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被曝“毁林取水”:开工前景区未被通知,环评称对下游取水影响小

划重点

  • 1农夫山泉在武夷山国家公园的新项目被曝“毁林取水”,景区大部分位于取水点下游,施工车辆的来往和工程活动破坏了景区整体环境。当地市政府称,农夫山泉的工程活动经过审批并已通过取水听证会,且河道属于国家,不在旅游建设租用地范围内。
  • 22018 年 4 月,武夷山政府审批通过了农夫山泉有关该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申请。该报告显示,农夫山泉在项目中实施的道路和管线铺设中,对植被资源影响很小。不过,报告显示工程可能会造成水土流失、景观破坏等影响,并要求农夫山泉要进行设置护栏、严格限制施工范围等补救措施。
  • 3环评报告显示取水点距国家公园的界线 0.7 km。武夷山国家公园回应,农夫山泉工程取水点距新界 50 米,但部分已修建施工便道处于国家公园新界内。武夷山市政府向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下发文件,称农夫山泉已取得相关审批且与大安源小组签订了相关协议,如确有侵权,建议使用法律途径处理。

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每日人物熊韧凯 编辑钟十五

近日,农夫山泉新建项目被举报破坏生态引发关注。微博用户“Qiang小Qiang”爆料,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未经审批,在武夷山国家公园使用大型器械施工,对植被造成破坏。武夷山国家公园 1 月 12 日晚回应,称取水点不在国家公园界内,但距新界仅 50 米,而部分已修建施工便道处于国家公园新界内。

每日人物调查发现,该“毁林取水”事件不仅涉及林区的生态保护,也有关农夫山泉与下游景区旅游公司的权益争端。

农夫山泉被曝施工毁林取水。网络图

开工前景区未被通知,双方就工程影响及用地资质冲突超半年

1 月 13 日,每日人物联系爆料人“Qiang小Qiang”,其真名为强雯。对方称,自己母亲杨端凤是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该公司于 2003 年通过政府招商引资获得了大安源生态旅游景区的旅游开发资质,拥有一万余亩旅游租用地与六处建设用地。其中,旅游建设租用地大多未被开发,以维护景区的自然美感。

据天眼查显示,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为苏闽(武夷山)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占股 52%;杨端凤、强焕荣(杨端凤之夫)、强雯、强岩梅亦有参股。苏闽(武夷山)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两千万,其中杨端凤认缴 1400 万,强雯、强岩梅各认缴 300 万。

资料还显示,集团直接投资控股的还有武夷山龙景漂流有限公司、武夷山苏闽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与武夷山市度假区苏闽酒店有限公司。

2019 年 6 月,农夫山泉进入大安源生态旅游景区进行铺设管道、修建河堤等工程,为未来的取水工作做准备。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于 2017 年 8 月成立,投资 5.27 亿,是武夷山市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

农夫山泉取水点。图源武夷山国家公园

强雯介绍,农夫山泉的取水点位于景区内。在此之前,她从未被告知相关事宜。因景区大部分位于取水点下游,故施工车辆的来往和工程活动破坏了景区整体环境。

除此,旱涝季分明的武夷山,2019 年受到整个南方地区的大旱影响,景区内居民生产生活和瀑布等自然水景受影响严重。强雯称,自己担心农夫山泉未来的取水活动造成下游干旱加剧或水土流失。

随后,大安源生态旅游景区联系武夷山市政府。据强雯转述市政府的回应称,农夫山泉的工程活动经过审批并已通过取水听证会,且河道属于国家,不在旅游建设租用地范围内。

对此,强雯认为,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作为农夫山泉取水项目的重大利益相关方,没有被邀请参加取水听证会,这不公平。此后,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又以农夫山泉侵犯其自身权益或危害生态环境为由,多次向武夷山市政府及公安、城建、林业、环保等部门反映情况。

接下来的时间里,双方冲突不断升级。2019 年 11 月,大安源旅游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向武夷山森林公安部门反映农夫山泉施工过程中的毁林情况,随后森林公安部门介入立案调查。强雯还称,12 月 20 日,农夫山泉方推翻了景区内的一辆大巴车。

每日人物就强雯所述情况向武夷山市公安局、市委宣传部及市政府办公室求证,各部门均表示不便回应。

农夫山泉开设的施工便道,被指毁林。图源武夷山国家公园

环评报告称对林木、下游取水影响小,农夫山泉是否合法合规取地、作业尚未知

每日人物查询到,2018 年 4 月,武夷山政府审批通过了农夫山泉有关该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申请。

该报告显示,农夫山泉在项目中实施的道路和管线铺设中,对植被资源影响很小。

报告显示,“本工程绝大部分管线利用现状公路进行布设,占用林地的植被较少,拦河坝至新建道路段会占用少量青冈次生性林地和马尾松人工林,占用植被覆盖度较低,均为当地常见种和广布种,植被占用对区域植被资源的影响很小。”“临时占用的植被在施工完成后进行植被恢复,选择速生树种和乡土树种,可以恢复大部分的植被,对植被和植被资源的影响可以降至最低。”

不过,报告显示工程可能会造成水土流失、景观破坏等影响,并要求农夫山泉要进行设置护栏、严格限制施工范围等补救措施。

除上述影响外,对下游的水量影响方面,上述报告称“本工程取水口至下游西溪河口有大安、小浆、洋庄、石雄四个水厂,本项目年取水量为 217 万立方米,仅占多年平均可供水量的 7.1%,占枯水年可供水量的 11.3%……本工程取水后不会对下游生活用水及水厂取水产生影响。”

农夫山区100万吨取水项目的环评报告中,提及对下游取水影响小

1月14日,每日人物联系该报告的编制主持人宋磊,对方第一次接电话时表示需要时间准备回答,第二次则直接挂断。

上述环评报告在 2018 年 4 月通过时,取水点距国家公园的界线 0.7 km。2019 年 12 月 25 日,福建省人民政府批准了《武夷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确立了国家公园的新界线。1 月 12 日晚武夷山国家公园回应中显示,农夫山泉工程取水点距新界 50 米,但部分已修建施工便道处于国家公园新界内。

对此,强雯认为,这些便道并不符合该环境影响报告表内“沿河堤”“高出水面 50 cm”的要求,且在国家公园新界确立后,施工方对便道继续拓宽。据武夷山市政府1月8日一份文件显示,该条便道涉嫌违规擅自开挖毁坏林木,便道长约150米,宽3米。

1 月 13 日、14 日,每日人物两度致电农夫山泉武夷山工程项目联系人陈土根,第一次无人接听,第二次则被直接挂断。每日人物也拨打了农夫山泉的官方客服电话,客服转接了专门负责与媒体对接的部门,但无人接听。

2020 年 1 月 10 日,武夷山市政府向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下发文件,称农夫山泉已取得相关审批且与大安源小组签订了相关协议,如确有侵权,建议使用法律途径处理。

次日,强雯在微博上晒出农夫山泉方夜间施工的视频,并配文“农夫山泉(福建省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大晚上的,未经国家公园管理局审批,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内使用大型器械施工,当场人赃俱获。”

农夫山泉夜间施工图。图源受访者

对于政府文件中“农夫山泉与大安源小组签订了相关协议”的说法,强雯向每日人物表示,自己并不了解,但村民小组已将土地出租给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她认为“农民这是一女二嫁”,如果确实存在这份协议,会起诉农民和村民小组。

近年来,农夫山泉集团高歌猛进。据浙商杂志发布的“2018 浙商全国 500 强榜单”显示,2013 年至 2017 年,农夫山泉的营收从 90 亿元升至 162.5 亿元。综合各方资料,2018 年农夫山泉的总营收达 209 亿,净利润 36.1 亿。开辟新水源地也成为了扩张过程的重点,增加产量和降低物流成本都有利于农夫山泉保持自身的价格优势。

2019 年 11 月,彭博社报道称农夫山泉正准备在香港上市,IPO 计划最早在 2020 年上半年进行,募资规模最少 10 亿美元,对此农夫山泉方面表示“不予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