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手游:遇见你之后,我改名叫陈萍萍

《庆余年》电视剧第一季接近尾声,

小九我还是决定讲一讲我们的老院长陈萍萍。

虽然第一季,老院长出场的次数和时间不多,很多人也并不知道老院长的恐怖;

虽然讲完之后,小九很有可能被关进监察院大牢,感受一下肖恩先生当年体验过的监察院地牢二十年旅行套餐;

但老院长的事迹太过精彩,这些在电视剧,甚至小说里都未详细呈现的事迹,小九想说给大家听。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那应该是一个初夏的午后,澹州城郊处的一片小树林的草地上,一个叫陈五常的少年,正倔强地撑开双臂,护在一位看起来比他还要高大的另一位少年身前,与另外两位同龄的孩子默默对峙。虽然陈五常脸上有些鼻青脸肿,衣服有些脏乱,看上去并不占上风,但仍然坚持不肯退后半步。

他身后的高大少年显然也吃了些亏,但看起来仍然兴高采烈,一口吐掉嘴里的草屑,走上一步和陈五常并肩而立,哈哈笑着说:二弟,范建小子,现在是二对二,你们要是认输投降,我就放你们一马。

对面同样意气风发的两个少年哪里肯饶,嘴里同样撂着狠话,哇呀乱叫着就冲了上来,四人再次战成一团,满地打滚。

陈五常虽然身材瘦弱,但仍然拼命地护住高大少年的身周,因此也挨了更多的拳头。

四个少年激战正酣的时候,忽然一阵如黄莺歌唱般的笑声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说:你们在玩什么?带我一个好不好?

少年们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去,一个如粉雕玉琢般的黄衫少女,身后背着一个几乎比她身体还大的箱子,正站在不远处,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初夏的阳光透过她身后的树梢,穿过她鬓边的发丝,陈五常看见少女微微带着红润的脸庞、如宝石般闪亮的眼睛,和脸上比阳光还要温柔的笑容。

四个少年一时呆滞在地上,半晌没有人说话。

那一刻陈五常突然觉得也许自己不该正一脸茫然地坐在凌乱的草地上,不该把自己弄得鼻青脸肿,衣衫不整,他慢慢感觉脸上有些滚烫。

还是高大少年最先反应过来,小声问:你……是谁?

少女笑着回答:我叫叶轻眉。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四个少年分别是诚王府家的两位世子,以及两位世子乳母的儿子范建,还有世子的仆人陈五常。后来叶轻眉和四位少年成为了好朋友,本来已经很奇怪的组合,就更加奇怪了。

偶尔还有一个眼睛蒙着黑布,神秘莫测的瞎子少年出现,他说他叫五竹,是叶轻眉的仆人,但叶轻眉总是管他叫小竹竹。

陈五常也是个仆人,陈五常很羡慕五竹可以这样被她称呼。

陈五常叫她叶小姐,她偏要让陈五常和世子他们一样,叫她小叶子。陈五常记得自己第一次叫出“小叶子”三个字的时候,脸涨的通红。

她大大咧咧地揽住陈五常的肩头问:那我该叫你什么好?

陈五常僵硬着身子,低着头慢慢说:奴才只是个下人,是个低贱的……太监,姑娘叫我五常就好。

说着,陈五常涨红的脸开始慢慢变得苍白。

她先是很惊讶,然后开始很苦恼地看着陈五常:你真是太监?那咱们到底是以姐妹相称,还是怎么办呀?

陈五常抬起头,眼睛明亮地看着挠头思考的少女,突然感觉鼻子无比的酸。

她想了一会说:不管了,反正咱们现在是朋友了,五常不好听,要不我给你起一个吧。五常五常,平常,不行不行,平常,平平,萍萍?要么叫萍萍怎么样?哈哈哈,就叫你萍萍了,哈哈哈哈。

因为感觉捉弄到了某人,少女开始自顾自地哈哈大笑,笑得不可自抑。陈五常终于还是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少女一看有点慌了神:哎呀怎么啦,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叫啦,你别哭啊。

陈五常眼泪流的更加汹涌,但还是咧着嘴笑着说:喜欢,我很喜欢。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后来,最有希望继承庆国皇位的两位皇子莫名其妙地死去,本来一开始寂寂无名的诚王爷继承了皇位。两位世子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太子和靖王,范建也成为了太常寺司库兼户部员外郎,太子和靖王在外征战,范建在户部帮他们筹措钱粮,而她创建的叶家商业帝国,为庆国的东征西讨提供了几乎源源不断的财力支持。

后来她说:要有监察院。

然后太子顶着压力,向皇帝上书创建了监察院。

然后她对陈五常,也就是后来的陈萍萍说:你来当第一任院长怎么样?

于是陈萍萍,就成为了监察院第一任院长。从那之后,庆国有了一个可以和大魏的缇骑相抗衡的谍报组织。

陈萍萍带领监察院屡立战功,为庆国的征伐提供了最强大的情报支持;庆国初次拓边,陈萍萍乱军之中为太子挡下一箭,并拼死护着太子闯出北魏第一杀将胡悦布下的陷阱;庆国第一次北伐,庆帝练功走火入魔,大军被战清风率军围困在群山之中,几乎山穷水尽,陈萍萍帅黑骑冒死营救,护着庆帝逃回南庆;北魏谍报组织缇骑威胁太大,陈萍萍率黑骑奔袭千里,生擒缇骑首领肖恩,使缇骑土崩瓦解……

这一切的功绩,让陈萍萍这个看起来似乎有点好笑的名字,逐渐响彻整个天下。而他从来不介意,甚至很喜欢别人叫他陈萍萍,因为这个名字,是她取的。

后来的庆国,内有雄才大略的皇帝,才能卓著的臣子,有江南三大坊提供财力支持,外有强大的铁骑,勇猛的战将,一统天下的脚步似乎已经开始了。

再后来就是那个突然流血的夜晚,所有人都不在她的身边,也是她刚生下孩子,最虚弱的时刻,一群疯狂的贼人杀害了她。等陈萍萍疯狂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当陈萍萍从她的仆人五竹的手中接过她留下的唯一骨血,心里的愤怒和绝望如饿狼一般啃噬着他。他将孩子交给五竹,让他带去安全的地方,然后下达了命令:进城,杀人。

虽然那天他不停地杀人,杀了很多人,但始终远远无法弥补自己无法保护好她的悔恨。他知道也许杀她的人还没有死完,所以他决定用后半生去寻找真正的凶手,以及保护好他的血脉。

他一边苦苦地寻找,一边在等着那个少年长大。虽然流血夜之后,他再未见过那个孩子,但整整十六年里,他一直都在关注着那个叫范闲的少年的一点一滴。默默为他铺好道路,为他扫除障碍,静静等着与他相逢的那一天。

那天,同样是在那个孩子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知道是时候相见了。

在她当年创立的那座监察院里,阳光透过少年身后的窗户,已经觉得自己开始变老的陈萍萍,看着那孩子同样明亮的眼睛,忍不住开口说:眼神,像她。

好了,关于陈院长的故事,小九就只能说这么多,再多说就不只是关进监察院监牢那么简单了。希望老院长手下留情,咱们还有继续闲聊的机会。要是你们想知道更多关于陈院长背后的故事,就去庆余年手游里自己寻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