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10项提名《爱尔兰人》冲刺奥斯卡热门,寡姐最大对手

之前在外媒《Deadline》上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主要于奈飞上映的《爱尔兰人》在欧美少数几间电影院有上映。

其中一间百老汇剧院独排众议播放这部电影,这间剧院叫做Belasco,阿尔·帕西诺当年初出影坛时常在这间剧院演出舞台剧,

有天来了个年轻导演叫做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在台下看了阿尔的表演之后惊为天人。

“我的天啊,我一定要找这个小伙子来演《教父》。”

《爱尔兰人》是很浓厚的马丁·斯科塞斯类型黑帮片,对白叨叨絮絮,主要角色性格鄙陋,沉迷于暴力、权势、金钱以及毒品。

他们往往无法上位,就算上位了也都有悲惨结局,成为黑帮大佬,从来就没有平顺度过余生的可能。

相对于《出租车司机》、《好家伙》以及《赌城风云》的残暴,《爱尔兰人》的原作是查尔斯·勃兰特的2004年回忆录《听说你刷房子了》,

刷房子是一句黑话,意味着闯入别人家开枪杀人,当仇家的血溅在墙壁上,就是黑社会所言的“刷房子”,

然则《爱尔兰人》在一连串的暴虐状态下,以一种轻松写意的方式,就像《好家伙》、《华尔街之狼》那样笑看犯罪份子的生活。

包括那座满是废弃武器的湖泊,法兰克(罗伯特·德尼罗饰演)揶揄“把湖底的武器捞起来,搞不好可以推翻政权”。

法兰克以毫不在乎的态度看待自己当年的二战屠杀历史。

暴躁的工会首领及黑帮大佬吉米霍法(阿尔·帕西诺饰演)私底下最爱吃冰淇淋,讨厌喝酒,看似没有恶习,却又是经手过无数杀人罪行。

《爱尔兰人》可谓为马丁·斯科塞斯的黑帮电影集大成之作,也难怪他如此坚持电影必须要在3.5小时才能完整呈现,没有任何剪接版。

事实上《爱尔兰人》确实是一气呵成的电影,让人可以很舒畅看完,也确实无法决定哪一段戏该被删除。

马丁坚持罗伯特·德尼罗等演员都要以数位特效帮助他们重现年轻样貌。

也是正确的决定,这样才能在电影看到结尾时,感叹这群曾经权倾一时,影响国家局势的黑帮成员们,竟也如此老弱疲惫,再也凶狠不起来。

莫非这是马丁·斯科塞斯对于自己执导多年黑帮电影的注脚?

片名《爱尔兰人》其实很有趣,这不是爱尔兰帮派的故事,正确来说这是一个爱尔兰杀手进入黑手党之后所经历的众多故事集结。

然后侧写美国近代历史,包括甘迺迪的暗杀、尼克森的专权到后来的柯林顿、布希父子,某方面来说还真像黑帮版的《阿甘正传》。

也许这就是马丁最想拍的故事吧,透过黑帮斗争,呈现的其实是一个时代,就像他在《纽约黑帮》传达的概念那样,有了黑帮,才有了美国,这回一样是同样的概念。

或许我们可以称之为迟暮,罗伯特·德尼罗说他会接演《爱尔兰人》的原因,就是希望他与马丁·斯科塞斯的合作可以做个了结,

无论之后还有没有其他合作,这部电影都是他们完美的谢幕之作,尤其是在电影的最后一个小时,历经无尽的残杀争权夺势之后,

杀手们老了,黑帮们也都老了,昔日曾经是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就连政府要员都要怕,如今却只能待在养老院受人照顾,

即便问一句“知道谁是吉米霍法吗?”也只能换来年轻人的狐疑表情。

“那些人是谁?”

《爱尔兰人》历经三小时半的史诗级片长,在前两小时的畅快淋漓,讲述一个黑帮如何崛起及衰败之后,最后一小时才是马丁·斯科塞斯的核心要旨,

曾帮助帮派杀过无数仇敌的老杀手法兰克坐在养老院内,接受政府调查员的审问时,突然没来由丢出这句话。

“去找我的律师。”

“他死了。”

“什么?是谁杀他的。”

“没有人,是因为癌症。”

然后调查员又晓以大义,“你没有必要再保护谁了,他们都死了”,是啊,原来所有的英雄及霸王们都陨落了,

就连法兰克自己的记忆都靠不住了,他们的史诗,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了?

《爱尔兰人》在大量的喜剧台词及残杀桥段的背后,突然显得如此悲伤,就连他昔日最为崇拜的黑帮首领罗素布法利诺(乔·佩西饰演)也以最不堪的方式落幕,“他说要去教堂,结果就从教堂去了医院,然后就从医院进了坟墓”。

《爱尔兰人》最终只能在半掩的门扉中落幕,黑帮杀手们再也不见,原来也是会老的,他们这么寂寞的在银幕上接受自己的谢幕,

充满着马丁·斯科塞斯多年来承袭的宿命理论,无论如何辉煌,如何霸气,也终究有沉寂的一天,只能成为报纸上一则小小的专栏,

没有人知道他们怎么活过,怎么死去,我们也只能用回忆追忆那些美好年代,即便再也回不来。