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红雷,留在舒适区才是正道

电视剧《新世界》开播,孙红雷终于变回了大家熟悉的样子。

孙红雷主演《新世界》

我不知道孙红雷自己感觉如何,但是我看着挺舒服。不苟言笑,才是最适合孙红雷的角色属性。

孙红雷是靠演狠角色出名的,这是他的舒适区。

在这个领域,倪大红擅长老谋深算、海一天擅长凶相毕露,而孙红雷能集两者之大成。

但是舒适区待久了,就会有外界的声音来刺激你,说你懒惰,说你没有突破。

为了证明自己,同时也为了尝试不同可能,很多人就开始走出舒适区。

于是,就有了《带着爸爸去留学》里面的黄成栋,一个经常满面带笑、既搞不定老婆又搞不定儿子的滑稽形象。

在2019年的暑期档,有几位著名的爸爸粉墨登场。孙红雷是唯一走出了舒适区的,也只有他的扮相让人感觉不太舒服。

邓超张嘉译黄磊沙溢王砚辉孙红雷演爸爸

在这几个人里面,邓超演了一个陪着儿子看世界的爸爸,张嘉译演了一个语重心长的爸爸,黄磊演了一个与儿子臭味相投的爸爸,沙溢演了一个把女儿宠上天的离婚爸爸,王砚辉演了一个对儿子疏于陪伴的爸爸。

这些演员与各自的角色都很贴,除了孙红雷。

孙红雷演的爸爸,其实也很有特点。他用表面的滑稽与内心的担当制造了反差,但是黄成栋这个角色不适合孙红雷。黄成栋那茶壶盖头型和到处出糗的样子,与孙红雷那张典型的“大哥脸”实在配不到一起去。

黄成栋的高光时刻,依然是他严肃起来的时候、是他面对歹徒发狠的时候。

人一旦回到了舒适区,自信也就跟着回来了。在舒适区里做事,动作舒展、进退得法,呈现出的效果也配得上他原有的好口碑。

就在孙红雷走出舒适区的时候,另一个在业界拥有显赫成就的人回到了舒适区。高满堂用《老酒馆》证明,这才是他,不愧是他。

高满堂(右)出任《老酒馆》编剧

高满堂是白玉兰奖入围次数最多的编剧。《老酒馆》在豆瓣以8.2分高开,却以7.4分收场,活生生就是高满堂站在舒适区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样子。

高满堂的舒适区是年代戏,尤其是对市井众生相的刻画,如陈年老酒,越品越有味。

高满堂不擅长的是爱情戏,尤其是年轻人的爱情。

曾被他寄予厚望、要让年轻人都相信爱情的《爱情的边疆》,就没让人看到向往的爱情。《爱情的边疆》最能令人相信高满堂功力的剧情,依然是小人物身上的生存智慧。

而《老酒馆》之所以高开,恰恰是因为前十六集没有感情戏,一群老戏骨互飙演技、各自精彩。

《老酒馆》之所以低走,恰恰是因为剧情重心从前屋挪到了后院,感情戏逐渐取代了市井众生相。

搞笑的是,高满堂在舒适区里的时候,五次入围白玉兰奖却全都铩羽而归。反而是他走出舒适区之后,却凭借《爱情的边疆》成功斩获白玉兰奖。

这个结果对高满堂而言,也许会成为一个误导。

殷桃主演《爱情的边疆》

高满堂能获得白玉兰奖最佳原创编剧奖,并不是因为《爱情的边疆》有多好,而是因为对手实在太弱。

在这一年,白玉兰奖首次将最佳编剧奖拆分成了最佳原创和最佳改编两个奖项。《大江大河》、《都挺好》、《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天盛长歌》这些风头最劲的剧,全是改编剧本。原创组里实在拎不出一个像样的对手了,所以《爱情的边疆》才能获奖。

成功离不开运气,但是靠运气获得的成功会让人盲目乐观。

留在舒适区,并不一定代表你懒惰。它有一个很积极的名字,叫做“深耕”。你成名于此、经验在此、优势也在此,为什么要轻易离开。

为了走出而走出,很容易丢了西瓜捡芝麻。舒适区之外貌似有更多可能,但也有更多的不确定性。

其实,舒适区里面也更多可能,而且不确定性更小,只不过容易被忽视而已。

孙红雷、关晓彤主演《好先生》

孙红雷的代表作《好先生》,就是在舒适区里进行的微创新,是深耕的结果。

表面看,孙红雷饰演的陆远,是一个人渣和无赖。这与他的“大哥脸”、狠角色,是一脉相承的。

但是当他成了关晓彤在剧中的监护人之后,他逐渐意识到了责任,然后开始改变自己。

在这个自我改变的过程里,他从原先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逐渐变成时刻想着还有个“女儿”要管,他的表与里也形成了反差。

发现了吗,其实陆远和黄成栋都是内外反差强烈的,甚至两个人的头型都差不多,但是剧情和人设可以让人忘记头型,所以陆远成了孙红雷的个人经典,而黄成栋却一言难尽。

这就是留在舒适区里深耕,和走出舒适区挑战更多可能,之间的区别。

孙红雷主演《新世界》

当你预见到舒适区早晚会资源枯竭的时候,才是准备离开它的时候。

但是我认为,并不是每个行业都会面临资源枯竭。比如演员,现实生活中有那么多貌似同款实则千差万别的原型,你是塑造不完的。

这几年,靳东一直在演精英,但是精英和精英是不一样的。

贺涵是精英。他好为人师,唐晶(袁泉饰)和罗子君(马伊琍饰)都是他的好徒弟。

罗槟也是精英,但他就不爱教徒弟。如果他能像贺涵教唐晶和罗子君那样,戴曦(蓝盈莹饰)就不会一直没什么成长。

庄恕也是精英,但他更是个伪装者。庄恕和罗槟都习惯自己去解决问题,但庄恕很多时候出手是为了接近真相。

程皓依然是精英,但他同时还是一个不会谈恋爱却乐于帮人谈恋爱的情痴。

所以你看,精英角色的实质,是“精英+”。同理,狠角色的实质,是“狠+”。

加号后面的不同之处,才是大有文章可做的地方。

靳东即将主演《温暖的味道》

令人担心的是,靳东现在也在走出舒适区。他的下一部戏,将要扮演一名村支书。

单看这张海报,在不做任何背景了解的前提下,你觉得这是村支书,还是正在体验农家乐的贺涵?

这几年,舆论对靳东“演什么都一样”的质疑,不能说一点影响都没有。这种质疑本身也是一种误导,甚至是绑架。

老天爷给每个人的礼物是不一样的。演村支书是杨烁更擅长的领域,雷东宝没人比杨烁更适合。

现在还很难说靳东能否演好村支书,但是杨烁演精英的效果我们已经看到了:包奕凡油腻男,陆准巅峰油腻男。

靳东饰演的孙光明,会不会像黄成栋或者陆准那样给演员减分,就要看靳东在舒适区之外的适应能力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古力娜扎、杨烁主演《归还世界给你》

留在舒适区里深耕,比走出舒适区更需要定力和判断力。

尤其是对一个懂得居安思危的人来说,既要认清自己的优势与劣势,又要力排众议,才能安心待在舒适区里。

梅西出道到现在,一直在巴萨。这么多年,有太多人说他是体系球员,说他不敢离开巴萨,但梅西就是不走。作为史上获得金球奖最多的球员,梅西坚持不受外界干扰、不去其他联赛“证明自己”,这需要多么强的定力。

孙红雷回到了舒适区,《新世界》的开局就比《带着爸爸去留学》稳得多。自己亲手打下的江山,你都还没有充分开发它,何必急着开疆拓土,却把江山拱手让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