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在前清,汪曾祺能中一个秀才

* * * 004期 * * *

31

秋季开学,汪曾祺升入六年级。不能忘怀刚刚经历的洪灾,他在国文课上写了一篇作文,题目是《高邮运堤决口后的感想》,国文老师高北溟评为“情感真挚、层次分明、语言流畅的好文章”,张贴在布告栏里。终其一生,汪曾祺念念不忘故乡的水患。

32

六年级,教国文的是张敬斋。他教得最好的是《老残游记》,讲到“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让汪曾祺对济南异常向往。可能是因为太爱黑妞白妞说书了,张老师对书中提到一个发议论的少年人“湖南口音”非常不满,说“为什么是湖南口音呢”“湖南话很蛮,俗说是湖南骡子”,一通地图炮,汪曾祺一直记得。

光绪十年来济南演出的王小玉姐妹,据说即黑妞白妞原型

33

汪曾祺小学毕业那个暑假,父亲在茶馆吃早茶,听以读《易经》与算卦著称的名医张仲陶大赞《史记》如何如何好,尤其是《项羽本纪》怎样怎样生动。汪菊生灵机一动,把汪曾祺领到张仲陶家中,专门跟张学《项羽本纪》。张仲陶在自己与汪曾祺面前各放一本《史记》,不看书,微闭着眼睛,背诵一段,讲一段。张仲陶的声音本来低哑,只有背诵《史记》时,声音是朗朗的。

34

汪曾祺上了高邮县立初中,教小学五年级国文的高北溟也从五小调到了初中,又接着教汪曾祺初一初二的国文。高北溟在课本之外,自选讲义,归有光的文章特多。他讲归有光,让汪曾祺体会到归有光“善于描写妇女和孩子的情态,尊重妇女儿童”,这一点深深影响了汪曾祺。如果你不是汪曾祺,当高北溟的学生可能会比较痛苦,背不出古文,高老师会打学生,挨过打的学生很多。

35

初二代数老师王仁伟,贫穷,辛劳,多疑,易怒。虽然汪曾祺代数不好,但王仁伟很喜欢汪曾祺。有一次汪曾祺病了,几天没去上学。王仁伟问与汪曾祺同班的堂哥汪曾濬:“汪曾祺的病怎么样了?”堂哥回答:“他死不了。”王先生大怒:“你死了我也不问!”

36

街上有个卖画的画师,叫张长之,才二十多岁。没学过画,看别人画画,看会了,敢开店。他什么都画,不中不西,用色鲜明。给人写信,从不贴邮票,自己在信封上画一张,一样能寄。有一次画了一张画,一棵芭蕉,一只五彩大公鸡,挂在墙上。汪曾祺回忆说:这画没人买——谁会在家里挂一张“鸡芭图”?

可是,我看这样的画很多呀

还有这样的茶壶

37

这一年祖父教汪曾祺做八股文——都民国二十二年了。祖父说,如果在清朝,自己这孙儿可以中一个秀才。为此,祖父赏给汪曾祺一个紫色的端砚,好几本名贵的原拓字帖。这一年汪曾祺的祖父七十大寿。地方送给他的寿序里,写上了他儿子汪菊生在前年水灾中划船救人的事迹。

38

1934年,中华书局出版江苏省教育厅编审室主任易君左著《闲话扬州》一书,书中涉及批评扬州陋习,引起扬州人尤其是女性大反感,组织“扬州人民追究易君左法律责任代表团”,将易君左与中华书局告到江苏地方法院。易的上司周佛海出面多方斡旋,还请出了陈果夫,最终易君左道歉、辞职,中华书局向扬州赠送价值2500元图书,并封禁《闲话扬州》。扬州人一时名震全国。连扬州人朱自清写了篇《说扬州》,收入文集时也被商务印书馆拒绝,怕再引风潮。

39

汪曾祺数学不好,数学老师都爱汪曾祺。初三几何老师顾调笙,很是器重汪曾祺,一心培养他进自己母校中央大学,而且要学建筑,将来当建筑师。无奈汪曾祺虽然画画常常被美术老师用作范本,但几何总是学不好,顾老师白费许多心血,最后叹一口气说:你的几何,是桐城派几何。

40

1935年,高邮县政府资金异常困难。八月,三千余名挑土民工,领不到水利费,口粮不继,涌进县府讨债,官员逃散一空。十二月,七十多名教师到县府索薪,讨回两月薪金,仍被克扣四分之一——据我祖父说,曾祖父在1920年代当过高邮教育局长,不但没挣到钱,反而因为发放教师欠薪,将家中田地卖去,负债做官,在高邮传为笑柄。

久有凌云志,常怀恋土情

来稿获用三条以上

任选《汪曾祺别集》一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