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与下属军官和士兵是发小,组成伙伴骑兵,横扫亚非欧40

霸主西来,大家好,我是文忠,欢迎大伙继续关注佛教史。

回忆一下,我们说到了佛教的根本分裂,对于佛教来说这是一件特别重要的大事,从此之后,佛教便从一开始的一套思想,一个组织,慢慢的开始不断的分化,走上了在不同地区国家和文化区域内,逐步扩展和传播的道路。不过,如果我们把视角从佛教,再往上面拔高一些,拉到当时整个世界格局的层面,你就会发现,就在佛教出现分裂的前后,一次改变整个印度历史,改变整个世界历史的重大事件即将发生,这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大征服,亚历山大东征。那么这个亚历山大东征,又是怎么回事呢?

科普历史,如果我们把眼光从亚洲的印度往西转移几千公里,我们就会看到欧洲的希腊,在公元前三四百年的时候,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城邦国家名叫马其顿,他原本是一个小国,国民虽然英勇善战,但是在辉煌灿烂的古希腊文明中,相对于雅典的高贵冷艳和斯巴达的勇猛彪悍,马其顿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配角,在古希腊的文明史中扮演着打酱油的角色。

但是一切都在公元前336年被改变了,这一年年仅20岁的亚历山大成为了马其顿的国王,随后他用卓越非凡的军事天赋,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就横扫整个希腊世界,绝大部分的希腊城邦国家都纷纷向亚历山大表示的臣服。在掌控了整个希腊之后,亚历山大觉得小小的爱琴海装不下自己的万丈雄心,于是他就把目光投向了东方,也就是希腊人几百年的世仇,波斯帝国。波斯帝国也不是吃素的,它是一个版图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庞大帝国,在它极盛的时候,帝国的疆域最西边,在非洲的埃及,而最东边与咱们中国的新疆紧紧相连,你想想看,从非洲到新疆,由此可见波斯帝国是多么的巨大。

但是爱好汉不提当年勇,到亚历山大时候可就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光鲜亮丽了,整个波斯帝国陷入内乱分裂和腐败的漩涡,当时的国王大流士三世,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公元前334年的春天,22岁率领3万步兵和5000骑兵,穿过达达尼尔海峡,进入到今天的土耳其境内,直接杀入波斯本土。波斯当地的总督想,小样儿,你个20出头的毛头小子,岁数不大,胆子不小,波斯帝国,你也敢招惹,胆子挺肥呀,来吧,让我们好好教训教训你,于是率领4万大军在格拉尼库斯河这个地方。

压力山大的重骑兵集团大放异彩,他们先是冒着被敌人半路袭击的风险强行渡河,我们稍微熟悉一点古代战争史的朋友,大家都知道渡河一半,是非常脆弱的。一旦遭受攻击,很容易崩溃。所以咱们的军事史上才有半渡而击这样的观点。马其顿骑兵硬是扛住了对方的进攻,成功的渡过了格拉尼库斯,并且在渡河之后迅速整队建立了滩头阵地,掩护后面的步兵集团渡河。

一看这个,波斯总督们马上派出了自己的重骑兵,想把马其顿人一鼓作气赶到河里面去,结果两边的骑兵一交锋,波斯骑兵大败亏输,让人家吓得人仰马翻,哭爹喊娘,紧接着,马其顿的骑兵又和本方渡河成功的步兵一起击溃了波斯的重步兵集团,取得了战场上的全面胜利,估计这支重骑兵你一定有所耳闻,他就是被后世军事家给予高度赞誉的伙伴骑兵,为什么叫伙伴骑兵呢?就是这支部队里面的大多数人,从小就跟眼神亚历山大认识,他们一起长大,就是发小,跟着大哥砍人去了。

所以这些人,在战斗素养和忠诚度上都极度值得信赖,和亚历山大本人默契度也非常高,而且他们装备又好人,人和马全部都是披甲的,这种装备在战场上自然占据很大的优势,在整场战役中,波斯的4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几位总督还有大流士三世的驸马通通战死沙场,总伤亡超过了2万多人,而亚历山大只有阵亡了115个人,负伤的人不到3000,双方的战损比差不多达到了1:7,这个比例太可怕了,完全是王者打青铜,这战之后亚历山大挥师南下,进入波斯帝国的核心地带,也就是今天依然战火纷飞的叙利亚。

叙利亚这块地风水估计不太好,要不然怎么从古至今就没停过,看到马其顿的军队将长驱直入,大流士三世也坐不住了,叙利亚要是保不住,波斯帝国可就是门户洞开,后果太严重了,于是抖擞精神,尽起国中精锐率大军15万,对外号称60万,奔赴前线,要跟亚历山大一决雌雄,这场决战的地点就放在了伊苏斯这个地方,这其实是整个沿山大东征过程中,最关键也是最核心的一场战斗,其实我们客观的说,伊苏斯战役里面,大流士整体的战略,是没有问题的,其实都可以说是可圈可点。

因为在战役前期,首先派出一支部队偷偷的绕到了背后,端掉了亚历山大后方的大本营,一下子就切断了马其顿军队的退路,让马其顿人陷入到了腹背受敌的境地,我们都知道在战争中,后路如果被切断,那是非常非常危险的情况,亚历山大看到这个情况之后,马上带领军队向前突进,贴近大流士三世的主力部队寻求快速的决战。到了这个阶段马其顿军队的,那可以说是命悬一线,没有粮草,大本营也丢掉了,对方兵力都差不多是自己的4倍之多,只需要深沟高垒扎下大营做好防御,把马其顿人困上三四天,饿我都饿死你,但是大流士三世没这样干的,可能觉得不过瘾,可能觉得胜券在握,你都这样了,那我还等什么呀?直接冲上去把你干掉就完了,大流士三世于是下令军队前进,与马其顿人决战。

兵法中有这么一句话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用这句话形容伊苏斯战役里边的亚历山大,那是再贴切不过了,在这种横竖都是死的情况下,亚历山大彻底爆发了,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展现的淋漓尽致,同时他的另外一支部队,马其顿的重步兵方阵,也在这一次战役中一战成王,成为了他那个时代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第一强军。

肯定有人奇怪了,你刚才说的伙伴骑兵,马其顿方阵又是个什么东西呢?简单说呀,他就是重装甲的步兵,非常紧凑的排成一个方阵,前后的纵深有十几排之多,士兵们手持6~7米长的大长毛,在战斗中站在第一排的士兵长矛似的向前的,后面每一排士兵的长矛逐渐向上挑起,你看到的就是一个由盾牌和长矛组成的刺猬方阵的,如果实在脑补不出来的小伙伴们,可以直接上百度搜一下,大家就能一目了然了。这种方阵在攻防两方面的实力都极为强悍,可以说是当时那个时代最强力的陆战兵种。

在这次战役中,马其顿军以4万对15万,位居中路的马其顿步兵方阵,经受住了波斯大军狂风暴雨一样的进攻,右翼的伙伴骑兵争取了时间,波斯大军在疯狂的进攻队形出现了脱节,亚历山大一下子抓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毅然决然地率领伙伴骑兵,向着对方的中军发起了决死冲锋,亚历山大本人身先士卒,左手长矛,右手短剑,像旋风一样冲进了成千上万的波斯大军之中。相对于马其顿军队这种玩命的战斗意志,大流士三世的勇气,可就只能呵呵了,看到亚历山大亲率伙伴骑兵杀到了自己的中军,大流士三世高喊了一声,兄弟们顶住,话音刚落,这大哥掉头就跑,扔下了一脸懵逼的将领们。

同样是一国之君,大流士三世和咱们前面讲到过的迦毗罗卫国的国王摩柯男,那可真是天壤之别了,为了给国人争取逃跑的时间,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大家,那真是百分百的舍生取义,以身殉国。可是大流士呢,身为大国君主,手握数10万将士的性命,别人还没怎么着,自己先跑了。他一跑,波斯大军的军心,一下子全没了,这帮大将一看,说大哥你可太不仗义了,您跑了,留着我们在这送死,你以为就你有腿啊?拜拜了您那,我们也跑。

这样一来,本来只不过是处于劣势的波斯军队,瞬间就出现了大崩溃,十几万人四散奔逃,马其顿军队乘势追杀,数万波斯将士命丧当场,而马其顿军队的总伤亡不到5000人。除了感叹亚历山大整个军队的英勇之外,也不得不承认这场大战的失败,大流士必须得背这个锅。

仗打赢了,亚历山大继续南下征服了叙利亚。旁边的埃及一看亚历山大这么猛,直接往地上一趴说,大哥大哥别杀我,我服了还不行吗?投降!投降!于是兵不血刃的占领了埃及,这样而言,整个波斯帝国的西半部分基本上就都落入了马其顿人的手中,经过了一段比较长时间的休整之后,亚历山大率领5万军队,开始向波斯帝国的核心巴比伦,也就是今天的伊拉克,大举进犯。大流士三世一看,你这是要我的命啊,但是没办法,这也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孤注一掷,面向整个波斯帝国下达了总动员令,把境内所有甭管是能打的还是不能打的军队,全部都集中到了巴比伦,总兵力大概达到了三四十万,对外号称百万,来抵抗亚历山大的5万马其顿军队,最终双方的大军在高拉米拉这个地方进行了决定波斯帝国命运的最后一战。

这场战役的过程就不跟您细说了,闭着眼睛都知道,在上一场战役中几乎丧失了所有精锐部队的大流士,他这一仗又能打成什么样呢?最后的结果就是亚历山大以伤亡数千人的代价,打的数10万波斯大军,四散奔逃,大流士再一次兵败跑路,不过这一回他就没那么幸运了,没过多久就被人杀掉。曾经不可一世的波斯帝国,到了这个时候也就正式灭亡。亚历山大也凭着这一丰功伟绩,成为了人类历史上著名的征服者和君主。今天我们很多人都喜欢打扑克,里边有个草花k,它的原型就是亚历山大大帝。欧洲历史上一两千年那么多君主,但扑克牌里面只有四张k,亚历山大就占据了其中之一,可想而知他的地位多么尊贵。

可能您会问了,这一期讲的东西跟佛教好像没什么关系,你说的这都是历史,其实佛教应该站在更高的一个层次去看,因为佛教也不是孤立存在的,历史上的很多大的事件都对佛教产生着不可磨灭的影响。有时甚至影响是根本性的。有时候影响是重大的历史事件,有时候是经济发展带来的,甚至自然气候都有影响,这些对佛教有影响的要素都说一说。其实不论是哪一个宗教,它的生存发展都和当时的时代背景,自然环境以及社会情况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我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大家了解的东西稍微多那么一点,也希望大伙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