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公司马迁著《史记》是以另一种方式来宣传儒家思想?

《史记》是司马迁记录从黄帝时期到汉武帝时期三千多年的历史,是一部具有划时代的历史巨著。

司马迁独创性地开辟了“纪传体”对历史的纪录,为后世历史记录作了一个奠基人。整本书读来让人思路清晰,这应该是司马迁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这样的排版的结果。更为重要的是这很大程度上让我们看到了司马迁在全书中都以儒家思想作为全书的主轴来贯穿整部书,为什么这样说?

司马迁二十岁就开始到全国各地去游历名山古迹,到齐鲁之地学习,有拜汉朝大儒董仲舒为师学习儒学。当时儒学得到重视,位列各学派之首,加上汉武帝支持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强调以儒家思想为国家的哲学根本,杜绝其他思想体系。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裁舒的主张,在全国范围内,武帝采取一系列措施,就是要确立儒学的统治思想地位。

而司马迁又是董仲裁舒的得意学生,自然得到董仲舒的儒学真谛,思想上,工作上,生活中这种思想都在影响着他。

在司马迁的《史记》中,去掉十表八书,剩下的本纪有十二纪,世家有三十家,列传有七十传。而十二本纪中为什么以五帝本纪为首?而不是以别的为首?在三十世家中为什么又以吴太伯世家为首?在七十列传中为什么又以伯夷列传为首?

这些都是司马迁按历史顺序而自然而然来叙述的么?这自然不是。《史记·太史公自序》中有这样一段话:太史公曰:“先人有言:‘自周公卒五百岁而有孔子。孔子卒後至於今五百岁,有能绍明世,正易传,继春秋,本诗书礼乐之际?’ 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小子何敢让焉。”

这可以看到司马迁对写史这件事看得比较在意,希望自己写的史书,是能继承自孔子后再续像《春秋》这样有影响力的史书。正是由于受到这样的启示和当时社会上兴起的儒学思想,使得司马迁要以儒家思想作为全书的主轴来排列各部分的序列。

儒家的核心思想就是仁 爱,整部《史记》无不充满着仁爱思想在里面。

所以我们可以从本纪,世家和列传的首卷中分别看到:

本纪首卷主要是从远古时的五帝禅让思想,都是谈论远古帝王如何仁爱,把帝位禅让给有贤德之人。世家中以吴太伯世家为例再一次说出吴太伯是如何为了让贤明的弟弟季历能继位,而主动和二弟一起出逃,禅让帝位给贤明的弟弟的。同样的禅让思想在列传中的伯夷列传中也是一样,为了让自己的弟弟能继位,伯夷兄弟又出逃,把王位禅让给了自己的弟弟。

这些事件都是放在每个部分的首位,又相互映射,互为呼应,无不在提示我们,作者就是要以这样的一个思想作为整部书的一个核心思想传承着,让读者在阅读中无形之中就受到儒家思想影响,从而达到潜移默化地接受儒家思想的境界。

这自然把司马迁作《史记》的目的达到,也了却了他的自周公后五百年有孔子,孔子五百年后有司马迁的愿望。

孔子的儒学思想,就是继承自周公制订的礼乐思想,所以孔子作《春秋》来弘扬这种思想;而司马迁则以作《史记》来继承弘扬孔子的思想。而这些思想司马迁又分别把它们放在了各部的首卷来加以记述,以达到弘扬的想法。

百粤天说

司马迁作《史记》分别把本纪,世家,列传的首卷选择为五帝本纪,吴太伯世家和伯夷列传,从而让我们更好地去领会到这种仁爱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