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资本市场亟需补上股市短板

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资本市场也发生了大规模的调整。在各主要经济体的量化宽松政策的刺激之下,向市场释放了大量的流动性,造成了当前的资本过剩的局面,也推动了全球股票市场大幅攀升。而对于中国A股市场而言,十年来反反复复,没有能够抓住这一历史机遇期,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个遗憾。当然,今年以来从科创板的推出到监管的加强体现了监管方面加强股市建设推动资本市场发展的政策动机,但不得不说的是,中国股市仍是国内资本市场建设的短板,亟需加强,如此才能在流动性过剩的窗口期起到优化资源配置、推动经济增长的作用。

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股市普遍回升并高位运行。特别是美国股票市场持续上涨创出了10年的大牛市。11月26日,美股三大股指再创下历史新高,道琼工业指数上涨至28121.68点。标普500指数达到3140.52点。纳斯达克指数升至8647.93点。十年来纳斯达克指数从当初2000多点一路狂升翻了四倍。道琼斯指数十年前是6000多点,到现在也翻了四倍左右。从发达经济体市场表现来看,欧洲斯托克50 指数在危机之后震荡上行于2015年达到顶峰,指数从2009年最低水平到2019年5月份增长了约95%。欧洲主要发达国家中,德国DAX指数在危机后最高攀升了约270%,法国CAC40指数和英国富时指数最高上涨了近130%。在亚洲,日本指数也大幅上涨,最高涨幅达244%,韩国综合指数最高涨幅达177%。而中国在2015年经历一次短暂的牛市,上证指数涨幅曾高达150%。随后中国股市长期处于相对低迷状态,从2009年最低水平到2019年5月份增长了58%。这与中国经济相对较高的增长速度不匹配,没有起到“经济晴雨表”的作用。

当然,中国股市从市场规模而言也实现了高速的扩张。2008年低点时A股市值12万亿人民币,到2009年底沪深A股市场总市值已恢复到24万亿元人民币的水平;到2019年4月,中国A股市场市值达超过50万亿元(7.6万亿美元)扩大了4倍,超过日本成为亚洲最大的股市。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和美股市值(目前约32万亿美元)的增长相差不多。但股指的波动与市场体量的扩张并不匹配。这样的市场只能起到圈钱融资的作用,没有让投资者赚到钱,仅仅成为玩家博弈的场所。

一般看来,股市能走强,肯定依赖于经济增长和成熟的市场制度,这两者是缺一不可的,尤其美股是全球股市的风向标,能表现出十年慢牛行情,自然是有它成功的因素。2008年次贷危机发生后,美联储三次量化宽松,刺激了金融业和美国经济复苏,美股开始走强,美国股市上扬,民众财富增加,刺激消费,美国经济增长更强劲,维持了长达十年的牛市行情,与美国经济形成了相辅相成的良性推动的关系。与之相对应的,中国A股股指的低迷反映出市场的成长性、企业的盈利水平都差强人意,没有形成财富效应;也反映了企业和投资者对经济前景的信心低迷,这也是中国投资持续下滑和经济增速不断放缓的反映。因此,推动股市的发展,也是“稳预期”,建立信心的一个重要方面。

市场制度的不完善是中国股市缺乏成长的主要缺陷。从美股的情况看,完善的退市制度和注册制是其优胜劣汰的保障。美国股市每年IPO的数量在140家左右,但是每年退市的公司在400家左右。最高峰时上市公司有8000多家,目前数量维持在3800家左右。优胜劣汰导致了投资者更倾向价值投资,企业更注重自身的成长,从而推动指数上涨。美国股市对公司治理和投资交易的严格监管也保证了市场交易的公平,从而保障了市场的健康发展。美国监管方面对造假惩罚力度是非常大的,这种惩罚制度使上市公司不敢造假,宁愿退市也不希望造假面临严重的惩罚。从此看来,资本市场的建设同消费市场的建设一样,重点是保障作为“消费者”的资本市场投资者的权益,而不是生产者或融资者的利益。如此,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市场环境,鼓励投资“消费”,避免各种“假冒伪劣”的横行。

美股的不断走强和经济强劲增长和成熟的制度是分不开的,美股能走出十年牛市并不是偶然事件,要看到美股走弱,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也是美国经济增长的潜力和韧性所在,也是美国的“软实力”和全球影响力的体现。与之相比,中国股市不仅是资本市场建设的短板,也是经济发展的短板,安邦咨询(ANBOUND)曾经指出,今后中国的发展,将会愈来愈多地取决于资本,取决于资本市场的建设。建设好资本市场的重要性,越往后越会凸显出来,这是中国的发展阶段决定的。现在强调经济建设“补短板”,那么,股票市场建设的补短板正是当务之急。

当然,股票市场的完善和发展需要方方面面的工作,包括《证券法》的完善、监管的加强、注册制、退市制度的建立等等。这不仅是证监会的责任,也是整个金融监管体系的责任,更是经济发展政策部门和法律部门的重任。从智库研究者的角度看,作为资本市场一个重要方面的股市建设,实际上也是一个方案设计问题,主要是转换思路,从维护投资者权益的角度出发,解决市场透明度的问题。这不仅是设立新版解决市场的增量,更需要解决存量的问题。这也亟需监管体系的加强和法制体系的完善作为基本的保障。同时,从市场建设的角度,多层次的股权市场体系是A股市场良性发展的基础。另外,从企业发展的角度,也需要友好的市场环境和政策环境予以保障。股市的短板实际上也是市场制度的缺陷,良好的市场规则和环境是直接投资必不可少的必要条件。

与美股的十年牛市相比,中国A股市场的低迷和徘徊,反映出中国股票市场是资本市场和经济增长的短板,急切需要进一步改革和创新,补齐制度缺陷,才能实现“脱胎换骨”,激活增长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