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美国第51州,朝鲜战争出兵1个团,近百人因怯战上军事法庭

波多黎各作为美国的海外自治领,地位很特殊,长期以来,波多黎各人一直在究竟是独立,还是加入美国成为第51个州,或者是保持现状这几个选择中纠结。在朝鲜战争中,波多黎各也出兵一个团,由于与美国的复杂关系,这支部队在朝鲜的经历相当特殊。充分证明了想当条好的走狗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波多黎各士兵举着自治领的旗帜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军立即调集部队奔赴朝鲜半岛,波多黎各部队被编为美3师下属的65团。该团在1950至1951年的战事中的表现非常稳定,当美军占上风时,该部就高歌猛进,当志愿军占上风时,这个团就各种掉链子。

1952年秋季,朝鲜战争双方开始沿着战线发起一系列攻防战,志愿军和美军为配合争取在板门店谈判的主动权,都选择在对方防线上的一些薄弱环节发动攻击,双方先后爆发了老秃山、白马山和上甘岭等战斗。美3师自当年7月就被部署在"詹姆斯敦"防线上,其中波多黎各团下属1营C连防御的高地被美军称为"凯利前哨"。

波多黎各部队合影

9月17日,我志愿军39军116师348团对凯利前哨发起攻击,最初C连在65团其他营连的配合下守住了高地。但第二天傍晚我军在的猛烈炮火的支援下再次对前哨发起猛攻,并迅速将美军的机枪火力点打掉,随后波多黎各士兵就开始逃跑,前哨和后方的联络也中断。到了半夜,美军阵地已彻底陷入混乱,其他高地的前线部队报告说中国军队已占领这一阵地。

志愿军的苏制BM13"喀秋莎"火箭炮

第二天天亮后,65团团长胡安·科迪罗上校命令发起反击,但反击不久就被志愿军猛烈的火力击退,波多黎各士兵狼狈逃回出发阵地。随后5天里,65团不断试图夺回阵地,但一次次被打回来,直到9月24日下午,美军被迫放弃对阵地的争夺。在连续一周的战斗中,65团伤亡了350人,几乎损失了10%的兵力。志愿军伤亡53人。

65团在凯利前哨被击败后,科迪罗上校被解除了职务,来自美国本土的查斯特·德卡夫上校接手这个团并进行了近两个月的训练以恢复部队士气,但美国人很快就失望了。10月24日,65团3营G连被派去接替韩国第9师防守铁原附近的391高地。志愿军第15军29师87团在G连换防的第2天就对391高地发起强攻,将G连击溃并夺下山头,为了处罚G连,德卡夫命令只给该连供应米饭和豆子,并勒令他们剃掉自己的小胡子,同时给G连的一个逃兵穿上写着"我是懦夫"的军服。同时德卡夫上校投入数个连队反攻夺回了山头。随后中美两军围绕高地进行了反复争夺。

志愿军的重机枪阵地

在28日的战斗中,坚守在高地上的美军两名排长先后阵亡,不久我军一发炮弹命中美军连部,将正指挥战斗的第2营营长约翰·鲍特费尔中校和炮兵观测军官一起炸死,见营长阵亡,多日来连续遭到美军团长德卡夫上校羞辱和恶战折磨的波多黎各士兵的士气迅速崩溃,纷纷开始向后逃窜,有的独自掉头下山朝后方阵地跑,有的三五成群后撤,后方部队将这些散兵收容起来,试图让他们发起反攻,但这些波多黎各士兵已经吓破了胆,他们把反击高地看成是自杀,有多达上百人集体拒绝返回战斗。

志愿军战士正准备投手榴弹

次日,德卡夫上校命令第1营营长戴维斯少校负责反攻,由于波多黎各士兵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突然莫名其妙就乱成一团,纷纷逃跑。很快只剩下连长和身边的少数几个人。戴维斯少校命令逃兵重新回高地,有50多人拒绝服从命令,最后没办法,反攻只得草草收场。

志愿军在与敌军激战

在这场充满了黑色幽默般的战斗中,竟有162名波多黎各兵违抗命令临阵脱逃,或者公开抗命不愿参加进攻战斗,这是朝鲜战争中美军最大规模的公开抗命逃跑事件,在随后的军法审判中,有95人被送上军事法庭,其中91人被定罪,判处从苦役到18年徒刑不等的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