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在横店,红在短视频,群演的痴与狂

横店自带梦想,但最终抵不过现实的无情。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明星演员无戏可拍”登上了新闻版面的头条。但在短视频崛起的镜头屏幕前,有些人早已成为了别人手机里印象深刻的主角。

挨踢妹带你走进横漂的短视频梦

“让我们一起摇啊摇啊摇啊摇,

让这个世界从此不再有烦恼,

让我们一起摇啊摇啊摇啊摇,

自由自在才是我们的目标……”

伴随着强烈的鼓点和忽明忽暗的灯光,一个喧嚷人群形成的露天舞池中央,聚集着几位放飞自我的中年人,正面对手机的直播镜头疯狂地歌唱摇摆舞蹈。

这里是横店的网红街,再夸张的表演都不会让人大惊小怪。手机镜头前,他们完全沉浸在一个虚拟和现实交错的环境中,用肢体动作演绎着别样的舞蹈。舞动的同时,他们脸上保持着快乐的微笑,因为只有在这里,才是他们的主场。

作为横店群演中的一员,如兰也曾出现在这个喧闹的大街上。与疯狂舞蹈的人不同的是,她用自己手机镜头记录、直播着身后的现场。别人手机屏幕里的主角成为了她视频中的人肉背景,在这个网络构建起的一个小世界里,她又成为了别人屏幕中的女一号。

横店自带梦想,但最终抵不过现实的无情。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明星演员无戏可拍”登上了新闻版面的头条。天眼查上,2019年共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更是成为了影视行业走下坡路的号角。

但在短视频崛起的镜头屏幕前,有些人早已成为了别人手机里印象深刻的主角。

两个群演一台戏

这是刘恒官横漂的第二年。

书生、路人、店小二、军人、土匪……刘恒官参与演出的角色已经多到记不清。不过他也能明显地感觉到,今年的戏越来越少。

好在刘恒官有一个名叫“演员小二郎”的抖音里,点赞数最多的一条短视频高达208.3万,这才是刘恒官的命根子。

“过去在横店最红火的时候,一年要接待300多个剧组,一天之内在横店同时拍摄的剧组就有几十个。限古令下来,全部都撤了。就拿去年来说,去年每天都有40-50个流动剧组,现在只有20几个了。本来《熹妃传》是像《如懿传》一样的大制作,限古令下来,《熹妃传》也没了。本来当时《熹妃传》剧组的很多工作人员已经住在酒店了,限古令下来,他们就撤了。”孙福远说道。

孙福远是一名9年的“老横漂”,也是刘恒官短视频里的“御用”男主角。和许多明星一样,孙福远只是艺名,专门请大师取的。

刘恒官(左)和孙福远(右)

视频里,孙福远身穿一身八路军的服装,对着旁边的人“剧透”说:“杨紫那天单独请群演也没有曝光。演香蜜沉沉的时候,杨紫在2号山唐城拍戏,休息的时候说群演兄弟你们辛苦了,快过来拿水,然后她用商务车拉了半车厢。”

明星八卦,是刘恒官和孙福远短视频里最受欢迎的主题。

漂一百年也不可能成功

在横店当了2年横漂,97年生人刘恒官的月收入始终在3000元左右摇摆。

跑一天的戏,工资也不过百元,好在碰到饭点,剧组管饭,这就帮像刘恒官一样的群演节省了不少饭钱。

在横店当群演,刘恒官心里清楚的知道,就算漂一百年也不可能成功。

刘恒官

恰逢某短视频平台开启了扶持群演计划,所以在跑戏间隙,他拍下了群演生活的日常上传到短视频平台,意外地成为了一个小网红。

在多个短视频平台上,“演员小二郎”一共坐拥粉丝21万。被几十万人关注,这也让刘恒官小有成就感,毕竟,在横店的上千名群演里,能达到这个粉丝数量的人屈指可数,刘恒官内心深处对演员明星梦的追逐,似乎在短视频平台上实现了。

与刘恒官搭档的孙福远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孙福远的在几个短视频平台上的粉丝仅有数百个,70条作品里,点赞数尚没过万。作为刘恒官短视频中出镜率最高的网红脸,他有时候直播还会跟刘恒官一起用“演员小二郎”的账号。

“他的粉丝多,有时候想想,我心里肯定有点不平衡,但是我们都是一个团队,为了一个目标和理想,所以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想我自已的粉丝能回来一点,我直播的时候不要那么冷清。还有就是不管用我自已的还是他的号直播,我都能告诉我的粉丝们,我出演什么电影或是电视剧。希望我的粉丝们去多多支持!”孙福远认真地说。

横漂9年,孙福远参演过的影视作品已然不少

我给赵丽颖打过饭

在横店当群演,生活简单而枯燥。无论在电视上露多少次脸,观众永远不会记得出现在主演旁边的人肉背景长什么样。但是打开短视频,他们的世界就会完全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手机另一端的世界,有几十万人期待他们的精彩出场。

在一个短视频里,刘恒官问孙福远“你不是说你认识赵丽颖吗?”孙福远露出了羞赧的微笑回答道:“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我给她打过几次饭,现在肯定不行了,两米开外就叫我走开了,如今不同往日了,她是金鹰女神,我是群众演员,我们俩之间差的是中国到美国的距离。”

就是这样一条视频,点赞达42.4万,8793条评论,683条转发。

或许是找到了涨粉的门道,刘恒官抖音发布的17条视频里,风格类似的视频占一半。

除了演员杨紫,他的视频里还有提到了张国立、范冰冰、李沁,蹭热点的道理,不管大明星还是群演看来都管用,这些视频的点赞数量和阅读量都已上万。

虽然不是专业的短视频制作人出身,刘恒官对自己的抖音视频要求极高:每条视频都有一个黄色的背景,视频上放是他用白色黑体字打出来的标题,名为“群演的日常”或者“群演vlog”,视频里每个人说的话都被他打出了字幕,并配上了音乐。

视频底部,还有一行字,诸如“你曾经幻想过美好的未来吗”“你觉得你的梦想能成功吗”“‘揭’横漂们心理现状”等。

高点赞量给刘恒官带来了更多的粉丝。凭借小有规模的粉丝基础,刘恒官的直播也比普通号的观看人数多。

每天晚饭后8点左右,刘恒官会在家里开直播。尽管群众演员的收入不高,但是在直播方面他却很乐意投入。专业的网红补光灯、手机直播支架,俨然一副专业直播的模样。

鞋盒上堆着一些“教人说话”的书

直播前,他把自己如半人高的网红专用三脚架补光灯拿出来,熟练地调试灯光后,再在补光灯前20公分处放上手机直播支架,将自己的iPhone安装上去。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脱掉大衣,摘掉脸上的黑框近视眼镜,坐在出租屋内唯一的一小块白墙面前,开始直播。观众不多的时候,俩人会主动提醒观看直播的观众“你们多说说话,为你们解决疑难杂问”来缓解尴尬气氛,每当观众渐渐散去,俩人直播的兴致也跟着慢慢降低。

对于孙福远来说,最开心的时候是被粉丝认出来时,他也会像一个明星答应与他们合影。

出租屋一角

每一个不跑戏的晚上,刘恒官的家里,明亮的补光灯会定时亮起。

这一片区域便成了整个出租屋最耀眼的地方。就像聚光灯下的舞台,镜头前的刘恒官和孙福远在另一个用网络连接起来的世界发着光。

人生如戏

87年出生的如兰,已经是2个孩子的母亲。

2018年正月十六,多次跟丈夫吵完架后的她,终于决定离开安徽老家,踏上离乡的列车。没有目的地,如兰在车站徘徊了许久。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想到自己挺适合当演员,她最终成为了横店上万个横漂中的一员。

初来乍到,一切并未像自己想象的那般顺利。

一次群演8小时70元,致命的是并不是每天都有戏拍,一个月只有一周在拍戏,实在没钱交房租了,如兰还离开横店去无锡的手抓饼厂打工,赚了1万元,终于又回到了这个可以让她追梦的地方。

剧中的如兰

采访如兰的时间约在了记者到达横店的当天晚上九点。

白天,如兰刚刚受邀参加完一场义乌的网红活动,晚上如约来到记者所在的酒店时,她穿了一件黑色的羽绒服,扎着两个麻花辫,离开了网红两个字,她就跟生活中的知心大姐给人的感觉一样。

唯一区别于知心大姐的是,她脸上还带着精致的淡妆。她告诉记者,采访完的几个小时后的凌晨两点,她要去酒店附近的演员公会演员服务部集合,参加第二天的电视剧群演拍摄。

在横店,群众演员凌晨两三点集合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横店的剧组多以古装戏为主,古装戏里每个女群演都要盘头,男演员要粘假发,仅化妆穿衣服就要花费好几个小时,遇到大剧组需要的群演更多,时间更早。

好在2点20集合,2点40就开始算工钱,一直拍到上午10:40就可以领到90元,超时的话每小时加9元。如果运气好被导演看中,没准还能上个镜。不过,一个普通的群演上镜真的太难了。

普通演员被选中上镜这种千载难逢的事,概率比中彩票大不了多少,可遇而不可求。对如兰来讲,只要有戏可拍,她就觉得十分满足。毕竟,自己还处在无戏可拍的阶段,不久前刚刚遭到领队“封杀”,想拍戏只能碰运气“捡鸽子”。

多次被“封杀”

在横店,所有群演都由演员公会统一管理。

每天晚上7点,群演微信群里的负责人会准时在这里发布第二天的群演通告。今天需要20个群演,明天需要50个群演,没有多余的文字,当“现在开始报名”几个字消息一出,群演们立刻在里面主动报名字。最终定人数的时候只能看谁的名字在前面,报名的先后顺序以群头的手机微信显示的顺序为准。

当然,也有被选上的群演因为第二天出工早或者各式各样的问题“放鸽子”,有时,他们自己会找人顶上,或者群头再次发布信息在群里。被“封杀”的如兰就捡了这次的“鸽子”。

实际上,这不是如兰第一次被封杀。

在剧组,有一条人尽皆知的鄙视链。

整个剧组地位最低的是群演,碰到管得严的剧组,群演不被允许在现场玩手机,更不允许拍摄视频和照片,与明星、主演合影更是大忌。之前,演员张一山在横店拍摄鹿鼎记的时候,一个群演拍张一山的视频就被抓了现行,不仅手机被收走,视频被删除,也不再让他参与拍摄。

每个群演都有一个演员证,如果是演员公会的管理员让群演退群,这个群众演员也很难加到其他的群演微信群里,因为管理员会把违规群演的演员证照片发在内部的十多个微信群里,以后这个群演想接戏都难。

如兰第一次被封杀,是因为她在片场拍了一个介绍道具的vlog。这条不起眼的视频通过抖音发出来之后,短时间内仅点赞数量就高达1.5万,还带有上千条评论和39次转发。

视频中,如兰拍到了放了好几天不能食用的道具,不巧被改剧组的制片人看到,以泄漏剧组信息为由要求如兰删视频。如兰并不觉得这是泄漏剧组信息,不肯删,后来一连几天,如兰在微信群里报名字,再没有接到戏。

之所以转型做自媒体vlogger,是因为当群演的收入太低,生活难以为继。一个月下来,只有1000多元的收入,根本养不活自己。为了接到更多的戏,如兰逢人做的自我介绍里必然会带上一句:我还可以演男人。

“既然不让拍道具,那我就拍我自己。”被封杀后的如兰自我安慰道。不久前,她回了一趟老家看望两个孩子,花了一万多元。这么大的开支一下让如兰的生活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她需要拍更多的视频,通过播放量赚钱。

不过,没过多久,如兰就又遭到了第二次封杀。在一次拍摄中,如兰跟着小姐妹拍摄了一组自己换衣服的视频。还没等衣服换完,演员工会领队的电话又一次打到了她的手机上。“如兰,你再拍你就退群,别给我找麻烦!”

在拍摄现场,如兰想了很久,最终还是自行退出了群演的微信群。“我不知道得罪谁了,被盯上了,反正左右都要被封杀,我也不想给领队添麻烦,在中午吃盒饭的时候,我就退了微信群。”

最后一个盒饭

无戏可拍,如兰不得已去了马队,女扮男装,穿着厚重且带有味道的铠甲充当主演们的人肉背景。

如兰在马背上坐了一天,直到下午收工下马的时候,她的跨、腿部酸痛到无法正常行走。尽管这样,她还是要坚持下去,因为只要有戏可拍,才能有钱赚,她才能继续当一名vlogger。

拍摄短视频,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哪条视频会火。

因为被封杀,如兰却因祸得福。在自行退出微信群的当天,她熬夜拍完最后一段大夜戏,坐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哽咽着拍下自己吃最后一次盒饭的视频,又一次爆火,仅点赞量就高达24万。

给赵丽颖、邢菲做过替身,但如兰却始终是一个“为梦想在努力奋斗的小人物”。这个标签,还出现在她的微信签名中。没有学历,没有背景,尽管外面的世界可能比横店群演更好过一些,但是如兰还是不愿意离开横店。

“演戏我们也会演,虽然没有那么专业,群演的工作还是很纠结的,演着演着就不正常了,不是疯子就是傻子。我们这种想为了生活坚持下去的,我们依然还在坚持。做自媒体,等戏拍,我们就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喜欢拍戏。”如兰说。

短视频给如兰带来了新生活的改变,凭借短视频,她的收入也越来越高。“等到赚到钱了,我打算把我的两个儿子接过来在横店生活。”

在艺术照里,如兰颇有几分仙气。

吻戏是真吻

作为横店小有名气的网红,如兰被封杀的事情被大多数群演知道。不过,这样的情况在演员陈皮皮的眼里,不仅有技巧可循,还能拍摄到更多来自一线的视频。

97年的陈皮皮是一个横店群演小萌新。在横店漂了不到一年,抖音名叫“演员陈皮皮冲十万粉”,发布的上百个视频里,一共获赞66.3万,粉丝数量为8.3万。

在横店上千名群演里,陈皮皮的存在就像一个小透明。

陈皮皮出演古装剧

但是他的抖音快手却刚好相反。不像刘恒官那样精心制作,也不像如兰那样专注拍摄自己,陈皮皮的视频专注于拍演戏,且都是一线的拍摄现场。

男女主的吻戏是真吻、女三号走路、女一号发呆、万能的绿布、演员化妆吊威亚,甚至还能出现关晓彤、肖战、李沁、张一山、鞠婧祎、赵丽颖等明星。

在横店当群演,有时候努力也不见得一定有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陈皮皮自己的小日子过的怡然自得。

“打假”斗士

在拍戏方面,陈皮皮在拍戏上不算勤快的。在横店当群演,淋雨加10元,脸上抹血加10元,天气太热有高温补贴,别人拍戏靠硬拼,陈皮皮靠的是心情。心情不好就不去,夏天太热也不去,“佛系”跑戏,在横店,有一张关系网,如果跟群头相处的很好,演员拍戏的过程,身边的朋友会偷偷提醒陈皮皮“快拍快拍”。

陈皮皮走到哪儿拍到哪儿

陈皮皮的视频专注于“打假”,一个不经意拍摄的蜡烛道具,播放量55万,“武行演员是这样拍打戏的”播放量748.8万,“专业躺尸拍摄现场”70.8万,“演员陈浩民拍戏间隙”播放量50.2万,“小兵张嘎走在人群中”播放量326.5万,陈皮皮的341个抖音作品中,轻轻松松就能获得很高的播放量。

他还总结出来了一条拍摄经验:以前拍摄短视频都是四面八方转着拍,效果其实并不好,现在如果要拍短视频,就盯着某个东西或者某个人拍,简简单单就能获得不错的播放量。

有时候,拍摄还需要跟女孩子搭档,男性观众都喜欢看美女,最后,他的爆品逻辑变得更简单,在快手上,只要打上“骗了你**年的电视剧是这样拍的”,基本上就能上热门。

陈皮皮的短视频还吸引了不少粉丝前来横店当群演体验生活。

“明年,我的好多粉丝还有我之前玩的好的朋友,都会到横店来当群演。我会让他们来我的房子,我给他们做饭吃。”身在横店,陈皮皮清楚地知道,在横店当群演,不适合赚钱,只适合体验,他也知道自己的粉丝大多都是到这边玩玩,呆1-2个月就会离开。

有了短视频,陈皮皮的梦想不再是上镜头露脸,他现在更多想做一个网红主播。“2020年,我的快手涨到1万粉丝,抖音涨到10万粉丝,我就会尝试一下做直播。之前有电商找到我,希望我能够直播带货。”

在横店一处名为“春秋战国大智禅寺”的景区里,陈皮皮每到一处,都会用手机拍下现场的道具。

“你看那个假山是假的,就是用塑料泡沫做的”“你看这口井也是假的,下面就放了一个桶”在一处拍摄走大街的集市上,摆放着南瓜、苹果等道具。陈皮皮看到之后,快速走上前,拿起两个颜色不一的南瓜,在记者面前展示起来:“看一下这就是以假乱真,”他把左手上的南瓜道具往地上一丢“看,这个是泡沫做的,很轻的哦。”他晃了晃右手上颜色更深的南瓜,“这个就是真的了,这个都不敢丢。”

陈皮皮展示“假道具”

尾声

1月7日晚21点49分,记者打开了抖音,看见孙福远正在做直播。但是,直播间里除记者外,并没有其他观众。

2秒之后,视频那头的孙福远发现了记者的存在,原本正在跟其他人说话的孙福远在直播里主动跟记者打招呼。

“今天有空来看直播啦?感冒好了吗?我刚刚在快手上做完直播,没什么人,就来抖音做直播了。今天小二搬家,我就用自己的账号直播了。我住的地方没有网,平时只能到饭店来用他们的Wi-Fi。房东太小气了,要是有网络的话,还需要买个月多付20元,太贵了……”

与记者对话期间,孙福远的直播间又进来了一个观众,但很快又剩记者一人了。他说自己现在的理想是拍一部网剧。与孙福远闲聊了5分钟,记者退出了他的直播间。

手机那头,又剩孙福远一个人了。

在群演们心中,《我是路人甲》和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是这个群体最真实的写照。

如兰甚至把《新喜剧之王》一连看了三遍。“如梦的角色就跟现实中的群演是一样的,我们这些群演就还是群演,每一天,如梦的桥段都会在横店上演。”

两天之前,记者打开了如兰的抖音。她更新了一条新的短视频,点赞数81。视频中,她一身白衣女扮男装,拿着一把剑双手比耶,笑容灿烂。

视频的标题名叫“新的一天开始了,加油。”

作者/李丹琦

编辑/挨踢妹

图片/李丹琦 被访者提供 网络

视频/冯诚杰 李丹琦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