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波动速读”换马甲:荒诞商机仍在,“乱投医”家长仍在

5分钟看完10万字,“量子波动速读比赛”的“惊人”之处就在此。各地陆续有此类机构被叫停、整顿。然而,南方周末记者此后或暗访、或正面接触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多家全脑培训机构,发现许多机构仍在招生,“量子波动速读”换了皮囊潜身其中,以一种更隐秘的方式存在。

许多机构仍在招生,“量子波动速读”换了皮囊潜身其中,以一种更隐秘的方式存在。

“孩子的钱很好挣,快速阅读、照相记忆都很吸引家长,投资是零风险,以交钱为准。”该机构县级代理费为20万元,市级代理费为100万元。

朱校长总拿分店一位23岁的张老师举例,称她可以用嗅觉识别颜色。当南方周末记者要求张老师现场演示时,张老师腼腆地拒绝了请求。

(新华社 王威/图)

在2019年10月被诸多媒体曝光之后,量子波动速读几乎成了荒诞的代名词。然而,此后一个月里,南方周末记者暗访北京、广州、成都多家全脑开发教育机构,一些换了个名头的类似课程尚在进行,一些家长仍趋之若鹜。

应和了2019年的热话:“遇事不决,量子力学。”凡是逻辑解释不通之事,都归于量子力学就好了,连阅读和记忆也如是,量子波动速读,成了2019年中国中产家长极度焦虑的一个截面。

一年课程53000元

5分钟看完10万字,“量子波动速读比赛”的“惊人”之处就在此。

2019年10月,北京某机构开展“量子波动速读比赛”的视频在网上传开,视频中多名学生不断快速翻动书本,海报上写着,“5分钟能看完10万字的书,即使闭着眼也能和书发生感应。”

在深圳沐忆教育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报名“量子波动速读”课程的家长,在微信群积极反馈自家孩子的学习成果:“2分23秒读完《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而在其宣传册的课程介绍中,有着“沐忆速读脑波音频是以阿尔法波和塞他波为主导的综合性脑波音频,且阿尔法波和塞他波都属于同种基本脑波的一种”等表述。据广东电视台报道,该课程为60课时,费用15800元。

整治伴随着荒诞不经的宣传而来。2019年10月17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对“沐忆学堂”发出询问通知书,并持续立案调查,原因是后者的宣传材料相关内容涉嫌违法。

各地陆续有此类机构被叫停、整顿。

然而,南方周末记者此后或暗访、或正面接触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多家全脑培训机构,发现许多机构仍在招生,“量子波动速读”换了皮囊潜身其中,以一种更隐秘的方式存在。

在北京全智开全脑应用中心,机构将“量子”二字去掉,宣传墙上这样解释“波动速读”:“用'光速'来真正地提升孩子的阅读能力。让文字以图片的形式,光波的速读输入大脑,3-5分钟学员能复述故事主要内容。”

更普通的名字则是“快速阅读”。2019年11月2日,成都万瑞中心“凡思FCF学能中心”门口的气氛有些紧张,若咨询的人没有带孩子前来,工作人员会拒绝介绍相关课程。许嘉的女儿就在这里上过快速阅读课程。许嘉很少用社交软件,对网传视频毫不知情,一个普通的周六下午,她像往常一样驱车1小时把女儿送到凡思锦江校区,尽管听闻过对课程褒贬不一的评价,她依然决定花53000元给孩子报名,为期一年。

许嘉描述的教学方式和目标,都与风口浪尖上的量子波动速读类似。

北京迪尔思国际教育机构的一张宣传资料如是介绍快速阅读:“仅三天时间让孩子拥有受用一生的能力,从此告别补课。”相关课程描述中谈到,“3天课程,5分钟阅读一本书,每分钟识字量1万—1.5万,协议班级,第一天没成效,全额退款。”

朝阳区左家庄附近“左思右想”全脑教育培训机构的销售人员表现得更为谨慎。2019年10月25日下午,南方周末记者到培训机构咨询时,销售人员表示,蒙眼识字的课程存在争议性,机构把这套课程作为赠送课程供学生选择。继续咨询时,工作人员则表示怀疑记者的“家长”身份,理由是报课的家长通常不会问过于科学的问题。

另一家号称全球有700多家分校的“引领右脑”在全脑教育领域也很有名气。2019年10月25日,北京市西城区“引领右脑”分店的朱校长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孩子学量子波动速读会很累,练的是深层感知能力。”而“引领右脑”主要教初级感知能力,如:用嗅觉、触觉来识颜色。

广州的引领右脑潜能开发天河分校也有类似课程。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青少部的课程涵盖快速记忆、快速阅读以及思维导图的训练课程,共计150课时(1课时45分钟),费用为27750元,其中包括超级记忆60课时,快速阅读60课时,思维导图30课时。结课后,学员可以达到记忆力提升5-20倍,阅读效率提升10-30倍,学习效率提升20-50倍。

以“引领右脑”为代表的连锁机构在北京、广州等地迅速发展,而同时,一线城市外的的市、县级区域出现了代理模式的全脑开发机构。来自河北廊坊、从事全脑开发课程代理的李老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孩子的钱很好挣,快速阅读、照相记忆都很吸引家长,投资是零风险,以交钱为准。”该机构县级代理费为20万元,市级代理费为100万元,因为涉及“商业机密”,他不便透露更多细节。

并非第一次被质疑

人人都想学习得又快又多。2014年,一档从德国引进的大型科学竞技真人秀节目,更将这种欲望在中国演绎至极致。在这档叫《最强大脑》的节目中,参赛选手以常人所不能及的记忆力和推理力吸引无数粉丝。

一家名为“新思维教育”的培训机构与部分参赛选手有着密切关系。2014年1月首播的第一季《最强大脑》前三期11位选手中,有5位曾在这家培训机构接受过记忆力训练。2014年初,随着《最强大脑》节目播出,新思维教育开始频繁接到成年人的咨询电话。

南方周末记者在多家教育机构的显示屏上都看到了滚动播放的《最强大脑》节目片段,机构老师的朋友圈中亦时常分享世界脑力锦标赛上新奇迹诞生的视频,如:“第二十八届世界脑力锦标赛上,蒙古双胞胎姐妹再一次突破人类在二进制项目上的记忆极限。”

自己的孩子能不能成为拥有“最强大脑”?在无数的家长咨询电话背后,披着量子科学外衣的教育产业链也悄然兴起。

量子是能表现出某物质或物理量特性的最小单元,“量子波动”是物理学上量子的一种状态。所谓的“量子波动速读”,想包装的概念是:通过量子波动让头脑中产生动态影像,即通过物理学的概念让感知器官产生多维感受。

这是一种伪科学。量子波动或量子碰撞只能在巨大的“量子对撞机”中产生。“通过量子波动进入脑海”这种说法,简单认为微观粒子或者微观粒子的信息可以直接进入到脑细胞或者大脑皮层某个部位,当人们自己意识到这种传输过程后,就可以把内容完整复述出来。

看似“高大上”的荒诞概念,在追捧者具体实践的过程中,变成了纯粹的物理训练。

谭文是北京迪尔思国际教育机构太阳宫校区的校长。3年前,她花10万学习右脑开发的相关课程,想将该课程融入脑潜能开发的教学中。传媒研究生思旻曾实地体验该机构的快速阅读课程。

初来体验的学生,首先需接受1.5小时的专注力、记忆力、右脑潜能测评。随后,另一位性格生涩,话不太多的年轻老师带着思旻体验了快速阅读的基础训练。伴着轻音乐,温柔缓慢的女声传来,“训练开始。按要求坐好。头正,身直。双肩自然下垂,双手置于腿上,眼睛轻轻闭合,用腹式呼吸。”

思旻按要求坐好,音乐在空荡的教室中回荡。年轻的女老师带领思旻依次进行了定点凝视、眼球运动、眼幅扩大以及整体感知四大训练,以期集中注意力,加快眼球运动速度,扩大余光扫射范围。训练的实质,就是给学生一些图形,训练学生注意力和眼球转动速度,让学生的目光沿着某种路径反复移动,一遍遍重复。

基本训练结束后,老师拿出一本儿童小说《淘气包马小跳》来测试成果。根据测试,体验者1分钟能够读900字左右。学校老师表示,经过两个月的学习后,正常学生至少能掌握1分钟阅读3000字的能力。

思旻质疑:“其实我没读太懂书的内容,只是读了大概。”

谭文回应:“阅读理解就是这样,要快速读。阅读理解不是精读。”

“这和阅读的书的难易程度也有关吧?”

“我们有专门的训练书,配套的卷子。你先从简单的开始训练,总不能上来就看科普文章吧,先把速度提上来。我们讲的是练习技能,眼球的运动速度和你眼脑直映的技能。平时我们正常上课,每次都有测试,你看了这书马上就要答题,就像你考试那样。”

“我觉得我也没有眼睛直接反映到脑子上,我心里还是会读,我不是直接放在脑子里”,思旻再次质疑。

“才上一节课!你要训练啊。我们通过训练,就是让你比较自如地去运用这个工具,包括你自己翻开你高中的那些课本,也是用这种方法去看。我们就叫四个字——眼脑直映。每一个孩子都是这样训练的,最差的孩子都能达到一分钟3000字以上。最快的速度就是一分钟15000字的都有。我们给你承诺的就是一分钟在3000字以上,你不到3000,我们就一直给你上到能一分钟看3000字以上为止。你要相信这个课程。”谭文强调反复练习的力量。

这样的对话时常发生在快速阅读授课者和学生(家长)之间。

南方周末记者以学生家长身份咨询时,引领右脑西城区分店的朱校长有过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感叹:“家长来了十个可能有八个觉得很飘渺,但总有两个相信你的,相信你的就会有效果。”3年前她遇到北京昌平区的引领右脑开发机构,觉得很神奇,在女儿学习了一年多右脑开发课程后,她成为了引领右脑培训机构的加盟商之一。

面对家长,朱校长有套自己的话术:“因为万物皆有能量,大脑中有个器官可以感受到身边的能量,还有就是你的心,需保持佛家身外无物、四大皆空的状态,但这个境界只有小孩子可以达到,还有超脱的老人。”目标群体主要限定在小孩,是这类课程的共性。“年龄大了就学不好”,这也刺激了家长“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心理。

她还会诚恳地告诉家长,“尽管有好多负面新闻,被打击了一波又一波,但我们都坚定起来了,真的就是真的,假的也真不了。”

如她所言,“嗅觉识颜色”“蒙眼识字”、量子波动速读等通常捆绑销售的课程不只一次被质疑。

2012年,人民网发表题为《“蒙眼识字”蒙了1200万,沪查处“赢在右脑”培训班》的报道;2015年,《华西都市报》报道了一家培训机构,要价10万元教“蒙眼识字”;2016年,杭州有一家长花3万元送孩子学“蒙眼识字”,而后发现无效,将培训机构告上法庭;2017年,《齐鲁晚报》曝光德州一家名为“超脑益智潜能开发中心”的公司,连营业执照都没有。

如今,朱校长总拿分店一位23岁的张老师举例,称她可以用嗅觉识别颜色。当南方周末记者要求张老师现场演示时,张老师腼腆地拒绝了请求。

焦虑的中产父母

众多被质疑的先例,拦不住趋之若鹜的家长。

南方周末记者第二次遇见许嘉是2019年11月9日,同样一个周六午后。她像往常一样坐在凡思教育的家长等待区,和好朋友聊着去迪拜的出游计划。

许嘉在农村长大。在她的回忆里,小时候只有做不完的农活。年轻时,和丈夫一同做生意,打拼出一片天地。如今,她成为一名全职母亲,丈夫承担起赚钱养家的职责。

女儿静静上5年级,是许嘉的第二个孩子。儿子已成年,照顾女儿的日常起居近乎成为许嘉生活的全部。在她的叙述里,每一天清晨都如同“打仗”,叫女儿起床、做早饭,再急匆匆送她上学。而每个周末都一成不变,周六驱车一天,沿着南二环送孩子上右脑开发和舞蹈课程,周日再沿着西二环送孩子学习奥数。她把全部时间给了女儿。

许嘉最苦恼的是,女儿性格开朗好动,难以静心学习,常常做作业至凌晨。她担忧孩子缺乏睡眠,又不得不督促女儿尽快完成学习任务。着急也没办法,她发现,有些问题用钱也解决不了。她向老公抱怨:“干脆你来辅导孩子学习,我出去应酬。”

听说凡思能提高孩子的专注力和记忆力后,尽管53000元的学费不是小数目,许嘉还是想试试。静静近期正在学习高级阶段的快速阅读课程,她比往常更爱读书了,但阅读速读并没有明显的提高。暑假时,女儿还参加过快速阅读的集训,课程目标是让孩子能用两三秒看完一页书,同时还能复述。

少数几个年纪稍大的孩子能达成目标,但静静始终不行。许嘉自我安慰,是女儿的天赋和年龄问题。“就像人们用化妆品,别人推荐的未必适合,还要考虑每个人的皮肤状况。”

同样等着女儿下课的有北京望京全智开培训中心门外的王海,他的女儿才5岁。

女儿上“右脑开发课程”已一年多了,由于年龄较小,还没有接触快速阅读课程,主要上HSP心像力课程。据机构的课程介绍,心像力课程主要培养孩子平衡使用左、右脑的认知能力,提升专注力。

但据媒体报道,“全脑开发”和“左右脑分工理论”均是伪科学。每个人都用到了100%的大脑,“左右脑分工理论”只是短暂地在学界流行,理论提出者次年就在《科学》杂志发文反思自己的研究,该领域多名科学家也用新的实验对这项理论提出否定和批判。

接触英语教育培训已近十年的王海,对右脑开发一直呈怀疑态度,一年多前,在朋友的劝说下,妻子给孩子报了50个课时的课程,学费一共36000元。王海没拗过妻子的执意。

最近,他越发怀疑课程的效果。女儿变化大,现在说话能用上成语,跟着电视唱一遍歌曲,八九不离十能记下歌词,但他疑惑——这些是自然成长所得,还是学习右脑开发课程的结果?他隐约能感觉到女儿的脾气开始变得急躁,尤其是学习的时候,“有时别人会了她不会,回家特别着急,说我怎么不会呢”。

王海给女儿报了英语、右脑开发和舞蹈三个课外班,女儿常常抱怨累,发脾气不愿去上课。这样的情况在全智开培训中心很常见。“在北京基本上一个小学生报五个班,英语、数学、写作,然后报两个课外的。”他说,“孩子已经受到了这方面的影响,她每次回东北老家就会很开心,来了这里就很压抑。”

和王海一样,持怀疑态度的刘云给儿子报了价值20000元的专注力培训课程。每逢周末,左家庄“左思右想”右脑开发培训机构的咨询大厅里,刘云坐在满满的家长当中,有的家长通过实时监控观看孩子的课堂表现,有的靠着墙,低头打盹。刘云记得,家长体验课时,老师教过蒙眼识字的技能,可自己老用眼睛去偷看,她没太相信,只给儿子报了调节专注力的课程。

即使内心仍然充满质疑,一度怀疑儿子有多动症的刘云还是报了名。“我属于病急乱投医。”她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 汤禹成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任淼琳 南方周末实习生 胡琪琛 任碧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