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十年:2012

我的二十年:2012

右边这张证书是泰国教育部基础教育委员会颁发的,因为我指导的学生在全国汉语演讲比赛中获得了二等奖。名称很长,回来的时候我找人翻译了贴在背面。

3月15号回国后,我就一直住在海甸岛三西路肯德基楼上,那时候我打算接着考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的研究生。因为那时候王老师已经考上了湖南师范大学的研究生,我觉得我有必要考一个。过了不久,国家汉办给我发了一封邮件,问我愿不愿意去赞比亚工作,我回邮件问他们,如果我中间想考研究生,能不能请假回国,汉办答复说,可以请假回国,但是一般不要超过一个星期,我查了一下飞行路线,从海口出发,单程就要两天。

我在安徽老家待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父母就催着我赶紧找工作。柴院长转了一个去印尼的通知给我,面试地点是广西民族大学。面试的那个教室几十个候选教师,只有三个男生,我一看就知道应该没问题了。在对外汉语这个行业里,男生比较占优势,倒不是说歧视女生,而是本来语言专业的男生就少,加之随着对外汉语教学规模的推进,已经逐渐从最初的大城市深入到了各个角落,有些教学点就不太适合女生了。

2012年刘倩已经在上海工作了,杨利芳在华东师范大学读研究生。

我在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接受的培训,我们班只有我自己有外派经验,所以又做了班长。培训了几天,我忽然不想外派了,原因其实很简单——年龄大了。班上与我同龄的,都是研究生。跟我一样是本科的,都是九零后。更玄乎的一件事是,我和王红学妹去吃饭,有个大爷,五六十岁的样子,他跟我聊天,知道我家里几个孩子,我是老几。可能是个算命的,我就问他,你说我是走好,还是留在这里。他说,你要是不想走,你就不这样问了。我一想,有道理,收拾收拾就走了。

我和王锐在桐庐大奇山。

离开上海我就直奔桐庐去找王锐了,那几天他带着我去大奇山玩儿了一趟,其余时间我窝在他的宿舍里投简历,几乎没有回信,用智联、用前程无忧、用中华英才网,全部都石沉大海。过几天我回到了海口,住在刘老师家里,打算继续找工作,找不到就考研。很幸运,不久后我通过了海南航空和海南省农村信用社的面试,正在参加培训,海南华侨中学的招聘公告出来了。

海南华侨中学的招聘公告出来的时候,特岗和全市统一招聘都过了,加上又是对外汉语岗位,有专业限制,所以只有七个人报考。我是笔试的第一名,第二名是我的同班同学刘相云和学妹郑倩茹。面试的前一个晚上我特别紧张,因为是对外汉语教师招聘,我就猜可能会考英文教案,就背了一个晚上的英文教案格式和术语。现在我知道了,当时面试我的是英语组长杨梅老师、办公室主任王生巧(王主任在全国一张卷的时候,高考语文考了满分,他是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专业1995届学生)、梁小岸,预定的面试时间是20分钟,无生授课之后,他们轮流问我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杨梅老师问我,What's your major?那时候我已经晕了,有点磕磕绊绊。王生巧主任问我,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我重新又反应过来,哦,杨梅老师问我的是专业。考完试,我的脑袋和腿肚子抽筋似的疼,在学校的花坛上坐了很长时间。

我怀里抱的是杨涛的女儿,现在她已经上小学了。

公示结束后,我和王老师坐火车去了西安。这时候,发小杨涛也已经出来自己做了老板,买了车。差不多在西安转了一个星期,我们回到了亳州。

穿校服的三位从左到右分别是朴灿柱、朴唯你和朴唯真,后来朴灿柱去上海交通大学读了临床医学专业,朴唯你回国,朴唯真读了浙江大学翻译专业。

回到学校之后,我只有三个学生——朴灿柱、朴唯真、朴唯你。后面两个学生从小就生活在中国,汉语水平很好,跟中英班一起读书。朴灿柱是零基础,那时候的教学差不多是一对一的,不久后,学校作为福利给外教上一些汉语课,这样,我的课才多了起来。这么多年来,我们海南华侨中学坚持接收外国来华留学生,确实为海南的国际化建设,做了很好的教育支撑。

来都来了,点个在看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