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宁古村落 踏访李家山

踏访李家山

文/图 缪福森

或许是从小生长在乡村的原因,或许是长期结缘摄影的缘故,对于乡野村落,廊桥古宅我总是情有独钟。前不久,朋友提议去野游,于是,寿宁县犀溪镇李家山村便成了我们首选的去处,由此便踏上这次“乡村之旅”。

清早,我们驱车出寿宁县城经洋边左拐北上,沿着宽阔平坦的省道双湖二级公路一路飞奔,大约行驶了三四十公里路程就到了与浙江省泰顺县城一衣带水之隔的友谊桥头,又迎着溪流,沿着一条盘旋而上的公路直奔李家山。透过车窗,只见山下玉带般的溪流时隐时现,绵延起伏拥绿滴翠的山峦直扑眼帘,林间偶尔几声鸟鸣平添了旅途无尽的欢乐。这时,我们仿佛置身于“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的美妙境界。

车子很快抵达了李家山村。这里地形较为平坦,公路将村子一分为二,路下方主要是李家山原来的村落形态,五六座古民居保存尚好,公路后边多为十多年前新建的房子。村子中心地段的公路边有一座乡村公园,叫”涵空载福文化广场”,那是三年前福建省人防办下派干部蓝良吉驻村时修建的。我们来到这座建有石亭石廊的公园里,细细品赏着一幅幅国内著名楹联大家和书法家题赠的对联,享受艺术带来的快乐。广场西面那块镌刻着“利家山”三个红色大字的巨大石头又引起我们的好奇和不解。当地老支书周大淼为我们解开了这其中的“谜团”。

李家山是周氏血缘村落。明永乐年间(1403——1424),李家山史迁祖周信一的祖辈原居浙江省庆元县周墩,后移居该县水寨。在那里居数代后,为避战乱,周信一举家迁徙到这里。因祈发族平安,他就将此栖息地取名叫“利家山”,由于寿宁方言“利”与“李”读音十分接近,后来就改称“李家山”。

老支书还告诉我们,除李家山外,还下辖岭后和上洋两个自然村。李家山和上洋全部周姓,而岭后却有周、黄、郑、叶四姓。李家山周姓现已繁衍至22世,村里有56户,280多人,现有三分之一村民分别迁往毗邻的泰顺县城,还有迁往寿宁县城和省城福州市的。

李家山村旁有一株古老银杏树。银杏为珍稀树种,在寿宁是极其少见的。这株银杏树围4.1米,树高约7米,为雄株。它的来历特殊。相传,李家山始迁祖周信一的曾孙当年娶邻村武溪坂洋魏氏为妻,其内兄名叫魏起何,在清雍正年间(1723——1735),浙江温州有一县官路过武溪,魏起何摆香设案跪接。此后,魏起何常往温州购货,并登府拜访,该县令遂奏请朝廷,于是,封魏起何为正八品农夫官,且赐“帝曰勤民”一扁作为纪念,可惜该扁在文革期间失落。其时,魏起何见官府中遍种银杏,问其缘故,得知此树具有药用价值,于是,索取2株带回家乡,雌株种在自家武溪村坂洋溪涧边,雄株赠与李家山胞妹栽种。

李家山的古迹当属莲峰寺了。莲峰寺又名山头庵,坐落于李家山村后方一公里的山坳间。这座崇祀建筑始建于明孝宗年间(1488——1506),至今已有500多年历史了,并且李家山的史迁祖周信一就是当年建寺的主要首事之一。昔日的莲峰寺由古朴别致的歇山顶门楼、大雄宝殿等建筑组成。由于年久失修,庙宇损坏严重。2008年,为了保护这一历史古迹,李家山和周边的上洋、岭后以及山前四个村的仁人志士商议修缮和扩建。如今,这座古老寺庙十分壮观,一派盎然生机。

涉足莲峰寺,首先吸引我们眼球的是庙宇前面的一个椭圆形的巨大放生池,它四周围以十多个小花坛,池中锦鲤游动,十分自在。放生池后面为近几年新建的天王殿,观音阁、地藏殿、钟鼓楼分列在土地庙的左右两侧,最后面的是莲峰寺的主要建筑——大雄宝殿。土地庙和大雄宝殿还保留着原始的建筑风貌。

十多年来,莲峰寺由犀溪村叶根进老人住持管护,由于他年逾古稀,今年7月,当地乡贤就从泰顺雪溪乡请来一位法名叫释定智的年轻住持接替管理寺庙。

李家山是犀溪镇位于闽浙边界最偏远的一个小山村,地处杨梅洲下游。解放前,这里曾经燃烧着革命烽火。如今,大凡来到李家山的人都会去踏访山下那座全国唯一的公建红色木栱廊桥。

一位当年地下交通员的儿子善解人意,他热情主动地为我们当起了向导。于是,我们一行沿着一条蜿蜒石径步行下山。路上,这位热情的村民向我们娓娓道起了红军桥的来历。

当年,叶飞、范式人、许威等革命老前辈在这一带从事革命活动。山下河上原有一座独木桥遭到敌人刀砍斧劈之后,几乎不能通行。1937年3月12日,河上游突发山洪,这座危桥被滚滚激流冲毁,当时,国民党军队和民团密谋围捕正住在李家山村的范式人、许威等24位红军将士及8名家属,在这万分危急关头,李家山村的周则留、周作纯等9位地下交通员从家中取来木料,连夜赶制木筏,帮助红军抢渡过河。安全脱险后,许威他们向当地村民承诺,等革命成功之后,一定在这里为你们修一座桥。1954年,时任福安专区副专员的许威拨款一万元,修造了这座木拱廊桥……听完向导的讲述,我们感动不已。有诗记之:

李家山下话当年,狼虎穷追到眼前。

抢渡洪流亏木筏,阴谋粉碎颂先贤!

我们边走边聊,穿过一片茂林修竹,不知不觉中,宛若一匹灰色战马奋蹄腾越的廊桥赫然跳人我们的眼帘。于是大家加快步伐来到山麓,只见这座雄跨在青山绿水间的大桥有如“长虹饮涧”,又似“新月出云”。登上十多级岩隙间点缀着小草的石阶到了南岸桥头,徜徉于弧形的桥上,桥屋两侧挡风雨板上的五角星镂空窗洞吸引住我们的视线,观赏这匠心独运的设计,我们仿佛看见当年红军战士在这里浴血奋战、英勇杀敌的情景……走过这座长43米、宽5.1米,历经半个世纪风雨沧桑的木拱廊桥,只见北岸桥头竖着一块高由该县人民政府立的1米多的“红军桥纪念碑”,碑文印证了村民关于红军桥别有来历的讲述。我们又顺着岸边小路兴致勃勃地来到桥下,那在身边潺潺流淌的一溪碧水清纯洁净,看了真让人心醉。举目仰望,瓦蓝的天空映衬着雄伟的桥身,我们不禁为红军桥“横空出世"的壮美气势拍手叫绝。

红军桥,正以其具有光荣的革命斗争历史饮誉闽东,又因其由政府出资修建而在全国现存木拱廊桥中绝无仅有的特色而倍显珍贵。而今,随着红色旅游、乡村旅游的兴起以及廊桥日益倍受人们青睐,她的身价将与日俱增!

■ End ■

来源:县政协《寿宁古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