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律协副会长陆咏歌律师有没有反对其他辩护人的权利?

第一法商观察

14Jan2019

导读

最近律师圈刷屏两篇公号文:《知名辩护律师成了第二公诉人----信阳最大黑社会案件趣闻》、《我对你的印象从天堂跌入了十八层地狱----信阳最大的黑社会案件趣闻二》。两篇文章说的都是最近发生的关于河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河南十大法治人物陆咏歌律师的庭审趣事。

话说在最近一起信阳涉黑案中,原文作者与陆前辈同台辩护,原本想向前辈好好学习学习,没想到等了三天,陆前辈上来就问自己的当事人:你是否认罪认罚。当事人说:是的。陆前辈就说:审判长,关于法庭调查阶段,我不再发问,谢谢审判长。然后,然后,然后就木有了啊木有了……

但是等到其他辩护人发问时,陆前辈又出场了,这次他不是来发问的,他是来反对发问的。针对其他几位辩护人就有关到案经过和刑讯逼供问题对自己当事人的发问:

陆前辈先是对第一位辩护人说:公诉人已就此事作出提问,我的当事人已经作出回答,不必重复发问。

后不经审判长同意又打断第二位辩护人的发问:你这是怎么提问的?哪有这种提问方式?

再又不经过审判长同意反驳第三位辩护人:我说过几次了,不要再问这个问题了……

由于反对、打断其他辩护人发问次数太多,以至于陆前辈自己也不好意思的打趣道:审判长,我今天开创了一个历史,辩护律师之间的辩论。

这听起来像个大笑话,但却关系到一个关于刑事诉讼结构的基础性问题,即:辩护人之间是否有相互反对的权利?

刑诉法教科书告诉我们:刑事诉讼结构是指刑事诉讼法所确立的进行刑事诉讼的基本方式以及专门机关、诉讼参与人在刑事诉讼中形成的法律关系的基本格局,它集中体现为控诉、辩护、裁判三方在刑事诉讼中的地位及其相互间的法律关系。通说认为刑事诉讼结构主要分为职权主义(纠问式)和当事人主义(抗辩式)诉讼两种模式。我国刑诉法自2012年第二次修订开始由纠问式向抗辩式发展。但不管那种模式,差异都主要体现在控辩审三方关系上,而对于控辩审三方内部各自的关系着墨不多。

不过,共同犯罪案件存在多位辩护人是极为普遍的现象,比如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芜湖謝留卿诈骗案,辩护律师达到惊人的106位,离上梁山也就差2个身位。这时辩护人之间的内部关系如何就可能对庭审的走向产生重大影响。如果辩护人枪口一致对外,控方就会亚历山大;如果辩护人之间相互反对,控方就可能坐收渔翁之利。但由于不同被告人在同一案件中的地位和利益诉求都不同,而辩护人的职责又是各为其主,因此辩护人就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发表的某些观点相左是很难避免的。当出现这种情况时,为维护己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辩护人能否反对其他辩护人的某些庭审行为(尤其是发问)?

笔者认为应视情况而定。首先,查遍《刑诉法》,我们找不到允许辩护人之间互动的规定。所有的规定都是讲控辩审的关系以及辩方如何面对被告人、证人、鉴定人等其他诉讼参与人的关系。如果全然允许辩护人之间相互直接反对甚至辩论,等于让辩护人充当了指控其他被告人犯罪的第二公诉人角色,这与《刑诉法》第37条关于辩护人职责的规定是相冲突的,也彻底模糊甚至破坏了控辩审的平衡关系。

《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第一审普通程序法庭调查规程》第8条规定有多名被告人的案件,被告人供述之间存在实质性差异的,法庭可以传唤有关被告人到庭对质。审判长可以分别讯问被告人,就供述的实质性差异进行调查核实。……审判长认为有必要的,可以准许被告人之间相互发问。根据案件审理需要,审判长可以安排被告人与证人、被害人依照前款规定的方式进行对质。这条司法解释允许被告人相互发问,但不能由此推论出作为接受被告人委托的辩护人之间也可以相互发问,因为这个发问主要是针对被告人供述之间的实质性差异而展开的,是为查明案件事实而进行的对质。辩护律师虽然接受了被告人的委托,但并不是案件当事人,也没有亲历案件经过,因此不能依据委托关系获得相互发问的权利。

《最高院刑诉法解释》第214条规定控辩双方的讯问、发问方式不当或者内容与本案无关的,对方可以提出异议,申请审判长制止,审判长应当判明情况予以支持或者驳回;对方未提出异议的,审判长也可以根据情况予以制止。这一条只规定了控辩双方之间反对的权利。但在共同犯罪案件中,其他辩护人也可能对我方当事人进行诱导性发问。在这种情况下,根据辩护人的法定职责,辩护人应有权对该条做扩张解释,对其他辩护人的诱导性发问表示反对。但需要注意的是,异议是向审判长提出并由审判长判明的,而不是直接去和其他辩护人当庭辩论。

总之,在共同犯罪案件中,当出现辩护观点相左时,辩护人应各自平行表达,而绝不应该在庭审中相互反对,甚至连“本辩护人不同意XX辩护人的观点”这样的语句都应该杜绝。但当遇到其他辩护人诱导发问己方当事人时应可及时向审判长表示异议,要求判明。法官如果阅读庭审的能力强,他也应该及时杜绝一切辩护人之间相互辩论的情形,除非他想帮公诉人一把。

前述两篇公号文风行后,据称是陆前辈徒弟的某律师曾在律师群里公开回应说陆前辈是根据庭前确定的辩护策略采取的行动,是为了维护自己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无可厚非。

但从公号文文中描述的情形来看,陆咏歌律师的错误可能不在于是否有权表示反对,而在于滥用了这种权利,即在其他辩护人不存在明显诱导发问的情况下不断反对,甚至与其他辩护人当庭展开直接的辩驳。这对于一名知名律师、老前辈来说,是很不应该的。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来源 | 一贯刑辩

作者 | 杨卫华

编辑 | 四 月

审核 | 郁 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