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奥首战就遇大挑战:韩国实力参赛球队最强 对手强人太多

结束了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为期一周的备战之后,韩国国奥队一行已经在5日下午乘坐航班从吉隆坡直飞宋卡、入驻赛地,为奥运会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展开最后调整,并将在1月9日首战中国国奥队。这是自2004年雅典奥运会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之后,中韩两国国奥队时隔16年之后再度直接对话。韩国队此番的目标很明确:连续第九次拿到奥运入场券。而对中国来说,中韩之战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本队的小组出线形势

1、

韩国实力最强 16参赛队居首

作为中国队所在小组中的对手之一,应该说韩国队的纸面实力是四队中最强的。97年龄段队伍在2016年的U19巴林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中,虽然未能小组出线、进入到八强之后,但只是在最后时刻被沙特队逆转而未能晋级,而且这还是因为韩国作为2017年U20世青赛的东道主已经拿到了决赛阶段比赛资格,因而巴林亚青赛上出线与否其实并不是最重要。而在次年的U20世青赛上,韩国97年龄段队伍顺利地杀入了16强,只是在1/8决赛中被葡萄牙队所淘汰。

韩国的98年龄段队伍则在2014年的U17泰国亚少赛决赛阶段比赛中获得亚军,取得了2015年在智利进行的U17世少赛决赛阶段比赛资格,同样杀入了16强,在1/8决赛中被最后获得第三名的比利时队所淘汰。

韩国的99年龄段队伍则在2018年的U19印尼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中获得了亚军,而在去年6月份于波兰进行的U20世青赛决赛阶段比赛中,则是历史性地杀入了最后的冠亚军决赛。尽管最终未能如愿夺冠,但已经是时隔10年之后亚洲球队在这项赛事中的最好成绩。

在1997至2000这四个东京奥运会适龄年龄段队伍中,韩国队97年龄段、98年龄段以及99年龄段三个年龄段的球员至少都是世界16强赛水准,在这个基础上组成的队伍水准,自然在亚洲范围内是有优势的,只有2000年龄段队伍未能拿到2017年U17世少赛的入场券。而且,这四个年龄段中,韩国各支青少年队伍的成绩也是最好的。于是,韩国准备东京奥运会的国奥队从这四个年龄段中抽调球员组成,说是亚洲最高水平的队伍,恐怕并不为过。日本在这四个年龄段中,98年龄段队伍未能从亚洲出线,其他像97年龄段是亚洲冠军、99年龄段和2000年龄段队伍都征战了世青赛以及世少赛,但成绩并未超出韩国。

相比之下,同组的乌兹别克队这四个年龄段所组成的国青队以及国少队都未能拿到过世青赛以及世少赛的入场券;而伊朗队则是97年龄段U19国青队以及2000年龄段U16国少队拿到过世青赛以及世少赛的入场券。

由一批世界16强水准的队员所组成的韩国国奥队被视为热门,恐怕也就不会引起外界太多的争议。参加这次奥运会预选赛的韩国国奥队中,征战过2016年巴林亚青赛的球员有11人、征战过2017年U20世青赛的球员有11人,均为97年龄段球员;而征战过2015年U17世少赛的球员则有5人,另外还有去年夺取U20世青赛亚军的99年龄段球员2人,尽管像世青赛MVP李康仁因为俱乐部拒绝放人而无缘参赛,但对韩国队来说并非致命的。事实上,像99年龄段球员也就是夺取世青赛亚军的球员本来可以有更多的面孔出现在这支国奥队中,但主教练金鹤范还是决定暂时不召,只是把严原上和吴世勋两名前锋带上。而在德国弗莱堡队效力的郑优营则同样是因为俱乐部拒绝放人而错过了去年的波兰世青赛,但此番应招入队,或许会成为新的领军人物。

2、

人多或挑花眼 近况不如乌兹

主教练金鹤范

某种程度上,可选之人太多其实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作为韩国国奥队主教练,金鹤范是从去年印尼亚运会结束之后,才开始正式组建国奥队的。这些年来,韩国足协所采取的策略就是“亚运会夺冠”作为执教国奥队的“敲门砖”,只有拿到了亚运会的金牌,才能够顺利执教国奥队。像2014年仁川亚运会上夺取金牌的李光钟原本应该指挥韩国国奥队征战奥预赛,但因身患白血病而辞职,这才有了后来的申台龙。

金鹤范在率队获得去年印尼亚运会金牌之后,从2018年12月开始正式组队,先后组织了两期集训展开选拔,然后组织队伍在2019年1月份前往泰国冬训拉练,在3月份预选赛小组赛中顺利拿到出线权。在出线之后,从去年6月份开始,韩国国奥队先后组织了5期集训,前前后后有63名球员先后入队接受考察。如果再加上预选赛之前所征调的球员,金鹤范召入进行考察的球员累计已经超过90人!实际上,像这次前往泰国参赛的23名球员中,参加过预选赛的球员就只剩下了10人,显然阵容已经大变。这与韩国可用之人颇多有很大关系。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金鹤范还需要考虑一个特殊情况,即由于服兵役的问题,为帮助更多球员免除兵役,即夺取亚运会金牌或进入奥运会前三名的球员,都可以免除兵役。在这种情况下,诸多征战了印尼亚运会并已经获得金牌而免除兵役的球员,除非万不得已,基本就不会再征召参加奥运会预选赛。所以,这次23人中,只有3人参加过印尼亚运会,即门将宋范根、后卫李相珉和金镇冶,主要还是考虑球队的需要,特别是门将位置上明显缺人。

不过,从整个备战来看,韩国队的备战其实并不是很顺。譬如,像去年9月份,原本计划与叙利亚队进行两场热身赛,结果后者因为签证问题未能成行,这使得韩国队只能与国内俱乐部进行热身。而此番前往大马进行备战时,原本计划要与沙特队进行一场热身赛,结果因为天气原因导致场地无法进行比赛,不得不取消。这些情况多少影响队伍的整体安排。而且,像白成浩与李康仁两名在欧洲俱乐部效力的中场球员缺阵,这其实也多少影响到球队的中场实力。

从近期一系列热身赛中的战术安排来看,韩国队以4231为主,同时也会采用三后卫战术。而且,在去年11月15日的迪拜杯八国赛3比0取胜巴林队之后,近期以来的热身赛中一场未胜,与伊拉克队、阿联酋队均以平局收场。离开大马奔赴宋卡之前的最后一场热身赛中,又是1比1平澳大利亚队。这对中国队来说,或许就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