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羽汉寿亭侯的汉寿在哪?不在湖南常德,而是在四川广元

建安五年(200年)关羽投降曹操后先是被拜为偏将军,白马之战斩杀袁绍大将颜良立下军功又被朝廷封为汉寿亭侯,这在当时曹操封爵还没有开始泛滥、而且爵位等级普遍不高的情形下,关羽汉寿亭侯的含金量其实是相当的高了。

白马之战后关羽离开曹操重新回到刘备阵营,不过汉寿亭侯的爵位却伴随了关羽一生,甚至219年刘备进位汉中王后也没封关羽新的爵位,称帝之后也没有追谥关羽,直到刘禅时期的景耀三年(260年)才追谥关羽为壮缪侯。汉寿亭侯成了关羽的代名词,那么它到底是亭侯还是县侯?汉献帝和刘备时期各有不同,我们一一来看一下。

按照东汉县侯、乡侯(都乡侯)、亭侯(都亭侯)、关内侯的爵位等级来看,200年汉献帝时期的汉寿亭侯是个亭侯无疑,只不过汉寿亭侯的解读历来有分歧:第一种解读认为是汉、寿亭侯;第二种解读认为是汉寿、亭侯也就是荆州武陵郡汉寿县的一个亭侯;第三种观点认为是汉寿亭、侯也就是汉寿亭这个地方的一个亭侯(东汉的行政区划是州、郡、县、乡四级,所谓“十里一亭,十亭一乡”,乡下面还有亭),只不过没法确定这个汉寿亭在哪个郡哪个县。

清末民国时期学者卢弼的《三国志集解》曾明确提到“亭侯之号,不得袭用县名。”这个论据很有道理,曹操时期所封的亭侯无一不是如此,比如曹洪的国明亭侯、夏侯渊的博昌亭侯、于禁的益寿亭侯等等,关羽的汉寿亭侯也就不会是荆州武陵郡汉寿县的亭侯了,至于把汉寿亭侯的汉理解成为大汉的汉则是有点牵强附会,所以最有可能的还是第三种解读也就是汉寿亭这个地方的亭侯。

关羽离开曹营之后仍然保留了汉寿亭侯这个爵位,并且关羽也引以为傲,那么汉寿亭侯是否一直是亭侯呢?并非如此,因为亭侯是有食邑之地的,但是关羽离开了曹营,原有的食邑之地不可能再属于关羽,也就是说关羽空有亭侯的爵位却无食邑之地,刘备既然承认关羽的汉寿亭侯,势必要赐予他新的食邑之地。

葭萌县属于益州广汉郡,历史比较悠久,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攻灭巴蜀后建置葭萌县并一直沿用到东汉末年,214年刘备入主益州,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年)改置葭萌县为汉寿县(《华阳国志》记载:“晋寿县本葭萌城,刘氏更曰汉寿。”)

刘备不会无缘无故去改一个县名,而且更改后的县名还对应了关羽的汉寿亭侯,所以可以肯定刘备改县名之举就是要把葭萌县作为关羽汉寿亭侯的食邑之地。

以一县为食邑之地,很显然此时关羽的汉寿亭侯是个县侯而不是亭侯了,那为何不直接改封为汉寿侯呢?原因其实也很简单,汉寿亭侯是天子汉献帝所封,刘备表面上还是汉臣,为了尊崇天子当然不会随意去改爵位封号。

所以刘备时期关羽的汉寿亭侯虽是亭侯之名,实际上却是县侯无疑,汉寿也不是荆州武陵郡的汉寿县(现湖南常德县汉寿县),而是益州广汉郡的汉寿县(现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