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岁三浦知良的鞠躬,日本校园足球的可怕之处

第98届日本高中足球选手权大会决赛,昨天下午结束了较量。一场高中足球联赛决赛,如果放在中国足坛,它可能一文不值或无人问津,但在日本国内所引发的关注,却是震荡级。

比赛地点被放在埼玉2002世界杯球场进行,亚洲最大的专业足球场,现场涌入了超过5.6万人观战。5.6万人是什么概念?放在中超,它基本可以拿到单场上座率之王的头衔了。日本全民对于校园足球的重视,以及日本校园足球文化的培育,刷新着我们的认知,也让我们相形见绌。

每年的高中联赛,全日本有超过4000支高中足球从各自的都道府县开始竞争,最终有48支球队进入全国大赛。全国大赛采取单场淘汰制,异常残酷的赛制,也缔造了空前盛况。层层选拔,选出的自然是精英中的精英。

昨天的决赛交战双方是来自静冈县的静冈学园和卫冕冠军青森山田。比赛的进程,完全对得起5.6万名球迷现场观战的盛况。上半场前30分钟,静冈学园就两球落后,但在逆境之下却爆发了小宇宙,半场结束前扳回一城,下半场再入两球,最终实现了大逆转,时隔24年再次夺冠。

静冈学园夺冠的话题迅速登上了日本地区的推特热搜。从实时的热搜榜来看。前五名的热搜中,有三个热搜话题都是与这场比赛有关,分别排名热搜的第一,第三和第五。

这不禁让我想到日本另外一项校园赛事---箱根驿传,看似枯燥、乏味的高校长跑接力赛,却被日本人发展成一场关于青春与热血的狂欢。身处其中,你很难不为之动容。

而反观我们的社交媒体热搜:某某男星被拍到跟某某女星同框、某某明星承认恋情、某某主播挣多少钱......这让我又一次无法不提及那个观点:中国足球只是社会的一面缩影。

其实,只要对于日本足球稍有研究的人便了解,静冈是日本足球的圣地,《足球小将》中虚构的南葛市便位于静冈县。从静冈县走出来的日本球星:中山雅史、川口能活、小野伸二、内田笃人、长谷部诚等等,都是日本足坛响当当的人物。而对于静冈县的静冈学园而言,他们更是有着绝对值得骄傲的历史沉淀:还有一个月就将53岁的日本足坛“活化石”三浦知良,是这座学校的名片。

三浦知良出生于静冈县静冈市,高中时曾就读于静冈学园。只不过1982年12月,三浦知良从静冈学园中途退学,独自前往巴西深造,并就此走上了职业足球的道路。这一踢就是将近40年。

过去的2019赛季,横滨FC时隔13年闯入J1联赛。52岁的三浦知良在末轮第87分钟替补登场,和球队一道见证了升级时刻。虽然已过半百,但三浦知良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他是日本足球乃至整个世界足坛的奇迹,打破着人们对于职业球员身体机能的认知。

“我会踢到自己死去为止”,这是三浦知良对于足球的誓言。清淡的饮食、规律的作息、每天坚持两小时训练量,三十年如一日的自律,让三浦知良不断书写着不可思议的传奇。

去年12月31日,静冈学园6-0大胜冈山学芸馆,三浦知良亲临现场观战。赛后,三浦知良来到静冈学园的更衣室,看望这批后生。

刚一进门,便是让人出人意料的一幕:53岁的三浦知良,向这帮16、7岁的孩子深深鞠了一躬,并且马上摘掉了墨镜,而得到此般厚待的静冈学园队员们,纷纷起身给前辈回敬了鞠躬。而后,三浦知良又与每一位小队员握手致意。

唯有这样的画面,才能让我们深刻感知“榜样的力量”这几个字的内涵。而三浦知良这样一位传奇,他为人的谦卑和对待事业的野心,也不禁让我想起一些往事。

笔者四年前曾跟随江苏苏宁队前往东京采访亚冠联赛,所见所闻刷新着对于日本足球乃至整个日本社会的理解。

踏上日本国土,确实看到了很多在国内看得比较少的现象:地铁里没有人大声喧哗,很多人在读书;当国内纸媒江河日下的背景下,他们的国民依旧热爱读报,《读卖新闻》《朝日新闻》依旧有巨大的发行量,这里的小朋友也喜欢玩平板电脑,但玩的是与音乐相结合的游戏,弹奏着《菊次郎的夏天》和《卡农》。

他们留给你的第一印象绝对非常好:身边每一个民众都会礼貌彬彬鞠躬示意,那种谦卑感甚至会让你觉得过意不去。但是,谦卑的背后呢?

其实他们也擅长“盘外招”。亚足联有规定,比赛场地与客队球队下榻酒店距离不能超过14公里,而苏宁的“待遇”恰恰就是14公里,而且被安排的训练场地,无法提供夜场灯光,甚至连球门也没有。比赛场地的文字记者席,那些视野最佳的位置都贴了标签“日本专用”,而留给中国记者的位置要么最前排要么最后排。

在路上,你几乎看不到德国大众系和美国通用、福特系,市场早已被丰田、本田、尼桑、马自达所包围。但是,东京fc在主场演唱的队歌竟然是《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利物浦队歌。

你无法用单一的人格去定义他们。他们有表面上的谦卑,同样也有骨子里的傲慢。他们也会崇洋,但似乎只会挑最优秀的东西去学习。

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东京FC的主教练城福浩。有中国记者问了他一个问题:“现在中国联赛财力雄厚,在这样的背景下,您觉得中国足球还要向日本足球学习什么?”

城福浩这样回答的,“首先,我觉得我对这个问题没有太多发言权。但既然您提问了,所以我就有义务回答。我觉得投入的增加对于中国联赛是一件好事,它能增强球队整体实力,中日球队各有特点应该互相学习。总言之,有钱,不是一件好事。”

非常体面,非常礼貌,滴水不漏。但其实,就在终场前一分钟,城福浩还因为特谢拉被换下时故意拖延时间而出言不逊,两人差点大打出手。

满口谦卑,满怀野心,菊与刀是对这个民族最好的定义。我无法轻易下结论它是完全的好或是片面的坏,但这的确是城福浩的样子,是三浦知良的样子,是整个日本足球的样子。也许,从高中联赛开始,这样的价值观便烙印到每一个球员的骨子里。

带着热血和征服的欲望,以勤勉谦逊的态度去学习和提升,这是属于日本孩子的足球路径。而我们呢?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热血哥captain”,与热血哥一起聊足球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