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吴忠:西夏帝国的西京——贸易与军事重镇西平府

西北小城吴忠,中国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城市,最近因为刚通上高铁,成为了银西高铁与银兰高铁的换乘中心站点,城市地位一下子提升了不少。但鲜有人知的是,吴忠这个城市,在古代的地位还是非常高的,它曾是大唐王朝在平定“安史之乱”时的政治、军事中心,也是西夏帝国开国定业的最早国都。如果西夏帝国从开创者李继迁算起,作为西夏国的西平府(西夏帝国的西京),吴忠承担京城的历史已超过了220余年。

吴忠黄河边上的黄河楼

吴忠城市的起源

吴忠是古代灵州的治所所在地,古称灵州,初称灵洲,西汉惠帝四年(前191年)置,属北地郡。《汉书》记载:"灵洲,惠帝四年(公元前191年)置。有河奇苑、号非苑,莽曰令周。师古曰:'苑谓马牧也。水中可居曰洲,此地在河之洲,随水高下,未尝沦没,故号灵洲。'又曰河奇也。二苑皆在北焉。"灵洲属西汉北地郡管辖的19个县城之一。据此说明,吴忠建城,已有2203年(公元前191年--2012年)的悠久历史。

公元756年,唐肃宗李亨在宁夏灵州登基,由此确立了唐朝的中兴时期,使偏居一隅的灵州城(吴忠)从此成为唐朝最大的军事重镇、平叛时期唐朝的政治和军事中心(临时国都)。也许有细心人会问:又如何证明吴忠所在地就是古代的灵州呢?历史真相从来都是讲实证的。

2003年5月8日,宁夏吴忠市利通区郊区,从唐墓群中挖掘出两块墓志,其中一块墓志铭:《大唐故东平郡吕氏夫人墓志铭并序》,字迹清晰。这一墓志长约32厘米,宽度23厘米,厚度约8厘米,质地为红砂岩,整体呈现淡红色,上面共刻有318个字。

经过考古专家的考证,这一墓室的主人名叫吕氏夫人,"终于灵州私第,享年五十有七","殡于回乐县东原"。墓志铭记载:吕氏夫人的父亲是朔方节度左衙兵马使,丈夫是军队中的小官吏。吕氏夫人于公元830年也就是唐文宗大和四年死于灵州家中,葬于回乐县东原(宁夏博物馆资料)。

而回乐县是灵州治所,与灵州同城。墓葬既然在灵州(回乐县)之东,灵州(回乐县),必然在墓葬之西,今吴忠市以西正好就是古城,古城即明庆靖王朱栴《宁夏志》所称"古灵州城"的简称。《大唐故东平郡吕氏夫人墓志铭并序》确凿证明了吴忠所在地就是古代的灵州。

后来在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古城灵州被黄河水淹没,古灵州被迫"城凡三徙",最后于宣德三年(1428年)筑新灵州城,新灵州县址也就是今天的灵武市(灵武城离黄河较远,不会担心被水淹没),也因此,灵州常常被人们误认为在灵武,其实,灵武当时也是灵州的一部分。

西夏帝国的西

公元1002年,党项人首领李继迁集结重兵攻克宋朝灵州(今宁夏吴忠),彻底打开了北宋的西北大门。李继迁以其祖先世爵西平王,而他本人又受到辽国册封为西平王,便将灵州改名为西平府。

李继迁占据西平府(灵州)后,认为西平府北控河朔,南引庆凉,据诸路上游,扼守西陲要害。如能修城挖壕、练兵积粮,一旦四外出击,关中就无法防备。党项正好可借此地作为今后进取的资本,成一方之霸。平夏地方虽是拓跋人生息的根据地,但其地偏僻,不如西平府前途广大。于是令弟李继瑗和牙校李知白等,督领民众建造宫室、宗庙,暂定都于西平。古灵州城被西夏所据223年,尤其是任得敬动用10万民夫大兴土木,在西平府城内营建大型宫殿,其建筑规格非同一般。

李继迁看到了灵州(宁夏吴忠)在中原和西域交通上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以西平府为基础,作为立国的根本,加速了党项民族的国家化进。而且,攻占灵州的意义还有:

1、攻占灵州,为日后夺取河西和南下攻宋作好准备,为建国的疆域打下坚固的根基。

2、攻占灵州,极大地制约了宋与甘州回鹘、西凉吐蕃的联系,对宋朝推行的"以夷制夷",假西蕃之手剿灭党项的策略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使党项族从困厄中挣扎而出,得以独立发展。直到建立大夏国家。

3、攻占灵州,以及对灵州的屯田开发,使党项族加速走向农业化、定居化,为独立建国作好物力和人力的准备。

后来的历史发展正如李继迁所料,继李继迁后,其子李德明韬光养晦,远交近攻,不断发展党项族实力。到李元昊时期,西夏在宋夏战争与辽夏战争中大获全胜,西夏已经成为一个北控大漠,西接西域,东连宋、辽,南接吐蕃,地跨千里的强权帝国。而且随着河西走廊被西夏所控制,中国丝绸之路的陆上贸易通道从此掌握在了西夏人的手中。

公元1038年,李元昊自立为大夏皇帝,最终与宋、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史称西夏。西夏仿照唐制,建立两都,以兴庆府(今银川)为皇都,俗称"东京",而以西平府(今吴忠市)为西京,作为“东京”的屏障与西夏国的贸易中心。西平府(吴忠)紧靠黄河,交通地理环境优越,是自古以来优良的水旱码头。货物自上游的兰州而下,可以直接到达这里,从这里又可转运货物,到塞北的包头。西平府通过与宋、辽以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贸易,为西夏帝国积累了大理的物质财富。

西夏帝国存续了近200多年,这个国家曾创造了辉煌的文明与文化。西夏是一个崇佛的国家,国内佛教建筑众多(如吴忠境内的一百零八塔、银川的承天寺塔等),西夏也创制了自己的文字,并用先进的印刷术刊刻了大量的佛经。由于掌控着东西方交流的交通要道,西夏可以引进西亚、中亚地区的技术,使它的冷煅甲科技走在了当时世界的前列。敦煌壁画中的西夏供养人,神态端庄,姿态从容,有大唐盛世的遗风。

西平府作为军事重镇的陷落

每个强权的封建王朝都有其没落的时刻。经历了200多年的发展,西夏帝国到了后期已开始没落。当西夏帝国承受了当时已兴起的蒙古帝国的六次强力打击后,虽然西夏国军民进行了非常顽强的抵抗,甚至连蒙古人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也死在了征西夏的过程之中,可毕竟国力弱小的西夏无法与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蒙古帝国相抗衡。

西夏保义元年(1226),成吉思汗以夏献宗没有履约为理由,兵分东西向西夏夹攻,此即蒙古灭亡西夏的最后之战。成吉思汗率主力部队至兀剌孩城(内蒙古乌拉特中后旗西)西进攻陷黑水城,但在围攻甘州时遭到守将和典也怯律顽强抵抗,最后成吉思汗亲自攻陷,并且降服凉州守将斡扎篑投降。至此河西走廊全数沦陷。夏献宗忧患而死 。同年八月,成吉思汗率军穿越沙陀,进军黄河九渡,攻占应理(宁夏中卫)。而后分兵攻陷夏州,蒙古人用主力部队包围了西平府(西夏西京)。夏末帝派老将嵬名令公率军救援,蒙夏双方在冻结的黄河展开厮杀、决战,战况异常惨烈。天时也不利于西夏,就是在那个时期,西平府又发生了大地震,人员伤亡无数,府城塌陷,蒙古人乘机进攻,最终西夏军事重镇西平府城陷。

蒙古人的凶残是世界知名的,每陷一城,遇到激烈抵抗的城市,大部分都是要屠城毁城的。所以,西平府城陷后,等待它的是极为悲惨的命运。虽然吴忠古城目前已发现过唐墓,汉墓等文物遗址,但很少有西夏时期灵州城址遗迹或墓葬遗物,这也与蒙古人在破城之后对于西夏西平府的极端毁灭性破坏有着极大的关系。

蒙古人是非常恨西夏人的,因为他们的大汗因征西夏而死,为了给成吉思汗复仇,蒙古人对西夏采取了种族灭绝的极端手段,攻破西平府城后,蒙古人甚至掘地三尺,屠尽了城中男女老幼。1227年,西夏没有了军事屏障,蒙古人很快就攻占了西夏人国都——兴庆府(银川),并对兴庆府采取了与西平府一样的毁灭性手法,其惨烈程度令人发指,就连西夏历代皇帝的陵墓——西夏王陵也没有逃脱劫难,至此,西夏帝国彻底灭亡了。

历经劫难的吴忠城,曾经大唐帝国的灵州,西夏帝国的西京,虽然早已物是人非。但岁月依然没有改变它千年不变的自信,依然挺立于黄河之滨。随着高铁的开通,这个曾经的“水旱码头”又为自己迎来了新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