬圭哈教授足足花了40年时间,才找到了加拿大黑脉金斑蝶过冬的山谷,彼时邬圭哈教授已经由年轻力壮的青年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人。当然他的收获也更大,因为他找到的是上亿只黑脉金斑蝶过冬的地方——在离加拿大数千公里远的墨西哥高山上的松树林里,邬圭哈教授也因此名垂博物史。

小纹青斑蝶的奇景

我拍了几张紫斑蝶在枝条上排成树叶状态的照片后,就退开到邻近的空地等待了。再待会儿空气如果变得够暖,紫斑蝶们就会翩然飞舞。这里的气温上升得非常缓慢,再加上树林高密,一直到接近中午,才开始有少数的紫斑蝶缓缓飞动。我不由想起,十天前我在高雄茂林乡的紫蝶幽谷中,差不多同样的状况下,10点多就有蝴蝶开始在林中飞动,像喷泉又像炊烟一般从树林的各个间隙中喷涌而出,众多的蝶儿汇成一道蝶流,沿溪沟向下飞去。牠们都知道下方有涓涓流水,正可供牠们补充水分。

当气温升高,群聚在一起的紫斑蝶就四散开来,从林间各处喷涌而出,四下活动。

就在我沉浸在回忆中时,面前的蝶群突然像接到统一讯号似的,纷纷从挤得满满的枝叶上如冰棚坍塌般往下脱落,随即又像喷溅海浪似的突然飞起,顷刻间,整个树林的空间里充满了舞动的蝶儿,景象惊人。因为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远远超出了预期,我根本来不及换广角镜头,只能迅速后退,将就着用小望远镜头拍下这林间舞蝶的壮观奇景。

不一会儿,蝶群像轻烟般散去,有飞上树冠顶去的,有向林外飞去的,也有许多回停到枝叶上。生动的树林在几分钟后又恢复了静定,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近年来 ,在台湾蝴蝶协会及蝴蝶研究学者如詹家龙、赵仁芳、吕缙宇等人士的追踪下,人们解开了许多有关紫蝶幽谷的谜团,包括这些斑蝶全年的迁徙模式,每年3次大规模迁徙的时间与确切蝶道路线等。同时也唤起了政府与社会对迁徙斑蝶的保护和重视,例如每年4月,牠们北返经过云林县二林段高速公路时,往往在一处短短的穿越区段里就会发生许多蝴蝶被车辆撞死的悲剧。后来高速公路当局在蝴蝶协会的请求下,在这期间配合志愿者封闭一至两条车道,从此大大减少了蝴蝶的伤亡。

调查与研究让我们更加了解台湾斑蝶迁徙的秘密,有利于保护牠们,但有趣的是,人们同时也发掘出更多有待解开的谜题:例如牠们的具体繁殖地究竟在何处?是否存在着“非迁徙性族群”?

第二天一大早,李元和与我在吕缙宇先生带领下,到更南边的金伦村去了。吕缙宇调查研究紫蝶幽谷已长达9年,他告诉我们,金伦村后的山谷中有新出现的越冬型蝴蝶谷。近年来地球气候变暖,斑蝶进出蝴蝶谷的时间也受到了影响,而2009年“八八水灾”让台东的植被与河川受到重创,多年的紫蝶幽谷也因植被受损严重而遭斑蝶遗弃。金伦的蝴蝶谷是2010年首度出现的,在这里过冬的蝴蝶不是紫斑蝶,而是以小纹青斑蝶为主。

台湾的紫蝶幽谷有着多物种群聚过冬的特点,除了4种紫斑蝶外,有时还会掺杂有一些青斑蝶。

小纹青斑蝶有一种特殊的生态习性:在气温大约低于15℃时,就会在树冠间聚成球状来维持体温。五年来,我在每个冬季都去探访紫蝶幽谷,拍摄了很多紫斑蝶聚集的壮观情景,却都因为气温不够低而拍不到小纹青斑蝶聚成球团的画面。

我们抵达时约莫是早上9点,山谷里气温很低,青斑蝶聚集在山涧边的大榕树上,寒流让牠们挤在大树的中央枝叶上,呈一坨一坨的小丛状,甚至一团一团聚集成球,蝶球的重量压得树枝被迫向下弯垂,我终于亲眼见到了小纹青斑蝶聚成球团的奇景!大自然终于为我画下一个震撼又完美的句点,真是谢天谢地!

团聚成“球”,相互取暖的小纹青斑蝶。

- END -

撰文丨徐仁修

摄影丨徐仁修

版权声明:本文图文版权归“国家全景地理”及《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繁体版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国家全景地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