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云南,纵贯红河百年铁路与梦境山乡

摘自《汽车自驾游》杂志2020年1月刊。

撰文、摄影_肖育文

109 年前,铁路首次出现在云南大地上,巨大的汽笛声唤醒了沉睡已久的滇南。如今,我们驾车沿滇越铁路再行红河,又一次被梦境般的田园山水美景震撼……

在云南哀牢山的崇山峻岭间,有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它就是闻名遐迩的红河,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红河用它流不尽的乳汁,浇灌滋润和孕育着两岸的山水树木和生灵,并缔造出了许许多多扑朔迷离的人间奇景。

泸西,古村古洞两相宜

由昆明出发,我们一路高速不停,两个小时后便进入了红河州最北部的县城泸西县。未至县城前,我们驶下易弥高速,南行不多远便远远望见了依山而建的城子古村。见它的第一眼我就忍不住啧啧称奇——全村一千多间土掌房层层相衔,房屋之间上下相通,左右连贯,你之屋顶我之庭院是城子古村最大的特色。

城子古村是目前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彝族土掌房建筑群,被称为中国民居建筑的“活化石”,规模之大、保存之完好,令人称奇。不过,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与大理丽江比起来,城子古村“养在深闺人未识”。相传很久以前,彝族祖先选中这里,用一棵树的枝干搭建了24间土掌房,定居于此,生生不息。后来汉族迁入,到明朝时期土掌房不断扩大,全村布局就如同城堡。

城子古村的土掌房最多的达17 层,少的也有10 层。土坯筑墙,墙上横搭木料,密铺木棍、茅草,再铺一层土,洒上水,然后用石头一层层夯结实,形成平台房顶,不漏雨水,房顶又是晒场,就这样建成了土掌房。

蒙自,百年铁路话沧桑

我们由北向南纵穿红河州的路线其实基本也就是滇越铁路的行进路线。滇越铁路北起云南省省会昆明,途经蒙自从河口出境,进入越南老街直抵港口城市海防。铁路全线长854 公里,其中我国境内(昆明至河口)有465 公里,是目前我国仍在运营的最古老的一条米轨铁路。

我们驾车从羊街出口驶下开河高速,在距蒙自市区北10 公里的地方,坐落着曾经为滇越铁路滇段第一大站的碧色寨火车站。民国10年(1921 年) 个碧石铁路通车,碧色寨成为换装站,滇南进出口货物都由碧色寨中转,后来又成为个碧石铁路的终端站,曾经繁荣一时。从1910 起的三十多年时间,碧色寨一直扮演滇越铁路沿线第一大站的角色。

彼时,那等待运输出的锡锭、皮毛和大米装满了仓库,火车的汽笛声、搬运工的号子声昼夜不停,法、英、美、德、日本和希腊人接踵而至,纷纷在这里开设洋行、酒楼、百货公司、邮政局……

石屏,第一村与“第二西湖”

从蒙自再次启程,我们折往位于西北方向的建水、石屏。大名在外的建水古城我已来过多次,此次便穿城而过,目标是前往有“云南第一村”之称的石屏郑营村。

郑营村,位于石屏县宝秀镇。这个1999 年初就被列为省级历史文化名村的小村,原是明朝屯军后裔建设起来的小村庄,前临赤瑞湖,旁有古榕潭,后靠一座大青山。远远看去,郑营村有一种庄重朴素的美。但走进村内,外表朴实的老房子,却又流露出一种沉静大气,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古代的将军——胸有惊雷却面如平湖。

元阳,梦境山乡

要说红河州最著名的景观是哪里,元阳梯田排名第一恐怕应该没有争论。自驾纵贯红河州,我们把元阳作为重要的一站来拜访。

元阳地处云南昆明东南部,属于干热河谷气候。居住在这里的哈尼族,农业产业结构较为单一,颇具刀耕火种的原始风味,但在数十代族人开垦下,贫瘠的大山变为上万亩的良田。我们登上海拔2500 米处的云南元阳县曾经的县城老街极目远望:一面是海拔仅144 米的红河谷,袒露着云贵高原的红壤,酷热难耐;一面是环抱于哀牢山深处的十几万亩元阳梯田连绵不断,与天地浑然一体。

河口,蝴蝶谷与异国风情

再次驶上开河高速沿元江(红河)顺流而下,高速公路的终点即是我们自驾红河州的旅行终点——位于中越边境的口岸小城河口县。但在此之前,我们还要探访一座边境村庄,那里有世界上最小的国界桥和神秘的蝴蝶谷。

春雨朦朦,驾车一路在雨与雾中行驶,穿过红河峡谷千年古道,顺着那通向秘境的山区公路行进。车窗外一片片郁郁葱葱的香蕉,一朵朵不知名的小花,一寨寨叫不出名的村寨,把整条公路点缀得格外神秘,给人一种十分休闲的感觉。

因为生态环境原始,从界河龙勃河与红河的交汇处到五台山山巅,都能看见蝶类美丽的身影,所以村落所在的马鞍底乡又被称为中华蝴蝶谷。马鞍底境内蝴蝶种类非常多:有箭环蝶、凤眼蝶、枯叶蛱蝶、白带锯蛱蝶、褐钩凤蝶、喙凤蝶、紫斑环蝶、美凤蝶等十一科四百余种。284.7 平方千米的土地上,浓缩了千万种生命的存在,那是一种震荡,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的梦境。

行车线路

昆明市(G80、易弥高速)—195公里—泸西县(易弥高速、G8011)—170公里—蒙自市(鸡石高速)—72公里—建水县(鸡石高速)—50公里—石屏县(鸡石高速、S214)—125公里—元阳县(X102、G8011)—154公里—河口县

里程

单程约766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